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五章 戰情分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戰情分析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二年九月初,謝容華率領的三萬精兵渡過黃河以後,在龍門以東的傲龍堡紮營。

傲龍堡是一座建造在叢山中的古老城堡,北靠汾河,既便於防守,又不會被斷絕水源,是一座十分愜意的駐軍營地。謝容華令大軍在軍營前挖下了五道深壕,使得敵人無論步兵還是騎兵都無法輕易迫近。

帥營內燈火通明,謝容華展開地圖,對在座的所有將領高聲道:」晉陽失守以後,詹子濯便把都城遷到了晉陽,他派了大將胥揚率軍南下,如今靈縣以北的土地,大都被梁軍攻下,如今胥揚搶佔了雀鼠谷南端入口東邊的澮州作為根據地,呂茂的夏縣在河東東面的中部、梁軍另一大將公伯甘駐守的蒲州在南端。「

各位將領隨著他的指指點點認真看了地圖,眉頭都不由得皺了起來,謝容華看了他們的反應,滿意道:「相信在座各位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它們三者沿著中條山脈西麓在晉南平原的東界拉出了一條長線,而三個地方背山而立,面對著南部平原,易守難攻。如果這三個點能有效地聯繫起來,它就是一條活的一字長蛇陣。」

「元帥,活的一字長蛇陣可不好對付啊,擊首尾應,擊尾首應,打中間兩頭包抄,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大大的不利。」韓升急聲道。

謝容華笑了笑,淡然道:「韓將軍莫急,本帥還沒有說完,別忘了本帥說的如果,它如今可還不是一字長蛇陣,頂多算是一字死蛇陣。」

「一字死蛇陣?「韓升不解道,」元帥此話何解?「

謝容華微笑道:「我們先看蛇頭胥揚,據溫將軍的查探,他的隊伍在兩萬人左右,以騎兵為主,野戰能力不俗,但各位別忘了,絳州還是我們的地盤,絳州正貼在澮州西南下線,不僅嵌住了雀鼠谷一半的口子,也擋住了其向西面展開進逼黃河各渡口的能力,絳州再南一點就接到了平原中部的峨嵋台地,從而出現一個天然屏障,所以要繞過絳州就還得繞台地,對他的行動速度會造成大大的影響。」

眾將領點點頭,他接著道:「至於蛇身呂茂和蛇尾公伯甘,問題就更多了。」

他指著夏縣,沉聲道:「呂茂是召見當地人民起義反叛的,這樣的軍隊人數不會多,而且以本地人為主,沒有受過什麼正統訓練,他們對當地地勢熟悉,若我們強攻,不一定能討得到什麼好處,但他們有一個最大的缺點,那便是大多都是拖家帶口之人,要說服他們離開家鄉,並不容易,而若他們真的離開,也定會帶著家人一起,這樣的行軍速度可想而知,對我們根本造不成什麼威脅。「

「接著是蛇尾公伯甘,公伯甘固守蒲州,溫將軍已率軍與他交戰許久,裡面的糧草早已缺失,自保尚且困難,談何救援別人。」他一口氣說完,所有的將領都靜靜的看著他,杜威先開口道:「元帥的意思是,這條蛇除了蛇頭能動,蛇身和蛇尾都是僵死的。」

「不錯。」謝容華讚賞地看了他一眼:「所以,我們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他的手指到絳州的位置,沉聲道:「守住這個地方,不要讓這條蛇活起來。」

他看著韓升,命令道:「韓升,你帶著一千精兵,連夜出發,支援絳州。」

「是。」韓升領命,雲亦凡感嘆道:「難怪元帥帶我等駐紮在此地,而非與溫將軍匯合,我們在此,絳州西部後方就穩定了,加上南連晉南平原中部的峨嵋台地屏障,胥揚往西的道路已被完全堵死,這蛇頭如今算是本困在這裡了。」

謝容華笑了笑,對眾人道:「今日大家都累了,各位先下去休息吧,往後的日子,我們可不輕鬆埃「

眾人領命退下,杜威卻遲遲不動身,謝容華看向他,笑道:「杜將軍還有事問本帥?」

杜威冷著臉,躊躇了許久終於開口問道:「元帥,那個薛,她還在軍中嗎?」

謝容華瞭然的笑笑,道:「她和汐凝住一起,我們一路急行軍,她身上的傷剛有起色又裂開了,本帥也實在抽不出人手護送她回去,就乾脆留她下來了。」

杜威緊抿著唇,一雙手握得死緊卻一言不發,謝容華看他這樣子,搖頭嘆道:「你若心懷愧疚,可以去看看她。」

杜威搖搖頭,看著他問道:「殿下,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他叫殿下而非元帥,問的自然不會是軍事,謝容華點頭應了,他緩緩開口道:「戰場上處處危機四伏,殿下將顏姑娘帶在身邊,就不怕她有所閃失嗎?」

謝容華沒想到他問的會是這個,他看了他一眼,自信地笑道:「我既然敢帶著她,自然是相信自己有能力保護她,我也相信,這世上不會有哪個地方,會比讓她呆在我的身邊更安全。」

看著眼前男人睥睨天下的氣勢,他一下子愣住,思索了片刻,他笑了起來,道:「我明白了,我不該問殿下這個問題的,屬下先告退了。」

在他退出營帳的前一刻,謝容華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杜將軍,你如今所經歷的迷惘與仿徨,本王曾經都經歷過,希望你能早日理清自己的心緒,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謝殿下提點。」杜威點點頭,快步退出了帥營。

翌日一早,謝容華親率二十幾名輕騎,前往澮州一帶偵察敵軍的動靜。他們在山林和原野中賓士了一天一夜,來到澮州城西面的原野。謝容華令眾騎兵分散隱蔽,三人一組,仔細觀察各個方向敵軍的情況,用墨粉筆在紙上簡要勾畫出附近的地形,同時,三人之間輪換著休息。吩咐完畢,他和杜威登上一座小山丘,極目遠眺,隱隱可見遠處旌旗獵獵,那是胥揚的軍隊。

阿隼突然俯衝而來,發出嗷嗷地叫聲,謝容華與杜威對望一眼,默契地躲入了一旁的灌木叢中。

來的是一隊巡邏的梁軍,大約十來個人,他們騎著馬,離他們越來越近,謝容華看著他們,眼中精光迸發,他看向杜威,輕聲道:」杜威,我們送胥揚一個見面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