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四章 痴情無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痴情無情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哦1顏汐凝低低地答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杜威卻突然叫住她:「汐凝。」

顏汐凝頓了頓,迴轉身來,走到他身邊,面無表情地答道:「還有什麼事嗎?」

杜威抬頭看她,有些難以啟齒地開口問道:「薛采月,她怎麼樣了?」

「還沒死,讓你失望了。」顏汐凝淡淡地道,杜威急聲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不是這個意思,那還把人往死里打?」顏汐凝怒道,將手中的盆子擱在地上,對杜威冷聲道:「看看吧,這盆里的血水,都是為她治傷留下的。」

杜威看著那腥紅的顏色,目光微微一凝,他垂下了目光,低喃道:「我沒想打死她,就想她知難而退罷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的怒氣平息了些,她蹲下身與他平視,認真道:「杜威,我知道這件事是采月不對,她不該追著你追到了軍中,但趕她走的方法有千萬種,你何必用這種,她一個千金小姐,放著家中優越安逸的生活不過,千里迢迢地到了這裡,混入軍中,難道她心裡不害怕嗎?我知道,她一定是害怕的,那種感覺,我經歷過,無依無靠,彷徨不安,可為了所愛之人,便無所畏懼了,但這種感情,是有限度的,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知道你一向冷心冷情,如今我只想問問你,你對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態度?若你不喜歡她,你放心,我回去會把話和她說清楚,絕不讓她再纏著你不放。」

杜威聽了她的話微微一怔,他抬頭看向顏汐凝營帳的方向,臉上帶著迷惘之色:「我,我不知道。」曾經薛采月一次一次來煩他的時候,他只覺得討厭,她看他總是冷著臉,便想方設法逗他笑,再後來,他習慣了她的聒噪,可當她將代表情意的香囊羞澀地送到他眼前時,他心中懼怕難當,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他如今時時奔波於戰場之上,只想著能建功立業,出人頭地,根本沒想過兒女私情,他沒想到那次的拒絕,竟然會讓她追到了這裡。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氣不打一處來,怒道:「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一個大男人,竟然在這種事情上猶豫起來了,杜威,我看錯你了。」她說完端起盆子,轉身快步離開。

杜威望著她離去的身影,心中亦對自己唾棄萬分,他也不知道方才自己為什麼要說不知道,因為顏汐凝說會讓薛采月不再來糾纏他,他怕再也見不到她嗎?那是喜歡嗎?不,那不是,他一個在戰場上隨時都可能沒命的人,現在怎麼敢喜歡旁人,他知道,他在戰場上無所畏懼,只是因為他心中毫無牽挂,所以才敢拿性命相搏。

薛采月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過來,她一醒,顏汐凝便端了葯過來,她想爬起身,背上襲來劇痛讓她一下又趴了下去。

「你別動。」顏汐凝急急地穩住她,斥道:「你身上的傷才剛開始癒合,要是亂動,馬上就又裂開了。」

薛采月聽了她的話,乖乖地趴好,望著顏汐凝虛弱笑道:「姐姐,還好這裡有你在。」

顏汐凝舀出一勺藥遞到嘴邊吹了吹,餵了她喝下,帶著責備的語氣道:「是啊,若不是我在,你恐怕真沒活路了。」

她的話讓薛采月沉默了下來,她落寞地道:「姐姐,那時若不是你擋了上來,他是不是真的會打死我。」

顏汐凝看她難過的樣子,放下碗輕撫著她的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她低聲問道:「采月,你為什麼會混入軍中,你爹知道嗎?」

薛采月搖搖頭,苦笑道:「我又要讓爹爹失望了。」她看著顏汐凝,不安地問道:「姐姐是不是也要趕我走?」

顏汐凝微微一嘆,寬慰她道:「你如今這樣,我又怎麼安心將你送回去呢,你別擔心了,容華已經答應了我,讓你跟著我,不會有人再趕你走了,也不會有人再那樣罰你了。」

薛采月並沒有因為顏汐凝的話高興起來,她低語道:「姐夫也知道了嗎?姐姐,你是不是覺得,我就是一個闖禍精,什麼都做不好,也不討人喜歡,總是做一些讓人厭惡的事情,惹別人煩心。」

顏汐凝心中一疼,痴情的女子,最是苦悲,她將手中的碗放下,看著薛采月認真道:「采月,人首先要自愛,才會有人來愛你,若你自己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毫無優點可言,又怎麼能勉強別人喜歡你呢。」她握住她的手,嘆聲道:「老實說,你私自混入軍中,我確實是不贊成的,雖然是為了自己所愛之人,可這真的太危險了,若不是杜威發現你,而是軍中另外一個別有用心的士兵發現你是女子,你知道自己會經歷些什麼嗎?那比你這次的杖刑可怕千萬倍。」

薛采月一怔,她輕咬著唇,低聲道:「可是姐姐,你曾經和我說過,你隨姐夫一起去西秦的戰場,歷經生死後,你們倆便誰也離不開誰了,我原以為,我和他也可以這樣的,若我拿命跟著他,他是不是就能發現我的好,就會多看我一眼。」

顏汐凝沒想到她竟然是這樣的想法,她苦笑道:「采月,我跟容華,和你們的情況不一樣,我們心中一直有彼此,可是杜威心裡有你嗎?你自己都沒有信心吧,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若他不喜歡你,你就算做再多,也只是討他冷眼罷了,若他心裡有你,你就算不刻意做什麼,他也總能發現你的好的1

薛采月聽了她的話,心中思緒萬千,她咬著唇,好似下了巨大的決心般:「姐姐,這次戰事結束回長安以後,若他對我,對我還是這樣的態度,我答應姐姐,以後絕不再纏著他了!可是這一路,我還想再試試,不然我不會甘心的。」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嘆息道:「你放心,我不會阻止你的,不過你要答應我,在軍中一定要聽我的話,否則你再犯了什麼事,就算是我,恐怕也保不了你了。」

薛采月點點頭,承諾道:「我不會胡作非為的讓姐姐為難的。」

顏汐凝點點頭,端起葯碗道:「先喝葯吧,喝完葯,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顏汐凝一口一口喂薛采月喝葯,想到昨晚和杜威的談話,她心中微微一嘆,當痴情遇上無情,到底是痴情先打動無情,抑或是無情將痴情傷得體無完膚,誰又能說得清楚呢,一切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