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七十二章 清晨私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清晨私語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陽光透過窗棱照進屋內,顏汐凝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緩緩睜開雙眼,她望著陌生的帳頂,一時有些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剛想動,腰間卻被一雙大手牢牢地鎖在懷裡,她側頭望去,咫尺之間便是謝容華放大的俊顏,她先是一驚,昨晚那些纏綿的記憶頃刻間便湧入腦海之中,她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抬眼偷偷地打量他,只見他長長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陰影,高挺的鼻樑,微微上揚的唇角,少了平日的凌厲,多了絲柔和的色彩,這個男人真的是她的了嗎?

她抬起手輕撫他的臉,只覺得睡夢中的他對她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讓她忍不住想吻他,這樣想著,她真的靠近了他的臉,就在她即將吻上他之際,他突然睜開眼,眼中一片清明之色,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了身下,他的唇抵著她的,眼中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低語道:「一大早不睡覺就想勾引我?」

顏汐凝瞪了他一眼,輕輕推著他,撅著嘴不滿道:「既然醒了幹嘛裝睡?」

謝容華的胸中溢出笑意,低笑道:「就想看看你醒了后的反應而已?」

「那秦王殿下滿意我的反應嗎?」顏汐凝哼聲道。

「滿意,不能更滿意了。」他輕咬了她的唇瓣一口,笑著擁緊她,嘆聲道:「汐凝,你終於是我的了。」

「你也是我的。」顏汐凝紅著臉不甘示弱道。

「對,我是你的,任何人都不能把我從你身邊帶走,你自己也不行。」他低低地笑道,喜歡她這樣宣誓對他的所有權。

她聽了他的話,笑容染上眉梢,不過很快,卻又淡了下去,她抬手輕撫他的眼瞼,看著他無比認真道:「容華,若是有一天,你不愛我了,或者你有了別人了,你一定要告訴我,我不會纏著你不放的。」

謝容華沉下目光,握住她的手輕吻道:「你放心,永遠都不會有那一天。」

二人在床上溫存了片刻,顏汐凝想起床,卻被他一下又拉回懷中,他咕噥著道:「天色還早,再陪我睡會兒。」

顏汐凝看看已經亮起來的天色,有些擔心道:「你不用去早朝嗎?」

「我被禁足了,自然不用去早朝。」他的聲音平淡無波,聽不出情緒,突然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抬眼看著她笑道:「既然你精神那麼好,我們不如做點別的。」

原本擔心他的心被他此刻的舉動一瞬間打亂,顏汐凝紅著臉瞪他:「你敢?」

昨晚折騰得她死去活來的,到現在她全身還像散架了一般,怎麼經得起他再來。

謝容華撇撇嘴,輕捏她的鼻尖,有些遺憾地道:「你的身體太弱了,看來往後,你得像在軍中一樣,每日早起在王府跑上一圈,把身體鍛煉好了,以後才能享福。」

「我呸,是讓你享福吧。」顏汐凝翻著白眼怒道。

「難道你沒有舒服到?」他若有所思道,「昨晚後半夜是誰一直纏著我不放的……」

「礙…你別說了1顏汐凝高聲尖叫,一把將他從自己身上推下,她轉身背對著他,只想讓自己遁入地底去,昨晚一開始她確實除了痛什麼感覺都沒有,可是後來,後來……她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厲害,明明以前也沒有經驗,卻能很快掌握箇中玄機,知道怎麼弄,才能讓她舒服。想起那種感覺,她的心中泛起酥麻感,有些口乾舌燥起來,她使勁扯著自己的頭髮,暗自鄙夷自己道,顏汐凝,你怎麼能那麼不知羞呢。

身後有大手輕輕撫上她的肩頭,她身體一顫,如驚弓之鳥般躲開,怒道:「謝容華,你要是再亂來,我就不理你了。」

原本以為他會無賴地纏上來,卻沒想到他的手只是輕撫她的左後肩,語氣中帶著難得的認真與凝重:「汐凝,你左肩后的印記,是胎記嗎?」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手不由也伸到肩后撫摸那個印記,她還記得它猙獰的樣子,很久沒有在意過它,幾乎要忘了它的存在,她轉頭看向謝容華,輕聲問道:「你是不是也覺得它有點嚇人,我第一次見它時也嚇了一大跳,從我記事起它就長在這裡了,我想應該是胎記吧,除了胎記,我也想不到別的可能了。」

真的是胎記嗎?他盯著那個印記,目光微凝,有隱隱的不安在心底蔓延開來,顏汐凝見他這樣,將頭靠在他肩上,寬慰道:「你別擔心了,這就是胎記,我打小就長著它,從來沒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雖然比普通的胎記長得嚇人些,不過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謝容華的手輕撫著那個印記,低頭沉思片刻,抬頭看著她開口問道:「汐凝,你對自己的身世,一點記憶都沒有嗎?」

顏汐凝聽他問起這個,臉垮了下來,聲音悶悶地回答道:「我的身世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你們都很在意的樣子,我爹這樣,你也這樣。」想到顏豐因為查到她身世的線索,便決定留在江南,不來長安與她匯合,她就覺得憋屈。

謝容華看她興緻不高的樣子,輕嘆一聲,低頭吻了吻她的頭頂,緩緩道:「汐凝,人不知道自己從哪裡而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隱藏的意外和危險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我只有將你的身世查清楚,才能將有可能存在的危險提前化解,你知道的,我不能讓你有任何意外。」

顏汐凝垂下目光,沉默下來,她知道他說得沒有錯,可是,她該怎麼告訴他,她根本就不是顏汐凝,她只是寄居在顏汐凝身體里的一縷異世孤魂罷了,真正的顏汐凝,在八歲那年就死了,不管顏汐凝有怎樣的身世,和她都沒有絲毫的關係,她輕嘆一聲,認真地回望謝容華,堅定地答道:「容華,不管我的身世是什麼,對我都不會有任何影響,以前,我和我爹相依為命,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現在……」她笑了笑,目光中溢滿柔情:「除了他,我還有你,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們是我在這世上最愛最親近的人,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間有些動容,他低下頭輕吻她的唇瓣,不帶任何的*色彩,溫柔而虔誠,他的額頭輕抵著她的,眼中帶著無限的寵溺:「汐凝,你知道嗎?遇見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運1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