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八十四章 晉王大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晉王大婚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二年四月初八,宜嫁娶,宜採納,不宜修造。

這一日,長安街頭人頭攢動,百姓紛紛聚集在街道兩旁,看鋪就得十里紅妝的朱雀大道,見證著皇家親王與江南第一世族柳家唯一的嫡親女兒的盛大婚禮,傳說晉王深愛柳小姐,原本禮部定下的婚禮是在五月份,可是晉王等不及,再三向陛下懇求,陛下才決定將婚禮提前到今日,柳家財大氣粗,所有到場給婚禮造勢的百姓都得到了一兩銀子的紅包作為謝禮,各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喜悅的笑容,卻除了這場婚禮的主角。

柳泠玉看著銅鏡中身著盛裝的自己,那麼年輕,那麼美麗,一柱香以後,她就要蓋上蓋頭,坐上迎親的花轎,入晉王府拜堂成親,嫁給那個醜陋懦弱的男人了,她在努力了那麼久以後,不僅沒能擺脫這個命運,反而將成親的日子提前了,多麼可笑,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那個男人,那日之後,她想找他問個明白,可是卻被柳父關了起來,不讓她踏出房門一步,一直到今天,她才可以坐上花轎,離開柳府。

「小姐,這新婚見血可不是好事,小翠,還不快去取了金瘡葯來為小姐上藥。」喜娘看著她握著珠花的手上緩緩滴下的血珠,嚇得面色大變,小翠聞言趕緊取了金瘡葯來,將柳泠玉手中的珠花奪下,小心地為她上藥。

柳泠玉默默地看著為她忙前忙后的僕從,她突然低聲開口道:「你們說,若是我今日寧死不嫁,會有什麼後果?」

一屋子的僕從嚇得跪倒在地,顫抖著道:「小姐,你,你可不要為難奴婢,老爺說了,若是小姐不嫁,我們所有人都得死。」她們知道自家小姐一直都不想嫁給晉王,可是到了今時今日,哪裡還有她說不的餘地,喜娘勸道:「小姐,你可別做傻事,若你就這樣走了,那不止我們跟著沒命,老爺也會悲痛欲絕的,再說,這世間還有那麼多的事等著小姐去做,晉王妃也是天下間多少女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小姐何苦想不開。」

她看著手上的傷口,上了葯之後依舊留著猙獰的痕,提醒著她對自己的自殘,她看向那群貪生怕死的僕從,緩緩笑了起來,輕笑道:「我不過開一個玩笑,你們在怕什麼?我若真想死,何必等到今日。」

僕從們聽了她的話,暗地裡鬆了口氣,柳泠玉看著擱在架子上著龍鳳呈祥的喜帕,握緊受傷的手掌,沉聲道:「吉時到了,為我蓋上喜帕吧1

兩個丫鬟小心地托起喜帕,一點一點的蓋在柳泠玉的頭上,眼前的光亮緩緩消失,只留下無盡的黑暗,猶如她往後的生活,再看不到一絲光明。

屋外響起了熱烈的鞭炮與嗩吶聲,迎親的隊伍到了,喜娘扶著柳泠玉緩緩踏出屋門,柳弘業等在她的院子中,見她出來,一步一步地走到她的面前,沉聲道:「泠玉,我知道你不甘心,可再不甘心,這也是你的命,若當年你不逼柳絮替你嫁給王承志,如今你又何須嫁給晉王。」

「爹的意思是,一切都是泠玉咎由自取了。」柳泠玉冷聲道。

柳弘業嘆息一聲,一字一句沉聲道:「泠玉,從你出生開始,便錦衣華服的長大,也沒受過什麼挫折,你一直都是柳家的掌上明珠,爹希望你能明白,你既然享受了柳家的榮耀,那麼,維繫柳家的榮耀就是你的責任,爹決不允許你再擅作主張,做出讓柳家蒙羞的事,嫁給晉王后,只要你安分守己,不要多生事端,那麼,你永遠都會是柳家的掌上明珠,爹也會護你一生,可若你再肆意妄為,非要逼爹在家族與你之間做出選擇,爹也保你不得。」

柳泠玉的身子一僵,從小到大,柳弘業從沒跟她說過這麼重的話,她知道,他說的是認真的,她低下頭,望著自己的腳尖,有些倔強道:「就算我嫁給謝緯楓,我也不會喜歡他的,也不能幫爹從中獲得什麼,爹要覺得我沒用,大可以去把柳絮找回來,多和你的二女婿交流感情。」

「你……」柳弘業啞聲道,卻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這個女兒,他實在太寵了,才會讓她變成現在的樣子。

柳泠玉不想再和他多說,扶著喜娘款款往府外走去,見到謝緯楓的靴子時,她眼中閃過厭惡,可是如今她只能忍耐,再沒有別的辦法,她忍著噁心將手交給他,在他的攙扶下上了花轎,喜樂鋪天蓋地的響起,她的心中卻落寞一片。

晉王府中來道喜的人絡繹不絕,新人進行完兀長的結婚儀式后,柳泠玉給坐在上首的謝雲遞上茶,柔聲道:「陛下,請喝茶。」

「哈哈,你這丫頭,可要改口叫父皇了。」謝雲笑著道。

「是,父皇,泠玉一時失言了。」柳泠玉趕緊改了口。

「好,好,好。」他接過茶,押了一口,對側坐的柳弘業道:「弘業啊,你這個女兒,朕很喜歡。」

柳弘業笑道:「陛下謬讚了。」

謝雲擺擺手,對著跪在一邊的謝緯楓道:「瑋楓,娶了王妃以後可要收收心,好好對你的王妃,若朕知道你欺負她了,看朕怎麼罰你。」

「兒臣遵旨。」謝緯楓低眉順目地答道。

謝雲點點頭,示意他們起身,禮官高唱道:「送入洞房1

謝緯楓牽著紅綢的一頭,帶著柳泠玉緩緩離開,在離開大殿的前一刻,柳泠玉聽見大殿中傳來隱隱約約謝雲的聲音:「容華,如今你弟弟也成婚了,朕看,你的婚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姐姐的喪事剛過,兒臣如今並沒有心思想兒女私情。」謝容華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他們再說了些什麼,她卻聽不見了。

柳泠玉的手緩緩握緊,極力忍耐著自己沖回去質問的衝動,原來他也來了,在對自己做出那樣的事情以後,他還能這樣淡然的參加弟弟和自己的婚禮,今晚,她一定要找他問個清楚,那一日,他為什麼要那樣對自己,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