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三章 軍營風波(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軍營風波(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手握軍棍的士兵嚇得臉色大變,他手忙腳亂地扔開軍棍,跪了下來,顫聲道:「顏,顏姑娘,我不是故意的。」他來不及收手了,真的不是故意打她的。

「我沒事。」顏汐凝忍著背上火辣辣的痛,對他安撫地笑道,她看向杜威,低聲請求道:「杜威,采月她是追著你來的,縱然有錯,也只因對你痴心一片,你就算不喜歡她,就不能饒她一命嗎?」

「我……「杜威頓了頓,卻再說不下去。

「姐姐。」薛采月抓著顏汐凝虛弱地喊她,終於撐不住昏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謝容華的聲音毫無徵兆的響起,嚇得所有人跪了一地:」元帥0

謝容華看著眼前詭異的場景,徑直向顏汐凝走去,一邊拉起她一邊皺眉道:「你怎麼在這裡?」

他一拉她,顏汐凝便痛得倒吸了一口氣,謝容華這才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他看著地上的軍棍,眼中是滔天的怒火,厲聲道:「這是誰打的?」他的軍營他的隊伍中,竟然有人敢打他的女人了。

「元帥,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方才那個士兵嚇得身體瑟瑟發抖。

「不小心。」謝容華冷冷地重複他的話語,正要發作,顏汐凝趕緊一把抓住他,急聲道:「不怪他,是我自己衝上來的。」她看向杜威,道:「杜威,今日到此為止吧,采月的事,等她先把傷養好了再說,行嗎?」

「采月?」謝容華皺眉,此時才發現那個趴在凳子上昏死過去的士兵是薛采月。

顏汐凝看他隱忍著怒火的臉,低聲求情道:「你先別降罪,她怎麼說也是我妹妹,看在我的面子上,饒過她這次好不好?」

謝容華避開她背上的傷,一把打橫將她抱起,沉聲道:「先顧好你自己。」他看向杜威,冷聲道:「杜威,一個時辰後來本帥的營帳,將今日的事情解釋清楚。」他說著就要轉身離開,顏汐凝掙扎道:「采月……」

「會有人管她的,你給我老實點。」謝容華鉗住她,轉身快步離開。

謝容華抱著顏汐凝,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他將她放到床榻上坐好,小心地將她的衣服脫下,看到背上那條紅紫的傷痕,有些後悔地高聲道:「真不該就這麼放過那個打你的人。」

顏汐凝聽了,緊張道:「他真不是故意打我的,就是收不住手。」

「不是故意的也該罰。」他孩子氣般地道,取了葯小心翼翼地為她上藥。

「謝容華,你是主帥,不能不講理。」顏汐凝回頭瞪著他,她是真怕他對那個士兵秋後算賬,那她的罪過就大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主帥,那你是我的女人,就不知道照顧好自己嗎?去管那些閑事做什麼?「謝容華嘴上的火氣很大,手中的動作卻很輕柔。

那葯涼涼的,上完之後,背上的傷也沒那麼痛了,顏汐凝有些不滿道:「那是我妹妹,怎麼能算是閑事呢。」她想到什麼,抓住謝容華的手嬌聲哀求道:「容華,你別怪她好不好,她都被打成那樣了,如今也不好將她送回去,你就讓她留在我身邊吧,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女子。」

「可憐?膽大妄為還差不多。」謝容華為她穿好衣服,沉聲道:「一個女子目無軍紀國法,女扮男裝混入軍中,若我輕饒了她,豈不是讓別人爭相效仿。」

「可是她都被打成那樣了,還不算重罰嗎?難道你也要打死她?我義父就這一個女兒,若她出了什麼事,薛家一定會恨我一輩子的。」顏汐凝怒瞪著他,高聲道:「我不管,你既然能讓我呆在軍中,那薛采月你也一定有辦法,若你想打死她,那你就先打死我好了。」

謝容華看她強硬倔強的樣子,嘆息一聲,無奈道:「好了,就讓她跟著你,不過下不為例,而且你要看住她,除了你身邊,她哪兒都不許去,軍營又不是她薛家花園,若惹出什麼事來,你就算求情,我也不會饒過她了。」

看他退了一步,顏汐凝高興起來,她抱著他的抱著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低低地保證道:「謝謝你,我一定會看好她的,絕不會讓她再惹出什麼是非來。」

謝容華還來不及享受溫香軟玉,顏汐凝已經放開了他,站起身就要離開,她剛邁開步子,就被謝容華拉了回去,他抱著她,聲音悶悶地道:「我們這麼久沒見,你就不想我,上完葯就要跑。」

顏汐凝急著為薛采月治傷,自然不敢和他溫存下去,她哄著他,柔聲道:「我怎麼會不想你呢,只是你忙,我也不想打擾了你,再說現在采月受了傷,我得先去為她治傷啊,這軍中都是男人,我不放心,我們以後多的是見面的機會,放開我好不好?」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悶悶不樂地放開她,叮囑道:「你不要光顧著她,也要照顧好你自己,要我發現你因為照顧她自己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便立馬將她送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顏汐凝不迭地答道,迅速起身,飛快地跑了出去,就怕他突然又變卦了。

薛采月被人送到了顏汐凝的營帳中,她趴在她的床榻上,臉上血色全無,顏汐凝用剪刀將她背上的衣服小心地剪開,可她的動作再小心,還是扯到了她背部的傷口,惹得她在昏迷中呼痛。

薛采月的背上血肉模糊的一片,看著嚇人,顏汐凝不明白,她一個沒怎麼吃過苦的千金小姐,怎麼就能受得了這樣的痛楚,她不過挨了一棍,都覺得那痛痛入骨髓,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忍住不低頭的。顏汐凝輕嘆一聲,小心翼翼地為她處理傷口,待為她上好藥包扎完畢后,之前端來的那盆清水已變成一片血紅,她為她蓋好被子,便端了血水出營,沒想到會看到杜威跪在她營外不遠的地方,她一怔,不由自主便走了過去。

「你怎麼在這裡?」顏汐凝望著他冷聲道,今日他不近人情的舉動,讓她話語中不由便帶了幾分怒氣。

「看管不力,讓外人混入軍中,處事不周,讓顏姑娘受了傷,元帥罰我在此跪三個時辰靜思己過。」杜威沉聲答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