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七十四章 糾纏不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糾纏不休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二年二月初,由欽天監為柳泠玉和謝緯楓測算了成婚的吉時,將婚期定在了五月初六。

眼看三個月之後自己就要嫁給謝緯楓,這事似乎已經沒有什麼轉圜的餘地了,讓柳泠玉在府中寢食難安,見柳同回來,她趕緊上前問道:「怎麼樣?約到秦王了嗎?」

「這……」柳同為難道:「前些日子秦王衝撞了陛下,被罰在家閉門思過,前幾日才解了禁,我已經將小姐的帖子遞過去了,但秦王府的管家說秦王這幾日事忙,恐怕要小姐再等等。」

柳泠玉聽了,將手中的茶盞摔了出去,茶盞應聲而碎,茶水濺了一地,她的臉色難看異常,憤怒道:「明明就是不想見我,說什麼事忙。」

「小姐,息怒埃」柳同擦著汗道,秦王擺明了不想理他們,他不懂小姐為何執意要見他。

柳泠玉將怒氣壓下去,沉聲問柳同道:「你安插在秦王府里的人呢,他們有沒有什麼消息傳回來?」

柳同點點頭,低聲道:「他們說如今秦王閑賦在家,日日陪著顏姑娘,過幾日還準備去桃花澗小住一段日子,小姐,屬下以為,秦王既然不願見小姐,或許他們去桃花澗的時候,我們可以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等著,那時秦王應當不會再拒絕見小姐1

「桃花澗?這是什麼地方?」柳泠玉奇怪道。

「小的查過了,是陛下為先皇后尋的一處山澗,因為先皇后喜歡桃花,那裡種滿了桃樹,所以起名叫桃花澗。」柳同答道。

「還真是會享受。」柳泠玉冷哼一聲,想到顏汐凝,心中帶了絲惱恨,一個鄉下丫頭,憑什麼和她爭,這女人治好了王承志,讓柳絮那個賤人撿了一個大便宜,如今又在秦王這邊橫插一杠,攔了她的路,還真是陰魂不散。

柳同看著她陰沉的臉,小心地開口道:「小姐,小的還有一件事稟報。」

「說。」柳泠玉沉聲開口。

「二姑爺……」柳同剛說了三個字,看她冷冷的目光掃過來,急忙改口道:「王大人這次去金陵,還去見了顏姑娘的爹,聽說原本要帶他一起回來的,可是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爹留在了江南,沒有一同回來。」

「是嗎?」柳泠玉聽了他的話,眼睛眯了起來,她低聲吩咐道,「讓我們的人看好她爹,想辦法把他絆在江南,別讓他有機會回長安,這個人,以後或許能為我所用。」江南是柳家的地盤,只要他在那裡,她有的是辦法對付他。

「是。」柳同答了,柳泠玉便揮手讓他退下,她望著院中開始吐蕊的桃樹,低喃道:「桃花澗。」

**********

「姑娘,就你和殿下兩個人去啊,真的不帶上我,到時候都沒人伺候。」幻琴看著顏汐凝興高采烈地收拾衣物,一臉不高興的說道,原本聽說顏汐凝和謝容華要一起出門,她以為自己也可以跟著去的,結果竟然誰都不帶。

顏汐凝笑了起來,道:「我又不是時時都要人伺候。」

「那殿下呢?」幻琴嘟嘴道。

「殿下不是還有我嗎?」她笑著,謝容華讓她陪他去桃花澗住到花謝時,她就想好了,此行就他們兩個人,過一段尋常夫妻的生活,在山裡他可以打獵,她可以去弄些野果野菜,就像在外野營一樣,想到那樣的日子,她的心中就滿是憧憬。

幻琴哼了一聲,也不想理她,轉身出了屋子。

顏汐凝低笑著搖頭,看來回來之後,她得想辦法哄哄這個丫頭了。

她收拾好行李出門,正好謝容華牽了熾焰出來,他看著她,微微笑道:「都準備好了?」

顏汐凝點點頭,他翻身上了馬背,將她拉到身前坐好,顏汐凝揉揉熾焰的頭,轉頭對謝容華眨眼笑道:「殿下,我們私奔吧1

謝容華笑了起來,颳了刮她的鼻子,笑道:「調皮1他們兩如今這個樣子,倒真有點像私奔,他想著,輕夾馬腹,熾焰便邁開步子,載著他們離開秦王府。

桃花澗在長安西郊以北,他們要過去,需要從長安延平門出去,沒想到剛到城門口,便被一個人攔住了去路。

顏汐凝望著攔著他們去路的人,微微皺眉,這個人她有印象,就是上元節那天陪著柳小姐的那個僕從。

柳同恭敬有禮地道:「在下無意冒犯殿下,只是我家小姐想與殿下見上一面,已往秦王府遞了多次拜帖,均杳無音信,不得已只好在這裡攔下殿下的去路。」

謝容華一臉不悅之色,對他沉聲道:「本王以為,要說的話上元燈節那天我已經與你家小姐說清楚了,我們趕時間,請讓開。」

「殿下。」柳同急道:「我們耽擱不了殿下多少時間,請殿下與我家小姐見一面。」

謝容華抿緊嘴唇,正要發怒,懷中的人拉了拉他的衣角,謝容華低下頭,顏汐凝在他耳邊道:「你去見她吧,和她說清楚,免得她一次一次的糾纏。」

謝容華看向不遠處的馬車,思量片刻,對柳同高聲道:「好,本王就去見她一面,此次以後,你們不要再來煩本王。」

「多謝殿下。」柳同感激地道。

謝容華下了馬,將顏汐凝也抱下馬背,對她低聲囑咐道:「你乖乖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嗯,你去吧。」顏汐凝笑著道。

柳泠玉一直在馬車裡偷偷看外面的情況,見他們濃情蜜意的樣子,她看向顏汐凝的目光不由多了些狠厲之色,見謝容華往馬車這邊走來,她急忙收斂了目光。

他一到,便有僕從恭敬地掀開車簾,讓他進去,很快,馬車裡就只有他和柳泠玉了,謝容華看著她,冷聲道:「柳小姐想說什麼,一次性說完,本王沒空一次一次陪你耗。」

他語氣中的不耐,與方才車外的他對比鮮明,讓柳泠玉心中更是不甘,她看著他,目光隱隱含淚:「陛下把我和晉王的婚期定在了五月初六。」

謝容華冷笑道:「這和本王有什麼關係?」

「殿下,你真的要眼睜睜看我嫁給晉王嗎?」柳泠玉顫聲道,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