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八十七章 四魂之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四魂之蠱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一回到晉王府,謝瑋楓便召了滕羯進書房,將朝中的事告訴了他。

滕羯聽后,臉上大喜,高興道:「殿下,那我們什麼時候啟程去蜀中?」

謝緯楓看了他一眼,低聲道:「你想什麼時候去?」

「自然是越快越好了,我必須要儘快取得續魂蠱,還有煉製攝魂蠱和噬魂蠱所需要的幼蠱,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滕羯急聲道。

謝緯楓看著他,一字一句沉聲問道:「滕羯,你所說的天蠱,當真有那麼神奇,得到它能得到天下?你要知道,今日我提出去蜀中,已經引起我大哥的不快了,若你那蠱並沒有那麼神,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殿下可知,天蠱為何那麼珍貴,那麼難以煉製,成為我族的禁術?」滕羯低聲反問道。

謝緯楓搖搖頭,道:「你只和我說了他能馭萬蠱,得之可得天下,箇中玄機,我還真是不懂。」

滕羯笑了笑,道:「天蠱不僅可以馭萬蠱,還能惑人心,除了種蠱者,再沒有人能控制它,它需四魂之蠱以純陰之體為寄體,經年累月結合方可成,在我族幾百年的歷史上,也只煉成功一次而已。「

「四魂之蠱?」謝緯楓重複道,「續魂蠱,攝魂蠱,噬魂蠱,不是只有三魂嗎?這第四魂是?」

「那不是第四魂,按順序來說,它是第一魂,沒有它,後面的三魂再如何也練不成天蠱。」滕羯看著謝緯楓,一臉神秘地道:「其餘三魂在苗疆之外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有人聽過,續魂蠱可治百病,延長壽命,攝魂蠱可控心智,操控人心,噬魂蠱則可悄無聲息地瞬間奪人性命,這三魂蠱,每一種都可單獨使用,在我族都是極其珍貴的,可最珍貴的是不為外人所知的縛魂蠱,因為要練成天蠱,必須將另外三魂按順序與它一一結合,才能煉成天蠱。」

「縛魂蠱?你只說要去苗疆取另外三魂蠱,那縛魂蠱,難道你已經到手了?還有那純陰之體,需要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找到的。」謝緯楓皺眉道。

滕羯大笑了起來,道:「殿下不必憂心縛魂蠱和純陰之體,我早已找到她了,若沒有她,我又何必費心要殿下去蜀中呢?」

「你找到了,她是誰,在哪裡?」謝緯楓吃驚道。

「殿下應該也聽說過她,就是如今在朝中傳得沸沸揚揚的秦王捧在手心的那個醫女。」滕羯淡笑道。

「你是說顏汐凝?」謝緯楓驚道,「她是純陰之體?她體內怎麼會有縛魂蠱的,你確定沒有認錯人?」

「自然不會認錯,她體內的蠱,還是我的父親種下的呢,她真正的名字並不叫顏汐凝,是我族中一個族人與外族人私通生下的女兒,因為我族族規不得與外族人通婚,所以她並沒有姓,只是叫汐凝。」滕羯淡笑道。

「那,那她自己知道嗎?為什麼會流落在外姓了顏?」謝緯楓皺眉問道。

「那時候她才四歲,恐怕早就忘了吧,殿下問我她為何會流落在外,因為我族的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就是我,見到活著的她時,也不敢第一時間確定就是她。」滕羯沉聲道,「縛魂蠱種入純陰之體后,需要與純陰之體相互磨合相互適應,若是適應不了,那縛魂蠱和那人皆會死,而天蠱之所以難以煉製,除了時間長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縛魂蠱難煉,而煉好的縛魂蠱,在種入純陰之體后,死亡的也有十之八九,所以那時,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她能活到現在,還真是一種奇,也算是老天幫我們,天蠱最難的那一關,已經過了。」

謝緯楓聽了他的話,若有所悟,可他並沒有因此高興起來,皺眉道:「照你的說法,煉成的天蠱也必須寄居在顏汐凝體內了。」

滕羯點點頭,謝緯楓看他肯定的答案,臉色難看起來:「那也就是說煉成以後,天蠱就是顏汐凝,以她和謝容華的關係,我們豈不是在為他人做嫁衣,白忙活一常」

滕羯聽了他的話,大笑了起來,寬慰他道:「殿下,我說過,只有煉成天蠱的那人,才能駕馭天蠱,殿下難道以為,天蠱煉成以後,顏汐凝還能自己控制它嗎?天蠱煉成的時候,她就已經不是她了。」他停了下來,換了個說法:「天蠱煉成以後,顏汐凝連人都不是了,她不過就是天蠱的一個寄居體,一具行屍走肉而已,怎麼操控她,是由我或者殿下說了算的。」

謝緯楓聽了他的話,安心下來,可是很快,他又擔心道:「那顏汐凝,謝容華將她看得嚴嚴實實的,我們想要下手,恐怕不會容易。「

「百密終有一疏,殿下不必擔心,我們總能找到機會的,何況,現在也不是向她下手的時候,我們先要將另外三魂蠱弄到手才行,顏汐凝可以先放一邊,這樣,也免得引起秦王的注意,等我們拿到三魂蠱了,再想辦法對付她不遲。「滕羯笑著答道。

謝緯楓點點頭,正欲說什麼,書房的門突然被一個大力推開,柳泠玉含著怒氣的聲音響起:「謝緯楓,誰讓你和陛下自請前往蜀中的?」

看著攜著怒氣而來的柳泠玉,謝緯楓一下子就沉了臉色,這個女人,新婚洞房那日便不在房中等他,給他難堪,成婚以後也對他日日冷眼相對,大呼小叫,根本不把他這個王爺放在眼中,若不是這裡是長安,謝雲和柳弘業都在這裡,他必須要忍耐,他早就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了。

「本王的決定,為什麼要和你商量。」謝緯楓冷冷地道。

「蜀中那麼偏遠的地方,你要去你一個人去,我絕對不會去的。」柳泠玉怒道。

「你可是本王的王妃,你不去,讓外面的人怎麼看待本王,你想讓人看本王笑話嗎?」謝緯楓沉聲道。

「哈1柳泠玉朝他翻了一個白眼,笑著譏諷道:「你不本來就是長安城的笑話嗎,棄城而逃,害死自己親姐姐的懦弱王爺。」

「你……」謝緯楓怒急,抬手就要扇她,伸出的手被滕羯握住,滕羯急聲道:「殿下,請三思。」

柳泠玉冷冷一笑,對滕羯道:」你讓他打下來啊,打了我,我立馬進宮面聖,讓父皇看看,他的兒子是怎麼對待他的王妃的。「

謝緯楓壓抑著怒氣,對柳泠玉吼道:「你給我滾。」

柳泠玉看著他冷笑道:「謝緯楓,我話就放這裡了,你要去什麼蜀地做什麼蜀王自己去,不要想著我會陪著你。「她說完,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謝緯楓握緊拳頭,一拳打在門框上,門框立刻凹陷了下去,就是因為他現在無權無勢,才會被一個女人看清,他看著柳泠玉離開的方向,眼中帶著隱隱的瘋狂,總有一天,他會讓這個女人認清楚自己的地位,她不過就是他手中的一個玩物,沒有資格對他大呼小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