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章 棄寨而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棄寨而逃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大祭司,不好了,出大事了。」石均慌慌張張地衝進葉修澤的屋子中,臉上帶著前所未有的慌亂之色。

「出什麼事了,你不要慌,慢慢說。」葉修澤安撫他道。

「寨子,我們寨子被官兵圍起來了。「石均喘息著道,葉修澤聽了他的話面色大變,他們的苗寨一向避世而居,官兵怎麼會來圍了他們的寨子,他神色嚴肅地急聲道:」你快帶我過去。「

石均領著葉修澤到苗寨入口,便看到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的官兵,他看著他們,厲聲道:「我們苗寨與朝廷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一身軍服的滕羯緩緩從官兵中走出,氣定神閑地看著葉修澤道:「葉大祭司,好久不見了。」

葉修澤見到他,立馬明白過來,這些官兵都是他帶過來的,他狠狠瞪著滕羯,厲聲道:「滕羯,我那時就不該饒你一命,沒想到你竟然將官兵引來寨子中,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也不想幹什麼,只是想向你取一點東西。」滕羯笑著,臉色突然變得狠絕道:」將續魂蠱,蠱笛和靈蠱交出來。「所謂靈蠱,便是煉製攝魂蠱和噬魂蠱所需要的幼蠱。

「你要它們做什麼?」葉修澤皺眉道,突然臉色大變,厲聲道:「你還沒有放棄煉製天蠱?」

「你管我用它們做什麼,只要你乖乖的交出它們,我馬上帶兵離開,否則……」滕羯看著他,沉著臉道。

「否則什麼?」葉修澤臉色難看地問道。

「你若不肯合作,我便毀了你們寨子。」滕羯陰測測地笑道。

「滕羯,你難道忘了,論蠱術,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葉修澤握緊拳頭,沉聲道。

「沒錯,蠱術我確實比不上你,可是你看看,我身後可有千軍萬馬,你的蠱術再厲害,你覺得能抵得過千軍萬馬嗎?識相的就將我要的東西交給我,否則,這苗寨可就要毀在大祭司手中了。」滕羯大笑著道,「葉修澤,你以為我還是當年那個被你追著四處逃竄的廢物嗎?」

葉清蕖聽到消息也趕了出來,看到是滕羯,高興道:「滕羯哥哥。」

滕羯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清蕖妹妹,好久不見。」

葉清蕖要過去,被葉修澤拉了回來,石均在一旁不安地道:「大祭司,我們該怎麼辦啊?」

葉修澤看著滕羯,沉聲道:「你要的東西我不能做主,需與長老們商議后才能做決定。」

「好,那我便給你一日的時間,今天晚上我就要拿到東西,時間一到,我便下令攻打苗寨。」滕羯厲聲道。

葉修澤拉著葉清蕖退回了苗寨,葉清蕖有些不高興道:「哥哥,你為什麼不讓我和滕羯哥哥說話。」

葉修澤沉著臉望向她,怒道:「清蕖,你怎麼就看不清形勢呢,你沒看到他是我們的敵人嗎?今日他來,就是想毀了我們寨子的。」

「那也是因為你之前那麼對他,他才會對你有意見的,若你們好好說清楚了,滕羯哥哥又怎麼會變成敵人。」清蕖不滿地說道。

「葉清蕖,你搞清楚,滕羯他偷了族中的禁術,是我族的罪人,已經被族出去了,你以後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牽扯,聽懂了嗎?「葉修澤嚴厲地道。

「知道了。」葉清蕖嘟嚷著道,「你都說過多少遍了。」她撇撇嘴,心中想到,不管滕羯怎麼樣,反正他又不會傷害自己,也不知道葉修澤發這麼大火做什麼。

葉修澤此刻還有要事要辦,無暇再理會她,他快步走到主寨,向長老們通告了這件事。

「修澤,你說,他要這些東西是為了做什麼啊?」大長老皺眉道。

「不知道,他之前偷了蠱笛和禁書,禁書上的內容,他怕已經知道了,此刻又來要續魂蠱,蠱笛和靈蠱,怕是與煉製天蠱有關。」葉修澤沉聲道。

「可是,他沒有縛魂蠱啊,沒有縛魂蠱,就算他拿了這些東西,也煉不成天蠱埃」另一位長老疑惑道。

「這一點我也不明白,可是,我們不能將東西交給他,他的目的我們根本不清楚,將這些東西交給他,實在是太危險了,大長老,我們冒不起這個險。」葉修澤凝重道。

「可是如今官兵圍了寨子,若我們不交出東西,他們就要將這裡毀了。」大長老皺著眉道。

「我們可以棄寨,蜀中前些日子一直兵荒馬亂,大長老不是說想去聖域避避嗎?只要人沒事,我們進了聖域,他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找到那裡去,如今寨中還有百來枚隱蠱,長老們可以帶孩子和女人先走,我與寨中的男子會拼盡全力逃出去的。」葉修澤沉聲道。

大長老點點頭,道:「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他說著,臉上卻難掩擔憂之色:」只是,他們帶了那麼多人來,你會很危險吧。」

「我的蠱術足以自保,大長老放心,我會帶著族人和你們在聖域匯合的。」葉修澤自信滿滿地答道。

「話雖如此,可我還是不放心,這樣,我帶著蠱笛入聖域,續魂蠱和靈蠱你留在身邊,若有個萬一,你便用它們自保,他拿了蠱,沒有蠱笛,也不能有什麼大的用處。「大長老凝重地說道,其餘長老也附和著。

「那就這樣吧,時間不多,我們分頭行動。」葉修澤點頭應道。

滕羯等到日已西斜,有些不耐煩,欲派人去催他,卻沒想到葉清蕖會偷偷地來找他。

「滕羯哥哥。」葉清蕖四處張望,偷偷摸摸地到了他身邊,笑道:「滕羯哥哥,你這些日子還好嗎?」

「我還好,那次,多謝你救我。」滕羯淡淡地笑道,想到什麼,向她打探道:「你哥那邊商議得怎麼樣了?」

聽他這樣問,葉清蕖才想起自己的來意,她有些難過地道:「滕羯哥哥,我要走了,原本我是和長老們一起的,我是趁他們不注意偷偷跑回來的,我們以後要搬到聖域去住了,以後,我們很難再見了。」

「你們要去聖域?」滕羯臉色一變,厲聲道:「什麼時候決定的事。」

「就是剛剛埃」她的話剛說完,滕羯就急聲道:「我還有事,不能和你說了,你快走吧。」聖域是族中最神秘的地方,聖域之外是一片充滿瘴氣的森林,解藥只有大長老和大祭司有,而就算服下解藥,在森林中也不能呆超過三個時辰,若找不到聖域入口,只有死路一條,而聖域入口,也只有大長老和大祭司才知道,葉修澤一直在騙他,和他拖延時間,他想棄寨。

想到這裡,滕羯心中一急,他高聲讓軍隊立馬攻打苗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