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八十一章 軍禮下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 軍禮下葬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自從謝容華帶兵討伐的事情被謝雲拒絕以後,他再也沒有開口求過,彷彿那件事就已經過去了,就連謝慕言的死,似乎也過去了,直到溫大有帶著謝慕言的屍體回到長安,朝廷才再次一片嘩然。

謝慕言是由溫大有和梁國的使臣一起送回來的,使臣看著前來迎接的魏軍隊伍,臉上帶著輕蔑的笑意,上前虛假地對謝容華笑道:「我們陛下說,像魏國公主這樣的巾幗英雄,埋骨他鄉太過委屈,特令我等護送她的遺體回長安,也好讓她落葉歸根。如今人送到了,我等也就回去了,魏國連女人都派上戰場,看來我們下次見面,恐怕遙遙無期了。」

他的話語中說著敬佩謝慕言,語氣中卻不乏對魏國的蔑視,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心生不快,敢怒卻不敢言,謝容華握緊雙拳,心中壓抑著怒氣,臉上卻笑容滿面道:」大人不隨本王進宮見見父皇?「

「不必了,那是你的父皇,又不是我們的陛下,沒什麼好見的。」使臣笑道,領著人馬轉身離開。

「若不是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我非宰了他們不可。」謝靈禎在謝容華一旁憤聲道。

謝容華的臉上無悲無喜,他淡淡道:「他們能把姐姐的屍首送回來,而不讓她暴屍荒野,讓他們逞幾句口舌之快又有何妨。」

他下了馬,很快有一個身材嬌小的士兵走到他身邊,正是喬裝混入軍中的顏汐凝,她知道今日謝慕言的屍體會回到長安,特意跟了過來。

謝容華不動聲色地拉了她上前,一步一步走向謝慕言的棺木,溫大有守在一邊,眼中神采全無,一下子似乎蒼老了十多歲,謝容華走到他身邊,小聲地詢問道:「姐夫,我能打開棺木,見見姐姐嗎?」

溫大有似乎很久才明白過來他在說什麼,他遲緩地點點頭,謝容華一點一點地推開棺木,那張姿容絕色的臉緩緩露了出來,她的面容安靜而祥和,放佛只是睡著了一般,謝容華看著她,微笑道:「姐姐,歡迎回家。」

顏汐凝看著眼前的情形,淚水一瞬間盈滿眼眶,她默默地道:「公主,你回來了,以後,你再也不用離開家,離開長安了。」

眾人護送棺木入了宮,謝雲見到女兒,悲痛地大哭了一場,大哭之後,他對群臣道:「各位愛卿,朕想以軍禮安葬靖平公主,不知各位可有異議?」

「軍禮?」大臣聽后嘩然一片,太常寺少卿於孝出列道:「陛下,古往今來,沒有哪一位女子是以軍禮下葬的,這於禮不合,有違祖制埃」

「祖制?」謝雲冷笑著反問道:「朕的女兒在外浴血奮戰,披荊斬棘的時候,你們怎麼不和朕提祖制,不要忘了,她是為了大魏的天下,才會在大好年華香消玉殞的,靖平公主征戰多年,難道還受不起軍禮不成,古往今來沒有這樣的女子,朕的女兒難道就不能做這第一人?」

「陛下說得有理,靖平公主,確實當得起軍禮下葬。」裴智上前答道,大臣們也紛紛附和了起來,謝雲看著一直沉默不語的溫大有,慈愛道:「大有,你可有別的要求。」

溫大有搖搖頭,看著謝雲,目光渙散道:「一切但憑父皇做主就好。「他說完,突然跪下,磕頭道:」兒臣還有一事請求,求父皇成全。「

謝雲知道,謝慕言的死,他是所有人中最傷心的一個,對他也心生愛憐,謝雲柔聲道:「你有什麼請求,儘管說就是。」

「還請父皇允許兒臣辦完慕言的喪禮后,入飛雪寺出家為僧,為慕言超度亡魂。」溫大有一字一句道。

謝雲震驚地看著他,沉默了片刻,凝重道:「你決定好了?」

溫大有磕了一個頭,輕聲道:「紅塵中沒了慕言,我對塵世已再無眷念,只願常伴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他和謝慕言從小青梅竹馬,也算是謝雲看著長大的,見他如此深情,他低嘆一聲,搖頭道:「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朕也不會再阻攔你。」

謝容華回到王府,將這件事告訴了顏汐凝,她聽了以後唏噓不已,靠在他懷中感嘆道:「駙馬真的好可憐,他和公主成婚這麼多年,若是公主留下了一兒半女,他或許還能有個念想,也不會想著出家。」

謝容華擁緊她,低嘆道:「其實,我和溫大哥談過了,他說,若不是答應了姐姐會好好活下去,那時,他便隨她一起走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鼻子一酸,她埋首在謝容華懷中,低喃道:「容華,我們要個孩子吧,若是有朝一日我不在了,還有他陪著你。」

「胡說什麼?」謝容華抬起她的頭,滿面怒容道:「我怎麼會讓你出事,就是要走,也會是我先走,孩子,我們一定會有的,我們會一起守著他長大,方才的話,你給我馬上忘記。」

顏汐凝看他緊張的樣子,露出了這段日子的第一個笑容,她笑道:「對,我是胡說的,我們會一起看著孩子長大,看著他成家。」

謝容華低嘆一聲,對顏汐凝道:「汐凝,明日便是姐姐的葬禮,我們去送她最後一程吧。」

顏汐凝的笑容散去,輕輕點頭道:「嗯1

謝慕言的葬禮濃重而肅穆,棺木前後部羽葆鼓吹、大輅、麾幢、班劍四十人、虎賁甲卒開道,長安的老百姓位立兩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位公主的與眾不同,謝雲親自為她送行,為她加封謚號為昭。

「明德有功為昭,朕的女兒,從此以後,你與大魏同在,好好安息吧,未來的事,交給朕和你的兄弟們,我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付出的。」謝雲撫摸著謝慕言的墓碑,沉痛說道。

謝容華遠遠地看著他,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謝雲似乎還只是他的父親,而不是那個坐上皇位,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知道,離開這裡,他還是會變回那個大局為重,對他起了猜忌之心的父皇。

顏汐凝身著一身士兵的衣服,沉默著站在謝容華身後,她聽著隆重而沉痛的哀樂,眼眶微紅,看著謝慕言墳塋的方向,她默默道:「公主,我會永遠記住你的,還有,我會照顧好他的,你不要擔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