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七章 醋意大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醋意大發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進了大帳,看到謝容華好端端地坐在大椅之上,一顆心剛鬆一口氣,卻看到地上重傷的二人,心一下又緊張了起來,不等謝容華開口,她便快步上前為他們查看,皺眉道:」亦凡哥,杜威,你們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雲亦凡苦笑道:「說來慚愧,我們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讓耿青給跑了,真是丟人。」

杜威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心中卻憤憤不平,那個耿青,還真夠厲害的,下一次,他定要和他再好好戰一常

杜威的傷沒有雲亦凡的重,顏汐凝讓跟自己一起過來的軍醫為杜威包紮,她自己則麻利地從藥箱中取出兩塊木板,為雲亦凡骨折的手臂正骨:「你這些日子要小心些,好好養傷,注意手臂不要去碰重物。」顏汐凝一邊動作一遍叮囑道。

「嘶1她突然一個大力,雲亦凡吸了口氣,望著她小心翼翼地道:「汐凝,我的手以後不會廢了吧。」

顏汐凝一邊為他上藥一邊笑道:「你這人怎麼老擔心自己會殘廢呢,在福安村時也這樣,如今也這樣,你哪有那麼脆弱,放心,很快你就能好起來了。」

雲亦凡也跟著笑了起來:「還好,次次都有你在。」

「咳1謝容華輕咳一聲,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們身邊,他的臉色不太好看地問道:「傷處理好了嗎?」

「好了,多謝元帥關心。」雲亦凡說著站起身,顏汐凝伸手想去扶他,被謝容華不動聲色的攔開,他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滿:「他傷的是手又不是腳,你扶他做什麼?」

雲亦凡一怔,不知道自己哪裡惹了他不高興了,想了想,大概是因為這次伏擊沒能達到他的要求,他語帶歉意道:「元帥,這次埋伏沒能抓到耿青,是我等無能了。」

「這也不能怪你們,那耿青確實有些本身。」他看了雲亦凡和杜威一眼,淡淡道:「你們兩個都受了傷,先下去好好養傷吧,軍中的事務先擱下,傷養好了再說。」

「是,屬下告退1雲亦凡和杜威退下了,其餘士兵見顏汐凝在這裡,紛紛識趣地退下。

等人走光了,顏汐凝看謝容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一把抱住他,笑道:「誰惹我們元帥不高興了?」

謝容華低頭輕輕咬了她臉頰一口,哼聲道:「除了你,誰還能惹我不高興。」

顏汐凝臉往後躲,詫異道:「我都好多天沒見過你了,怎麼就惹你不高興了?」

謝容華的手勾著她的頭髮,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醋意:「進來以後一直關心別人就算了,還當著我的面勾引其他男人。」

顏汐凝沒想到他竟然會吃這種飛醋,嬌嗔道:「亦凡哥是我哥哥,我自然會關心他,人家有老婆和孩子的,你別胡說。」

「意思是沒老婆孩子你就要和他一起了1謝容華聽了她的話,臉色更黑了幾分,他死死地抱緊她,壓抑著怒氣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和他定過親。」

顏汐凝哭笑不得,不知道他從哪兒知道的這件事,她抬頭看他,揚眉反駁道:「都多少年前的陳年舊事了你還拿出來說,那照你這樣算舊賬,你和高月不也定過親嗎?」

她的話音落下,謝容華突然沉默了下來,她一下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那個女子,已經走了很多年了,若不是她,她和謝容華也不會有緣分,高月在他心裡,始終是有一定的分量的吧,她突然就想到了刑場之上那個女子決絕的吻,那麼多年過去了,她竟然還能記得這麼清楚,雖然知道不該,她卻不得不承認,她心底里對高月是有幾分嫉妒的,她能正大光明地和他站在一起,得到世人的祝福,而她,卻要披荊斬棘,守著那不知明暗的未來。

「汐凝。「謝容華抱著她,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耳側:」我承認,那個時候,高月在我心中,是最完美的妻子,我也相信,我與她之間會有美好的將來,只是,世事無常,我和她終究是錯過了,我虧欠高家很多,有朝一日,待天下安定,我會為高家正名,我希望你那時不要多想,我對高月有敬重,有感激,卻獨獨沒有愛,我的愛這輩子都只會給一個人。「

他堅定的話語讓顏汐凝心裡起的漣漪很快散盡,她捧著他的頭,認真地看著他的眉目,微微笑道:「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你放心,我不會多想的。」

謝容華正想說什麼,帳外有士兵高聲道:「報告元帥,韓將軍求見。」

謝容華低嘆一聲,苦笑道:「我又要忙了。」

「那我先回帳了,你要照顧好自己。」顏汐凝放開他就要離開,卻被他一把抓祝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謝容華捉狹地笑道,顏汐凝望著他,臉上一紅,她快速地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輕啄了一下,飛快地跑出了營帳,謝容華摸著她方才輕吻過的臉,微微揚起了笑容,他對帳外高聲道:「韓升,進來吧。」

韓升一直等在營外,見到顏汐凝從營帳出來,對她微笑致意,聽到謝容華的傳喚,便快步入了帳中。

顏汐凝一回到自己的營帳,薛采月便迎了上來,她不安道:「姐姐,你去了那麼久,不是姐夫出事了吧。」

「不是,亦凡哥和杜威受了傷,我去處理了一下。」顏汐凝寬慰她道。

「杜威?他傷得重不重?」薛采月聽說杜威受傷了,緊張道。

「他還好,亦凡哥的傷比較重。」顏汐凝答道,見她依舊一臉的不安,不由道:「你若不放心,可以去看看他。」

薛采月動了動腳步,最終卻停了下來,她苦笑道:「算了,他看到我,說不定會生氣,傷好得更慢,姐姐既然都說他沒事了,那我還擔心什麼呢。」

顏汐凝看她患得患失的樣子,低嘆一聲,道:「采月,你願不願和我一起到軍醫營那邊幫忙?」她不想她日日留在帳中胡思亂想。

「我,我可以嗎?我醫術不好,萬一有什麼差池……」薛采月的臉上都是不自信。

「你爹是太醫院院正,你怎麼也算有點底子,軍中的人受的大多是外衫,主要是要為他們止血處理傷口包紮,我相信你能做好的,而且我在你身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會教你的,采月,你對自己不要那麼沒有信心。」顏汐凝勸道。

「那好,我去,姐姐,我一定會認真學的,我不想讓人看不起。」薛采月握緊手心,一臉堅定地說道。

「好,明日開始你便和我一起過去吧。」顏汐凝點點頭,展顏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