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八章 安邑奇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安邑奇襲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初冬的夜色帶著濃濃的寒意,一隊裝備精良的軍隊快速地走在山地中,領頭的將領身披甲胄,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地觀察著四下的動靜,濃密的鬍鬚在他的呼吸間一抬一落,他手中握著一柄狼牙槊,一身凝重森冷的氣息讓人有些不敢直視。

「耿兄,何必如此緊張,這一帶可是我們自家的地盤,上一次你不過是太大意了才著了魏軍的道,這次我們可是秘密出行,你看,再過不遠我們就出了峨嵋台地的山線,後面的路一馬平川,那裡可沒有給魏軍埋伏的地方,這裡離夏縣那麼近,他們就算要埋伏,也不會選擇這裡的。」耿青一旁的程友明上前拍他的肩,示意他放鬆。

耿青望了他一眼,眼中對他是毫不掩飾地輕蔑:「程兄,你領兵的次數不如我,很多時候,小心點總是好的,我們和秦王耗了那麼久,一直不痛不癢的,若放鬆警惕,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著了他的道了。」他和程友明同為胥揚的心腹,二人卻沒有表面上看著那麼融洽,原因很簡單,耿青看不上程友明,他覺得自己是憑實力走到現在的,而程友明不過是因為那張嘴會說,真論起實力來,他不過是個花架子,可偏偏胥揚這次派他和程友明一道援助河東城,他如此緊張,一是因為之前被魏軍的襲擊,另一個原因,就是提防著程友明,這個人曾經搶過他的功勞,這一點他可記得很清楚。

程友明嗤笑一聲,道:「那我們就賭一把,看你口中的秦王今晚會不會出現,他又沒有飛天遁地的能耐,我們馬上就要到安邑了,傲龍堡和安邑之間隔著峨嵋台地的主峰稷山,難不成他還能飛過來。」他說完,駕著馬加快速度,領兵往前而去。

又走了很長一段路,靜瑟的夜中除了他們行軍的聲音,再無其他,眼前的道路漸漸開闊起來,耿青看周圍的士兵都一臉愜意,自己不由地也放鬆下來,也許,他真的是太過小心謹慎了,就像程友明說的,這裡是他們自己的地盤,難道謝容華還敢孤軍深入不成。

他才剛放鬆了片刻,夜空中突然萬箭襲來,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前方的隊伍兵荒馬亂地高聲道:「有埋伏,中埋伏了。」

因為突襲軍隊亂了套,慌亂的往前沖,可開闊的地中不知什麼時候被挖了深坑,數百匹戰馬前仆後繼地栽倒在凹地中,將馬背上的將士摔下來,戰鼓聲響起,一隊黑衣黑甲的將士不知從哪裡突然出現,沖入軍中與他們廝殺起來,程友明在耿青的前面,耿青看不到他的情況,只得高呼一聲,奮力廝殺,將困住他的士兵一一擊飛,正欲高聲引軍反擊,一支利箭飛速射了過來,穿透他的鎧甲,刺入他的肩胛間。

他悶哼一聲,一把拔出羽箭,望向不遠處的人。

那人長相俊美,坐在赤紅色的高頭大馬上,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他,梁軍的士兵被他周圍的人一一圍住,苦苦掙扎,他幾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男人,高聲呼道:「秦王。」他沒想到,這次伏擊,謝容華會親自來。

耿青掙開困住他的士兵,突圍而出,謝容華見狀緊緊追了過來,他身下的馬跑得極快,很快便與他並駕齊驅,他帶著笑意的話語順著夜風傳入他的耳中:「耿將軍,你猜,你今夜還能不能全身而退?」

耿青聽了他的話臉色鐵青,心中大怒,一個返身便使槊向他擊去,謝容華仰倒在馬背上,用劍擋住他的攻擊,他的馭馬之術極好,與身下的馬兒又極有默契,哪怕放開馬韁,熾焰也不會將他甩出去。

虎口傳來的力道讓謝容華心中一驚,看著他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欣賞,他從耿青的槊下穿過,快速回身與他激鬥起來。

二人勢均力敵,謝容華沒想到他受了自己一箭還能有這樣的能耐,耿青氣喘吁吁,沒想到這個秦王竟然會這樣難纏,二人戰了許久,都有些力不從心了,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必須要近他身才行,謝容華凝神望著耿青,突然飛身上前,耿青見狀,毫不客氣地揮槊而擊,謝容華不躲不避,徒手握著槊尖調轉方向,槊尖刺入掌心的聲音傳來,鮮血順著他的手掌而下,於此同時,他已將槊柄調轉到耿青身前,格擋住他的動作,一劍擊到了他的手腕上,腕間劇痛襲來,耿青不由放開了手中的武器。

謝容華奪下他的武器,落在地上,控制不住地後退了一步。

「元帥0陳大離他們最近,見狀快步帶兵圍了過來,將耿青團團圍祝

耿青沒想到他會用這樣不要命的打法,震驚地看著他握著槊尖的手,那裡還在滴著血,他卻彷彿感覺不到痛意,望著他雲淡風輕笑道:」耿將軍,本帥贏了。「

謝容華確實贏了,他的人馬已經全軍覆沒,逃的逃,散的散,剩下大部分人的兵器也都被魏軍收繳了,困在一起毫無還手之力,就連程友明,也被韓升以劍架住了脖子,無力反抗,他的眼神灰白,對遭遇的一切似乎還有些措手不及。

陳大在他怔愣的當口將他一把拉下馬背,圍著的士兵一起上前,將他制伏下來,陳大對耿青高聲笑道:「耿青,上次我們讓你跑了,這次我們元帥親自出手,你見識到我們的厲害了吧。」

耿青冷哼一聲,別過了頭,陳大也懶得和他多說,讓士兵將他綁了押到一旁。

謝容華將狼牙槊交給一個士兵,那士兵看到謝容華手上的傷,擔心道:「元帥,你的手。」

「本帥沒事。「他說著,取過繃帶快速地將手纏住,高聲對待命的人馬命令道:「此地不宜久留,韓升,你帶三百人在此地斷後,其餘人押了戰俘,隨本帥回營。」

「是,元帥。「魏軍整齊劃一地答道,很快動作起來,押著戰俘快速趕回傲龍堡的軍營,耿青被作為最重要的戰俘嚴加看管,他順著謝容華來時的路回去,才發現這山間竟然隱藏著一條不為人知的小道,難怪謝容華能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謝容華騎著馬就在他旁邊,看他驚疑不定的神情,笑著解釋道:「三年前,本王打獵可常常跑到這一帶,這條隱蔽的道路,還是阿隼找到的呢。」

耿青冷哼一聲,沒有搭理他的打算,謝容華淡淡一笑,也不再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