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地一百八十五章 晉王大婚(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地一百八十五章 晉王大婚(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酒過三巡后,謝容華尋了一個由頭出了宴會廳,他走到無人的花園中,夜風一吹,酒意也散得差不多了,看著空中的孤月,他想起他以謝慕言為由拒絕謝雲的提議時,謝雲看著他意味深長的話語:「哦,你還不想娶妻,可朕聽說,你府中如今可是藏了一個人,什麼時候帶來給父皇瞧瞧?」

他知道,他和顏汐凝的事,終究還是傳到了謝雲耳中,那些他極力避免的事情,還是不得不面對了,如今顏汐凝只有薛解義女的身份,要讓謝雲答應她做秦王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必須再加一些籌碼,才有資格和謝雲談。

身後有腳步聲緩緩接近,謝容華眼光一厲,快步回頭。

來人身著一身晉王府丫環的衣服,臉在月光的照耀下若隱若現,隨著她的走近,謝容華也認出了她來。

「晉王妃不在新房等著新郎,如此良辰美景,出來做什麼?」謝容華皺眉輕聲問道。

「來找秦王殿下要個說法。」柳泠玉咬著唇,眼中是毫不掩藏的憤恨。

「找本王要什麼說法?」謝容華疑惑地道。

「那日在宮門,我和秦王殿下約好了在廣和樓相見,殿下何故失約,就算殿下不來,又何故以那樣的手段設計我。」柳泠玉咬牙切齒道。

謝容華眉頭一皺,冷聲道:「那日本王只說本王知道了,可從沒答應過小姐要去赴約。」

「你……」柳泠玉聽了他理直氣壯的話語,竟然一時不知該怎麼反駁,她怒道:「就算如此,那殿下為何要設計我,如果不是你設計了我,我今日,我又怎會在今日嫁給晉王。」

聽了她的話,謝容華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他看著眼前這個無理取鬧地女人,也有些怒了。

「本王什麼時候設計你了,本王早就說過,你嫁給晉王,還是嫁給其他任何人,都和本王毫無關係,本王設計你做什麼?」

柳泠玉見他不承認,怒道:「那日若不是你讓人在我屋中放了讓人致幻的香爐,我怎麼會將謝緯楓認作是你,又怎麼會和他……」她說著,便哭了起來。

「不管你信不信,那不是本王做的,本王也不想和你再多說什麼,告辭。」謝容華冷聲道,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柳泠玉蹲下身抽泣起來,看著他在冷風中越來越遠的身影,她慢慢地站了起來,對著那遠去的身影輕聲道:「謝容華,你以為將我嫁給晉王,一切就結束了嗎?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對我做過的一切,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

謝容華回到秦王府的時候,夜已經深了,看著臨川閣里的點點微光,他微微笑了起來,可等他打開屋門,看著桌上燃了一半的蠟燭和趴在桌上睡過去的女人,眉頭又微微皺了起來,他輕手輕腳地走到她旁邊,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儘管動作很輕,顏汐凝還是一下醒了過來。

她揉揉惺忪的眼睛,帶著睡意的聲音道:「你回來了。」

謝容華輕輕地將她放到床榻上,拉過被子替她蓋好,有些責備道:「熬不住你就先睡好了,一個人趴在桌上等我,夜裡那麼涼,著涼了怎麼辦?」

顏汐凝抬了抬身子,讓自己的頭枕在他的腿上,她看著他的眼睛,笑道:「我就是擔心你,等著等著就睡著了,你去參加晉王的婚禮,沒發生什麼事吧。」

謝容華輕捏她的鼻子,笑道:「不過就是一個婚禮,能發生什麼事?」

顏汐凝打掉他的手,在他身上蹭了蹭,咕噥道:「這段日子你和你父親還有兄弟關係都不怎麼樣,你去參加晉王的婚禮,我總覺得這是一場鴻門宴。」

謝容華聽著她傻氣卻關懷備至的話語,笑道:「再不好那也是我的至親,怎麼會成了鴻門宴,你呀,想得太多了。」

「至親又怎麼樣,古往今來,為了權力自相殘殺的至親又不是沒有。」顏汐凝噘嘴道,她無意的話語,卻讓謝容華的臉上笑容散盡,他沉默了下來。

顏汐凝見他不說話了,有些擔心道:「容華?」

謝容華輕撫她的髮絲,低聲道:「汐凝,今晚,父皇問起你了,他說什麼時候想見見你。」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一緊,她抓著他的衣角,望著他低聲問道:「你要帶我去見他嗎?」

「現在還不是時候。」謝容華沉下眼眸道:「父皇已經派了崔劍雲和宗政銘去蜀中了,蜀中的力量在互相廝殺下已經很薄弱了,相信他們不久便會凱旋。」

「宗政銘?」顏汐凝是知道崔劍雲的,卻沒想到還有宗政銘。

「是埃」謝容華淡笑道,「皇兄千挑萬選選出來的人,他以為宗政銘在我手上吃過虧,必定對我恨之入骨,可是皇兄忘了,戰場上還有一種感情,叫做惺惺相惜。」

「那他們回來以後,會怎麼樣呢?」顏汐凝低聲問道。

「他們回來以後,父皇應該會安排一個親王前往蜀中駐守,也會開始處理晉陽的事,至於那個人選是不是我,就不得而知了。」謝容華笑道。

「如果是你,你會接受嗎?」顏汐凝看著他問道。

「你說我該不該接受呢?「謝容華撫著她的臉輕聲問道。

「不知道。」顏汐凝認真想了想,低聲答道:「你之前請求他們,他們也不讓你去,現在他們讓你去你就去,那豈不是很沒面子。」

聽了她的話,謝容華哈哈大笑起來,他笑道:「你說得對,他們讓我去我就去,那確實很沒面子,我總得要點酬勞再去。「

「你要什麼酬勞?」顏汐凝聽了,不由好奇起來,在她看來,雖然這些日子謝容華一直被壓著,但他的影響還在那裡,她想不出來他會問謝雲要什麼,總不能讓謝蘊之把太子的位置讓給他,他這樣去要了,謝雲也斷然不會回應的。

謝容華看著她,眼睛亮了起來,他低下頭,輕吻她的額頭,氣息鋪灑在她的臉上,淡笑道:「比如,向父皇討要一個我中意的王妃1

顏汐凝臉色一紅,輕錘他嗔怒道:「你討厭,又拿我開玩笑。」

那些凝重與不安,也在他玩笑般打岔的話語中變得煙消雲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