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二章 營中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營中風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汐凝,幫我包紮一下吧。」雲亦凡托著鮮血如柱的手,躬身鑽入軍醫大帳中,對正在忙活的顏汐凝高聲道。

顏汐凝看到他狼狽的樣子,快步走到他面前,仔細地查看他的傷口,撕開手臂上的衣袖,那傷口深可見骨,她一邊為他處理一邊皺眉道:「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這傷要是再深幾分,你這手可就廢了。」

雲亦凡無所謂地笑了笑,答道:「你也知道,元帥親自挑選了一千人作為他的親衛,他將一千人分成了十隊人馬,每一隊會挑選出一名隊長,我好不容易被他挑中進入驍嵬軍,又怎麼能錯過這次機會,能成為隊長,這傷就受得值。」驍嵬軍不僅是秦王親衛,更是精銳中的精銳部隊,其中的隊長,無一不是軍中的高級將領,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能加入這樣的隊伍,他受的那點傷無足輕重。

「你被選中隊長了?」顏汐凝驚喜道,她知道,自從陳洛叛逃被殺后,他便一直跟著謝容華了,雖然兩人見面的機會的很少,不過她也清楚,謝容華這段日子處處被打壓,他手下的人過得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入了驍嵬軍,以後他只需要聽謝容華的安排就可以了,不必再夾在秦王與太子之間備受排擠,自然是一件好事。

「不止我,杜威,還有陳大,我們都被選上了,沒有給扶風寨丟臉吧。」雲亦凡自豪道。

「沒有,你們真厲害。」顏汐凝由衷地誇獎道。

雲亦凡點點頭,對她道:「汐凝,入了驍嵬軍以後,我才知道,元帥的後手還真是不少,驍嵬軍的裝備之精良,真是我生平所見,我相信,我們這支隊伍,一定會名震天下的。」

顏汐凝笑了起來,想到謝容華,她的臉上帶了幾分柔和,她低喃道:「我也相信,你們以後一定可以流芳百世的。」她處理好雲亦凡的傷口,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問道:「他還好嗎?」

雲亦凡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誰,他笑道:「元帥很好,除了每日很忙以外,他一切都好。」

「是嗎,這樣就好。」顏汐凝鬆了一口氣,自從他們離開長安,她便在軍醫營中幫忙,她自己的營帳也就近搭在軍醫營帳旁邊,入軍之後,她就再沒見過謝容華了。

「你既然這麼擔心,何不親自去見見元帥,他恐怕也很想你。」雲亦凡不解道。

顏汐凝笑了笑,答道:「此次征戰事關重大,我不想他為了我分神。」她能隨軍陪著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唉1雲亦凡想說什麼,有一個士兵急急地掀簾而入,焦急道:「雲將軍,杜將軍在新兵營帳中發現了一個女子女扮男裝混入軍中,大怒,罰了那女子五十軍棍,這五十軍棍打下去,那女子鐵定沒命了。「

雲亦凡神色一變,站起身道:「什麼女子這麼大膽,敢私自混入軍中。」

那士兵看了顏汐凝一眼,吞吞吐吐道:「有認出她的人,好像說是一直追著杜將軍跑的那個女子,叫薛什麼來著。」

「薛采月0顏汐凝驚得站起來,高聲道:」她是薛太醫的女兒,可不能讓杜威胡來。「她說著,焦急地對士兵道:」你快帶我過去。「若薛采月出事了,她可怎麼跟義父交待。

「是。」士兵恭敬道,雲亦凡和顏汐凝跟著那個士兵,急急地往出事的地方而去。

薛采月被兩個士兵按壓著趴在凳子上,杜威沉著臉站在她面前,厲聲道:「薛小姐,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你承認錯誤,保證下次絕不再犯,我便將你逐出軍營,免了你的軍棍。」

「我說了,除非你打死我,不然你就算趕走了我,我一樣會想辦法回來。」薛采月倔強地道。

杜威瞪著她,怒極道:「好,薛采月,我今天就打到你知道軍營的可怕為止。「他高聲道:」行刑。「

「啊1士兵一軍棍下去,薛采月的慘痛聲響起,杜威冷冷地望著她,道:「知錯了嗎?」

「我沒錯。」薛采月咬牙道。

「繼續。」杜威聲音剛落,又一軍棍落下,薛采月慘叫一聲,額頭上浸出了冷汗,不過兩軍棍,她便感覺好像在地獄了走了一圈,杜威的聲音在她面前響起:「還是不認錯嗎?」

薛采月看著他,眼中含淚,咬著牙道:「我不過是喜歡你,哪裡有錯。」

杜威眉頭一皺,高聲道:「繼續打,打到她承認錯誤為止,若一直不認,那便打足五十軍棍,生死由天。」

「是。」行刑的士兵高聲答道,一棍一棍地打下去,不再停頓,每一棍下去,薛采月都發出慘烈的痛呼聲,可她無論如何呼痛,卻始終不認錯,不低頭,杜威看著這個倔強的女人,眉頭越皺越緊。

薛采月痛得麻木了,她想著,自己也許真的要被他活活打死在這裡了,在她無望之際,一個女聲高聲呵斥道:「住手。」

薛采月望過去,看著來人,虛弱地道:「姐姐,救我。」

顏汐凝急急地走到薛采月身邊,推開那兩個行刑的士兵,對杜威怒道:「杜威,你真要打死她不成。」

「女扮男裝,混入軍中本來就是死罪。」杜威冷冷地道。

「可你也不能真的打死她啊,她也是為了你才混進來的,何況,我義父就這一個女兒了,要是她真的出什麼事,你要我以後怎麼和義父交待。」顏汐凝急道。

「我說過,只要她認錯,我就可以停下軍棍,是她自己不肯認錯的,放任下去,她只會一犯再犯,汐凝,你不要管這件事。」杜威皺眉道,他看著薛采月,厲聲道:「我再問一遍,你認不認錯。」

薛采月臉色蒼白,她看著他,眼中的淚流了下來,低喃道:「我不過就是喜歡你,擔心你,這難道錯了嗎,你對我,真的就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感情嗎?」

杜威呼吸一滯,別開眼,厲聲道:「將顏姑娘拉開,繼續行刑。」

雲亦凡的手受了傷,無法動作,只能急道:「杜威,你瘋了,到此為止吧。」

一旁的士兵面面相覷,顏姑娘是什麼人,他們自然是知道的,一時都不敢上前。

杜威厲聲道:「本將的話,你們都不聽了。」

士兵看他發火了,只得上前在顏汐凝身邊道:「顏姑娘,得罪了。」說著大力將顏汐凝拉開,顏汐凝一邊掙扎一邊對杜威怒道:「杜威,你不能再打她了,她一個弱女子,真的會被你打死的。」

杜威不聽她的,讓士兵繼續,士兵猶豫了片刻,繼續揮起軍棍,薛采月絕望的閉上眼睛,等著那痛入心肺的感覺。

「啊1一聲痛呼傳來,卻並不是薛采月的,顏汐凝一個奮力掙脫開了拉著他的士兵,在那軍棍要打到薛采月身上時,堪堪覆到了她的身上,替她挨了這一軍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