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七十章 返回王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返回王府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在寒水堂一住便住了三天,她白日里在醫館行醫,晚上便繼續那個香囊,將精心準備的香料和著那塊姻緣石一起放進了香囊里,將香囊封口,一切便大功告成,她舉起花費了她半個多月才弄完的香囊,自言自語道:「謝容華,你怎麼還不來找我1

那日見過王承志后,她便把一切都想明白了,確實是她誤會了他,可就算因為她誤會他,他生氣了,這幾天也應該消氣了,她一直在等他來接自己回去,可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出現,難道非要她自己回去嗎?不是說在戀愛中,就是女人錯了,那也是對的嗎?他一個大男人,就不能來哄哄自己嘛。

春嬸一進門就看到她舉著香囊唉聲嘆氣的樣子,走上前取過她手裡的香囊,道:「這香囊繡得真好。」

顏汐凝臉上一紅,奪過香囊藏好,羞赫道:「我的手藝我還不清楚,你就別取笑我了。」

「這是姑娘用心一針一線去繡的,那便是好的。」春嬸笑了笑,道:「姑娘今日還不回家嗎?還在和姑爺鬧脾氣?」

顏汐凝看著她,認真問道:「春嬸,我問你個事。」她頓了頓,有些難以啟齒道:「前幾天,我因為一件事和他鬧了脾氣,跑了出來,這幾天我想通了,是我錯怪了他,可是他一直不來接我,我又拉不下臉自己回去,我該怎麼辦啊?」

春嬸嘆息一聲,笑道:「夫妻兩吵架,總得有一個人先低頭的,我看姑爺家大業大的樣子,恐怕平日里都是別人讓著他,他再寵愛姑娘,心中定也有自己的驕傲在的,姑娘也說了,是你誤會了他,他本來沒錯,姑娘卻要讓他先認錯,以他的驕傲,怕是不肯的。姑娘既然捨不得姑爺,還是早點回去吧,說不定姑爺日日在府上等著姑娘回家呢。」

顏汐凝沉默著,沒有說話,春嬸看她的樣子,知道她心裡還不疙瘩,她走上前輕撫她的發,低聲道:「我看姑娘日日呆在寒水堂,心卻不在這裡,與其這樣一直冷戰著自己難受,不如回去和姑爺把話說清楚,好好的過日子,難道姑娘捨得因為一些小事,和姑爺冷戰到底嗎?」

顏汐凝的心動了動,春嬸說得對,她和他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怎麼能因為這些誤會就止步不前了呢,反正這次也是她錯,認個錯她也不會少塊肉。

顏汐凝這樣想著,心中如釋重負,她收起香囊起身道:「春嬸,謝謝你,那我先回家了。」

春嬸欣慰道:「這就對了。」

顏汐凝告辭了齊大夫出了寒水堂,便徑直往秦王府而去,她是真的很想他了,剛一進王府,秦洛聽說她回來了,好像看到救星一般快步迎了上來,著急道:「顏姑娘,你可回來了,你快去看看殿下吧。」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一緊,一邊疾步往臨川閣而去一邊問道:「殿下出什麼事了嗎?」

「徐大人被陛下查出了謀反之罪,殿下去為他求情,惹得陛下龍顏大怒,如今被撤了官職,陛下要他在府中閉門思過,沒有聖旨不得踏出王府一步,這幾日殿下日日喝得酩酊大醉,誰勸都沒用。」秦洛焦急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停下腳步,帶著怒氣道:「既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沒人去寒水堂找我。」

秦洛哭喪著臉道:「不是小的不想去啊,殿下下了死命令,誰敢去找姑娘,他就要了誰的命,我們實在是不敢違背殿下埃」

顏汐凝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在生她的氣,嘆了一聲,對秦洛道:「我明白了,你先下去吧,我去勸勸他。」

「多謝姑娘了。」秦洛感恩戴德地退下,顏汐凝剛走到臨川閣的院門口,便聞到院中傳來的濃烈酒味,她疾步走進院中,只見地上到處都碎裂的酒罈,謝容華趴在院中的石桌上,一口一口地往嘴裡灌酒,聽到腳步聲傳來,冷聲道:「本王不是說了,沒有本王的命令,誰都不準進來嗎?」

顏汐凝走到他身後,低聲喚道:「謝容華1

聽到她的聲音,他的動作一滯,卻沒有回頭看她,只冷聲道:「不是說要一拍兩散嗎?你還回來做什麼。」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一窒,她走到他面前,猶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語道:「我那說的是氣話,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我的氣了。」

「氣話1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笑了起來,那笑意卻並沒有達到眼底,他看著顏汐凝,幽幽道:「你知道我為了我們的未來做了多大的努力嗎,這樣的氣話你怎麼能隨便說出口,在你心裡,我到底算什麼。」

顏汐凝從來沒有見過他這麼頹廢的樣子,她上前一步,緊緊環抱住他,低聲道:「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說這樣的話惹你生氣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謝容華將頭靠到她的肩上,聲音中帶了絲沙啞,他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低聲道:「汐凝,徐偉傑死了,罪名是謀反,是我害死了他,若我不讓他去提親,也許,父皇不會這麼快對付他。」

顏汐凝退後一步,盯著他的眼睛問道:「他的謀反之罪和他為你在陛下面前提親有什麼關係?」

「根本沒有什麼謀反,不過是欲加之罪。」謝容華抬起頭苦笑道:「原本我以為,大破西秦歸來,父皇會很高興的,大哥也會很高興的,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沒有想要奪大哥位的意思,更沒有功高震主的意思,這天下早日統一,難道不好嗎?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因為外人的挑撥離間來猜忌我,懷疑我,甚至不惜以各種借口來除掉我身邊的人。」

「容華。」看他這樣脆弱傷心的樣子,顏汐凝有些動容地低喚道,「我明白的,你說的我都明白,再過些日子,等他們想通了,就會理解你的。」

謝容華輕輕搖頭,低語道:「他們不會想通了,權力與*可以侵蝕一個人的心智,父皇,大哥,甚至還有我,都不再是當初魏國公府那個心思單純的謝家子弟,權力在我們之間劃下深深的溝壑,我們再也沒有辦法毫無保留地相信彼此,也許互相利用,互相算計,互相防備才是我們以後的相處之道。」

他的話讓顏汐凝心中一顫,她想到前幾日王承志和她說的,權力之爭一旦開始,便不可能停下,除非一方徹底失敗。

她看著他,語氣之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容華,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不管未來是什麼,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動容,他緊緊地擁住她,如孩童般任性低語道:「汐凝,你要一直陪在我身邊,不能離開我,哪怕我以後不是秦王了,哪怕我以後只是一個普通人,你也不能嫌棄我,扔下我不管。」

「傻瓜0顏汐凝含笑低語,輕撫他的發,柔聲道:」我怎麼會離開你呢,我喜歡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身份,你是秦王也好,是普通人也罷,只要你是你,我就不會離開。」

謝容華抬起頭來,望著她溫柔的笑意,抬手輕撫她的臉龐,他的眼眸牢牢地鎖著她,黑地看不到盡頭,暗啞低沉的聲音堅定而緩慢地響起:「汐凝,我想要的承諾,不止如此。」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