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七十三章 歲月靜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 歲月靜好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起床泡了一個熱水澡后,才覺得身體舒爽了許多,她回到自己住的屋子,見幻琴在收拾她的東西,不由奇怪道:「你收拾衣物做什麼?」

幻琴一邊動作一邊看著她曖昧地笑道:「殿下讓我把姑娘的東西都收拾了搬到他屋裡去,以後姑娘都和他一起祝」

顏汐凝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起來,雖然昨晚的事情,王府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可是要她以後明目張地和他住一起,她想起來就覺得心裡臊得慌。

幻琴看她害羞的樣子,走到她身邊,笑道:「姑娘不用不好意思,男歡女愛,天經地義之事。「她看了顏汐凝肚子一眼,打趣道:」說不定,如今姑娘肚子里已經有小王爺,那以後王府就熱鬧了。「

「想什麼呢,才一晚上,哪有那麼快?」顏汐凝剛說完,就恨不得咬自己的舌頭,她怎麼能跟幻琴討論這種事情呢。

「說得也是,不過往後姑娘和殿下日日都在一起,想必也不會等很久。」幻琴一邊點頭一邊認真道。

顏汐凝只覺得臉燙得厲害,再呆在這裡和她討論這些事她得找個地縫躲起來,她假意清了清嗓子,問道:「殿下人呢?」

「在練武場練武呢,姑娘早上才和殿下分開,這麼快就想殿下了?」幻琴掩嘴笑著答道。

顏汐凝瞪了她一眼,快步出了屋子,再待下去,這丫頭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打趣她呢。

她往練武場走去,手卻不由自主往自己的小腹撫去,這裡,不會真的有孩子了吧,這個身體才十九歲,雖然成年了,可生孩子未免也太早了,雖然以古人的眼光來看她已經是老姑娘了。

顏汐凝嘆息一聲,算了,順其自然吧,想那麼多做什麼,古代又沒有什麼好的避孕措施,那些避孕的藥方都有一定的副作用,她不想去弄,反正他們相愛,有一個愛的結晶也沒什麼不好的。這樣想著,她釋然開來,不再困擾於這個問題。

剛進練武場,便看見場中那個矯健的身影,一身勁衣,手中的長槍舞得風生水起,一招一式凌厲非常。

顏汐凝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他的動作,只覺得這槍法她似曾相識,回想了許久,才想起她之前見謝慕言的時候,她舞得正是這套槍法。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謝容華收了最後的招式,走到她面前,見她神遊天外,不由伸手在她眼前輕晃。

顏汐凝回過神,看著面前似乎不太滿意她失神的男人,笑了起來,從懷中取出手帕,輕拭他臉上的汗漬,柔聲答道:「我在想,這套槍法似乎公主也練過。」

謝容華眯眼享受著她的服侍,笑道:「不錯,小時候,她還是看著我練,嚷嚷著她也要學的呢。」想到那個比他大兩歲的姐姐,他心中也柔軟了下來,不知道她如今在晉陽怎麼樣。

「那,你厲害還是公主厲害呢?」顏汐凝輕笑著問道。

謝容華眉頭一挑,輕彈了她的腦門一下,笑道:「你說呢?」

顏汐凝捂著額頭,瞪了他一眼,怒道:「我怎麼知道,又沒有看你們比試過。」

謝容華原本以為她會無條件站在他這邊的,結果她竟然這樣答他,他無奈地笑道:「那等姐姐回來,我找她比試一場給你看看?」

顏汐凝正要答話,秦洛走了進來,恭聲對謝容華道:「殿下,岑行來了。」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眼睛一亮,道:「你帶他去大廳,我們很快就到。」

他說我們,而不是我,讓秦洛一怔,他看著站在場中的那對璧人,想著莫非顏汐凝也要見岑行?

謝容華拉著顏汐凝,笑道:「陪我去換身衣服,我們去見見岑行。」

「我也去嗎?」顏汐凝詫異道。

「當然,你忘了你的紅玉芍藥了。」謝容華笑道。

他這樣一說,顏汐凝立馬想了起來,原來他把紅玉芍藥給岑行修復了,那個人雖然古怪,但這方面的能力確實是不容置疑的。

岑行等了沒多久,見謝容華進來,剛要說話,看到跟在他後面進來的顏汐凝,眼睛一亮,驚喜道:「汐凝,你也在這裡?「

顏汐凝看著他,禮貌地笑道:「岑行,好久不見,這半年多你去哪兒了?」

岑行高興地答道:「哦,我去了西岐礦山那邊,那裡有很多我需要的材料,我又弄了一些東西出來,什麼時候帶你去看看?」

謝容華輕咳一聲,看著岑行道:「岑行,本王交待你的東西呢?」

「放心,又不是什麼難事,還非要我親自送。」岑行擺著手道,將手中的盒子遞上。

謝容華接過打開,將紅玉芍藥取出來,它們果然已經粘在了一起,中間有一條細小的拼接痕,若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出它是兩塊玉拼起來的。

「你看看。」謝容華將玉遞給顏汐凝,顏汐凝仔細地看了,對岑行感激地笑道:「岑行,謝謝你。」

岑行正要讓她不要見外,卻突然反應過來,問道:「這不是秦王的玉嗎?你謝我幹什麼?」

顏汐凝沒注意到他話語中的問題有什麼不對,她自然地答道:「這是我的玉埃」她悄悄地看了謝容華一眼,滿含嬌羞:「這是殿下送給我的,被我不小心弄壞了,多謝你幫我粘好。」

「來,我給你帶上。」謝容華地接過玉墜,小心翼翼地給她帶上。

岑行看著他們旁若無人的親昵,之前他看到顏汐凝光顧著高興,現在才想明白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一時只覺得受到了莫大的打擊,有些事情也漸漸明白過來,他憤恨地看著謝容華,道:「謝容華,你坑我。」騙他去西岐礦山,然後把他未來的老婆搶走了,這個卑鄙小人。

謝容華笑了起來,他帶著佔有的意味輕環著顏汐凝的肩,看著岑行笑道:」本王讓你去西岐的時候,你可是高高興興的去的,本王何時坑你了?「

岑行看著他的笑容,氣不打一處來,怒道:」你這個卑鄙小人。「說完轉身快步離去。

顏汐凝詫異地看著他離去的身影,不解道:「他,他怎麼就走了?」她剛剛道謝難道不對?

「受了點刺激。」謝容華看她不明所以的樣子,也不想讓她知道岑行以前想娶她的事,他的額頭抵著她的,氣息噴到她的臉上,曖昧地低語道:「玉還給你了,你拿什麼謝我。」

顏汐凝看著他的臉,心砰砰直跳,她小心地拉開了點和他的距離,從懷中掏出自己好的香囊,有些不好意地塞在他手中,低聲道:「這個給你,不準嫌棄。」

謝容華拿起了放在眼前,挑眉笑道:「你親手做的?」

「嗯。」顏汐凝紅著臉答道。

「有點丑。」謝容華看著那上面的蘭草圖案,笑道。

「你……「顏汐凝怒了,」不喜歡就還給我。「

眼見她要過來奪,他一把握住,順勢將她擁入懷中,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愉悅:「我很喜歡,你放心,我會一直帶著它的。」

「這還差不多。」顏汐凝哼聲道,環住他的腰,將頭靠在他懷中,低語到:「這裡面藏了上天對我們的祝福,你可要好好珍惜它1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