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八十章 局中之局(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局中之局(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啊1柳泠玉恐懼的尖叫聲將謝緯楓從夢中驚醒,他望著披著殘破衣裳,遠遠躲在角落裡的柳泠玉,嘲防:「怎麼,柳小姐之前還熱情如火,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你……」她伸手指著他,指尖都在顫抖著,她的臉色發白,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為什麼是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什麼?」謝緯楓冷笑道,「該問小姐對我做了什麼才對,那加了媚葯的酒,可是小姐親手遞給我的。」

「不1柳泠玉尖叫著否認,厲聲道:「怎麼會是你,明明是,明明是……」

「明明是謝容華對不對。」謝緯楓一把扯住她的頭髮,柳泠玉痛呼出聲,他卻一點都沒有鬆手的意思,他看著她的臉陰沉醜陋,冷笑道:「可惜了,一直都是我,你的美夢泡湯了。」

柳泠玉使勁地抓他的手,他才鬆開了她,柳泠玉退後兩步,對著他吼道:「我明明約的是秦王,來的人怎麼會是你?一定是你從中作梗。」她看到的人明明是謝容華,為什麼會變成謝緯楓,難道她從一開始就認錯了人,可是她為什麼會認錯,不可能的,這一切不可能發生的。

謝緯楓聽了她的話,怒意橫生,他握緊她的手,怒道:「柳泠玉,我警告你,你記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晉王妃,要是再敢背著我私會秦王,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柳泠玉聽了他的話,發瘋一般掙扎著,高聲道:「你滾,我才不是什麼晉王妃,我不會嫁給你的。」

謝緯楓看著她殘破的衣裳與一地的凌亂,意味深長地笑道:「你以為,你現在還有選擇的餘地?」

「小姐,老爺來了1柳泠玉還沒有從他話語中的悲痛中走出,門外的敲門聲突然響起來,她的臉色一下變得慘白,謝緯楓看向她,眉頭一挑,祭:「原來小姐還留了後手,看來,我得見見未來的岳父大人了。」

「你不準去。」柳泠玉怒道,上前拉住他,卻被謝緯楓大力的甩開,他快速地穿好衣物,便起身去開門,柳泠玉追上去,想拉住他已經來不及,門口的兩人見到屋內的情形,臉色一變,謝緯楓雖然穿好了衣服,柳泠玉的衣服卻鬆鬆垮垮的掛著,露出了大片的肌膚,上面青紫一片,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柳弘業臉色一變,快步上前進屋,將柳同關在了屋外,他看了謝緯楓一眼,才看向柳泠玉,厲聲道:「你們和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爹,是他,是他用下三濫的手段逼我的,我約的明明是秦王,根本不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柳弘業大力地扇了一個巴掌,「你給我閉嘴1柳弘業怒火滔天地道。

柳泠玉捂著臉,低低地抽泣起來。

謝緯楓冷冷地笑了笑,對著柳弘業,態度卻還算恭敬,他略微施了一禮,低聲道:「柳大人放心,小姐的事,本王一定會負責,她本來就是本王未來的王妃,如今我們既然有了夫妻之實,本王也會上報父皇,早日為我們完婚,給小姐一個交待。」

柳弘業的臉色變幻莫測,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臉色,冷聲道:「今日之事,到底有損泠玉閨譽,還請晉王儘快處理,給她應有的名分。」

「這是自然,本王先離開了。」謝緯楓淡淡地道,柳泠玉眼見他要走,上前拉住他,急聲道:「你不能走。」她看向柳弘業,哀聲道:「爹,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他不能走,我不能嫁給他。」

柳弘業一把拉過她,怒道:「你這個死丫頭,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

謝緯楓輕輕一笑,開門離開了這裡,屋裡只剩了柳弘業和柳泠玉,柳泠玉看著柳弘業氣得臉上的肉都在微微發抖,她一把跪下,磕頭道:「爹,我和他,我真的不是自願的,求爹為女兒做主。」

柳弘業坐到桌邊,拿起桌上的酒杯在鼻尖聞了聞,寒著臉問柳泠玉道:「這酒里的葯是誰下的?」

柳泠玉看著他陰沉的面容,有些害怕地道:「是,是我下的。」

見他要發怒,她急聲解釋道:「我根本就不是為謝緯楓準備的,我約的人是謝容華,不是他。」

柳弘業聽了她的話,怒意更甚,他一把摔了手中的杯子,濺起的碎屑嚇得柳泠玉身軀微微一顫。

「這麼說,你這酒是為謝容華準備的?」他冷聲開口問道:「你刻意讓柳同領我過來,就是為了讓我見到你和謝容華在一起的情形,對不對?若今日的人不是謝緯楓,而是謝容華,你如今就會跪在這裡求我讓你嫁給他,對不對?」

柳泠玉從來沒有見過柳弘業對她發這麼大的火,她的臉上帶著淚意,聲音中帶了哭腔,怯怯道:「爹1

「別叫我爹,我沒有你這樣令柳家蒙羞的女兒,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不要生事,可是你是怎麼做的,還好今日是謝緯楓,是你未來的夫君,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謝緯楓冷聲道。

「不,我只是不想嫁給謝緯楓,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會這樣,我明明約的人是謝容華……「柳泠玉失聲痛哭。

柳弘業見到女兒這樣,到底心軟了,他蹲下身來,低聲道:「泠玉,秦王根本就不喜歡你,你何必如此,你自己說你約的人是他,來的人卻是晉王,你就沒想過,晉王就是他引來的嗎?」

「你說什麼?」柳泠玉不敢置信地道。

「秦王不是你能招惹的,晉王的面容雖然有缺陷,但他比秦王更好掌控,柳家更需要這樣的人,你好好的做你的晉王妃,不要再給為父生事了,否則,就算柳家在,也保全不了你,爹的話,你認真想一想。」柳弘業拍了拍她的肩膀,嘆息著站起身離開。

柳泠玉目光獃滯地望著前方,柳弘業的話不斷地在她腦海中迴響,謝緯楓是謝容華引來的?她仔細回想之前發生的種種,腦中靈光一閃,手忙腳亂地爬起身,往那個香爐奔去,她打開香爐,裡面的香料早已燃盡,已經成了雪白一片的灰燼,她吸了口氣,將自己的衣物打理好,抱起香爐,再次打開房門。

柳同一直守在門口,見她出來,也不敢抬頭看她,只低聲喚道:「小姐。」

柳泠玉抖著唇,讓語氣盡量平靜地道:「叫掌柜的來見我。」

很快掌柜的就來了,她把香爐遞給掌柜的,沉聲問道:「這香爐是你讓店小二送過來的嗎?」

掌柜的接過仔細地檢查了,搖頭疑惑道:「沒有啊,小姐的房間布置好以後,我就沒有再派人過來了。」

柳泠玉聽了他的話,後退一步,突然大笑起來,笑著笑著,她便哭了,沒想到她機關算盡,卻原來早就置身於別人的棋局之中,她快步上前,奪過掌柜的手中的香爐,將它一把摜在地上,裡面的香灰滾了出來,撒了一地,她看著它們,眼中是濃烈的恨意與不甘,謝容華,你憑什麼這麼對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