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七十六章 晉陽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晉陽變故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那不是所有人都會看到,你就不怕被人笑話嗎?」顏汐凝望著他的誓言,眼眶微微有些濕潤,為了掩蓋此時的心悸,她不由打趣他道。

「我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我謝容華,非你顏汐凝不可,這樣,看誰還敢打你的主意。」謝容華大笑道。

「誰打我主意了?明明打你主意的比較多。」顏汐凝無奈笑道,她環住他的腰,緊緊望著那塊石頭,低喃道:「不過以後搬去王府也好,這樣我們的孩子也能看到,他會知道,他的父母有多恩愛。」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眼睛一亮,他溫熱的氣息灑在她的頸邊,低笑道:「原來我的汐凝已經想到那麼長遠的事情了。」

顏汐凝臉一紅,嬌嗔地瞪了他一眼,謝容華微微一笑,語氣卻變得極為認真起來,潺潺的銀河在夜空中緩緩流動,桃花的芳香蔓延在他們四周,他低沉的聲音細細地描繪著他們未來的生活,他說,以後每年花季,都會帶她來此賞花,等以後有了孩子,就帶著孩子們一起來,若是男孩,就在桃花林中教他習武騎馬,若是女兒,那便摘下最美的桃花為她編成花冠,讓她做一個美美的仙子。顏汐凝倚在他懷中,聽他描述那燦爛而美好的未來,眼中一片憧憬和嚮往。

三日以來,謝容華和顏汐凝隱居於桃花澗中,過著神仙眷侶般的日子,她陪他習武打獵,他陪她採藥做飯,日子雖然平淡,卻比任何時候都讓顏汐凝覺得美好,她希望這樣的日子能更長一些,至少他們真的可以等到桃花謝時再回到俗世之中,可惜,花還開得燦爛,他們的日子卻不得不提前結束了。

這一日謝容華如往常一樣在桃林中練劍,他的身法行雲流水,在最後一招結束時,如平日一樣,摘下了開得最美的一支桃花遞給顏汐凝,笑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顏汐凝接過來,吐著舌頭道:「這林子里的桃花估計恨死我們了,每日都要把它們最美的那支毀掉。」

謝容華洒然失笑,正欲答她,身後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知道他們在這裡的人並不多,他回過頭,來人的身影在花團錦簇中清晰起來,正是秦洛,他離開時曾經囑咐過他若無急事不可來此打擾,可他現在如此急切,必然是發生大事了,想到這裡,謝容華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秦洛看到他們,加快了腳步,上前急聲道:「殿下,大事不好了,晉陽被奪,長公主戰死沙場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手一抖,手中的桃花瞬間便掉了下來,謝容華臉色一下變得慘白,他拉起他的衣領急聲道:「你方才說什麼?」他的眼睛死死地看著秦洛,聲音中帶著難以言喻的恐懼。

顏汐凝咬緊牙關,一瞬不瞬地盯著秦洛,她揪著自己的衣角,只希望方才他只是說錯了話,可是秦洛閉上眼睛,一字一句地哀聲道:」晉陽城破,長公主戰死沙場,晉王逃回長安,陛下召殿下即刻……「

他的話還沒說完,謝容華已經放下他,腳步慌亂地走到拴著熾焰的地方,他抖著手解開馬韁,翻身上馬後,便使勁地揮了馬鞭,熾焰高叫一聲,迅速消失在桃花澗中。

顏汐凝的臉色慘白,猶如脫力一般跪倒在地上,秦洛慌忙扶起她,擔心道:「顏姑娘。」

顏汐凝似是把他當做了最後一根稻草,她死死地抓著他的手,抖著聲音道:「你說長公主戰死沙場,是騙人的對不對?你是為了騙你家殿下回京,才故意這樣說的,對不對?」

秦洛低下頭,不敢回答她,顏汐凝啞著嗓子吼道:「你告訴我啊,公主還好好的在晉陽,她說過,她會回來看我的。」

「顏姑娘,對不起,公主她是真的,是真的……」秦洛的聲音帶著哽咽,卻再說不出戰死沙場四個字。

顏汐凝的心痛成一片,她嗚了一聲,如小獸一般痛哭起來,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個她最崇敬的女子,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她,她以為曾經的離別,只是為了下一次的重逢,卻沒想到,那竟然會是永別。

「顏姑娘。」秦洛哀傷道,「你一定要撐住,你放心,殿下一定會為公主報仇的。」

容華!聽他提到謝容華,她想到他離開時候的樣子,她抬起頭,抖著手拉住秦洛,啞聲道:「帶我回京。」她必須要陪在他身邊,這樣的時候,她必須要陪在他身邊。

**********

謝雲坐在龍椅上,死死盯著跪在地上的謝緯楓,臉氣得緩緩抽緒著,他壓抑著悲痛和怒氣,一字一句沉聲問道:「所以,你就扔下你姐姐,棄城逃跑了?」

謝緯楓重重地磕了一個響頭,帶著哭腔道:「父皇,兒臣實在是沒有辦法,那樣的情況,兒臣若留下,只能跟著姐姐一起去死,父皇已經沒了一個女兒,難道還想再丟一個兒子嗎?」、

「朕……」謝雲的話還沒說出口,一個身影飛速進了大殿,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時,謝緯楓便被他一個大力扯起來,重重甩了出去。

「砰」地一聲,謝緯楓的背重重地撞到宮牆之上,背部傳來脊骨斷裂的聲音,他喉中一甜,一口鮮血還未吐出,已經被一個大力掐住了脖子,謝容華的手越來越用力,他的眼中帶著赤紅之色,厲聲道:「你將姐姐一個人扔下,怎麼還有臉回來?」

謝緯楓的臉泛著青紫之色,手使勁地掰著他的手,只覺得自己下一刻便要斷氣,謝雲反應過來,高聲道:「你們都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把秦王拉開。」

殿中的太監與侍衛聽了他的話,慌忙上前,七手八腳地將謝容華與謝緯楓分開,謝瑋楓不住地喘息著,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他看向謝容華,眼中帶著濃烈的恨意。

侍衛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將謝容華拉住,謝雲憤怒道:「容華,你這是做什麼,你真要殺了你弟弟不成。」

謝容華壓抑著自己的怒氣,手微微發抖,他甩開拉著他的侍衛,轉身對謝雲跪下高聲道:「父皇,兒臣請父皇允許兒臣領兵討伐詹子濯,奪回晉陽,為姐姐報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