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八十六章 朝堂風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朝堂風雲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和謝容華預料的一樣,蜀中各個勢力在彼此的內戰中元氣大傷,宗正銘和崔劍雲的隊伍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便收服蜀地,謝雲收到捷報,這些日子因為失去晉陽而籠罩在他心頭的烏雲也漸漸散去,蜀地地大物博,易守難攻,他們拿下了這塊地,以後也就不用為軍事物資所憂心了。

「蜀地雖已被我們拿下,但如今還未完全穩定,切蜀地蠻夷眾多,朕想派一位親王駐守蜀地,以安民心,不知各位愛卿覺得哪位親王合適?」謝雲坐在皇位上,看向太極殿內位立兩側的大臣問道。

大臣們面面相覷,一時都沒有言語,蜀地雖然地大物博,但離長安過於遙遠,和江南洛陽一帶比起來,也算是偏遠之地,以這些日子謝雲的態度來推斷,他問出這個問題,怕是想讓秦王過去,以減秦王在朝中的影響力,可他們誰都不敢先開口,就怕做了出頭鳥,得罪了秦王日後日子難過。

謝容華低眸望著地面,一言不發,謝蘊之給自己的幕僚示意,那大臣剛要出列上奏,卻有一個人先於他踏出隊伍,謝緯楓跪下沉聲道:「兒臣願前往蜀中。」

誰都沒有想到,晉王會在這樣的時刻毛遂自薦,所有大臣包括謝雲臉上都呈現驚訝之色,謝蘊之臉色陰沉,謝容華則依舊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你要去?」謝雲驚訝地道。

「是,兒臣願往蜀中,替父皇看守蜀地。」謝緯楓說著,磕了一個頭,誠心誠意地道:「父皇,兒臣知道,晉陽看守不利,讓父皇對兒臣大失所望,這些日子兒臣在長安痛定思痛,已經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求父皇再給兒臣一次機會,兒臣保證,這次一定會將蜀中治理好,將功補過,定不讓父皇再對兒臣失望。」

謝雲看著地上跪著的謝緯楓,又看了一言不發的謝容華,許久之後才沉聲道:「朕沒記錯的話,你府上的滕羯是來自苗疆的苗人,對吧?」

謝緯楓抬頭答道:「回父皇,滕羯確實來自苗疆,他自小在蜀地長大,此次去蜀中,他也會跟著兒臣去。」

「嗯。」謝雲思索片刻,決定道:「既然你身邊有對蜀地了如指掌的人,那便由你去蜀中吧,朕會下旨,改封你為蜀王,往後,蜀中之地就是你的封地了。」

謝緯楓臉上大喜,叩首道:「兒臣謝過父皇。」說完慢慢站起,退回自己的隊伍當中。

說完蜀中的事情,便要說收復晉陽的事了,謝雲原本是想讓謝容華去蜀中的,以免他摻和晉陽的事,可如今謝緯楓自請去了蜀中,他一時倒是有些不好安排接下來的事,他沉吟片刻,緩緩出聲道:「如今蜀地已入我大魏國土,也時候將晉陽收回來了,各位覺得派誰為主帥征戰晉陽比較好?」

大臣們聽了他的話,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轉向謝容華,謝雲眉頭一皺,還來不及開口,謝容華已經出列,對謝雲行禮道:「父皇,這些日子兒臣因為姐姐的事,思慮成疾,想向父皇請求在府中修養一段日子,求父皇成全。」

謝雲一怔,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請求,但他在此刻這樣說,也就是向他表明了不願意摻和出征晉陽的事,這正好隨了他的意,他點頭答道:「既如此,你這段日子在府中好好修養吧,也不用來上早朝了。」

「謝父皇。」謝容華輕輕一笑,退回了隊伍,謝蘊之看著他,一臉若有所思。

「哼,繼續方才的議題,各位覺得派誰為主帥征戰晉陽比較好?」謝雲哼了一聲,將殿下諸人的胡思亂想拉了回來。

謝蘊之想了想,出列道:「父皇,兒臣以為,不如讓裴大人試試。」

裴智沒想到謝蘊之會推薦他,一時有些驚訝,謝蘊之已經繼續說道:「裴大人曾為晉陽的地方官,對晉陽一帶地勢熟悉,又從我們舉兵晉陽起就一路追隨父皇,對軍務也熟悉,兒臣以為,由裴大人領兵,必定能旗開得勝。」

裴智想了想,他的話不無道理,況且若能奪回晉陽,他在朝中的地位必定更上一層樓,想到自從柳弘業來了長安,在朝中便處處壓他一頭,如今太子遞過來的橄欖枝,不失為一個奪回自己朝中地位的好時機,想到這裡,他出列高聲道:「微臣願為陛下分憂。」

謝雲看著他們二人,思索片刻,裴智是他的心腹,他自然是信任他的,只是他的軍事能力,不知能不能勝任,可若不讓他去,還有誰是他足夠信任而又比他更合適的人選呢?他的目光看向謝容華,可是卻很快否定掉了內心的想法,他不能讓謝容華去,若他再勝,便是連勝,以後在軍中,恐怕再沒人能撼動他的地位,這個險,他不能冒。

謝雲心中下了決斷,沉聲道:「如此,便由裴卿做這次出征的主帥吧。」

裴智一喜,跪下道:「謝陛下。」他看向謝蘊之,眼中充滿感激,謝蘊之回以他微微一笑。

下朝之後,謝緯楓在宮門口被謝蘊之攔住,謝蘊之看著他,臉色有些難看道:「三弟,你今日在朝堂上的舉動意欲何為,你明明知道,父皇心中去蜀地的第一人選不是你,你何必攤這趟渾水。」

謝緯楓看著謝蘊之,有些不解道:「我只是想給父皇留一個好印象,不要讓他覺得我無能罷了,我不懂大哥說的第一人選是誰,難道是謝容華?」

謝蘊之看著他,臉色沉了下來,謝緯楓見他這樣,笑了起來,道:「大哥這是怎麼了,你不是一向都教育我,要兄友弟恭的嗎?可這次我回長安,怎麼感覺大哥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怎麼,如今大哥也討厭謝容華了,要不,我們聯手試試,反正我們都討厭謝容華,若聯手了,那將他扳倒的勝算不是要大上許多?」

謝蘊之聽了他的話,神色一怔,他沉下眸,咬著唇道:」你別胡說,既然你要去蜀中,那便好好治理蜀中,不要再給我們捅婁子。「

「這是自然,小弟告辭了。」謝緯楓見他不願承認,也不再逼他,拱手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