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九十九章 收伏耿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收伏耿青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帶軍急行了一日一夜回到傲龍堡,留守的士兵看到他們押回來的俘虜,全軍都沸騰了,養傷的杜威和雲亦凡看到耿青,驚喜道:「元帥,你捉到他了?」

謝容華隨著他們的目光看到了身後被士兵押著的耿青和程友明,他點點頭,對那幾個士兵吩咐道:「將耿將軍押到本帥的營帳中,本帥有事要親自問問他,另外,好好看管招待程將軍,別讓人跑了。」

「是。」士兵答應著去了,謝容華對杜威和雲亦凡笑道:「你們二位覺得耿青這人如何?」

「實力超群,算是我從軍以來遇到最強勁的對手了。」雲亦凡答道,杜威亦點點頭。

謝容華微笑道:」這樣的人,若能為我所用,那驍嵬軍的實力定能大漲。「

「可是屬下聽說他對胥揚忠心耿耿,要讓他背叛胥揚,恐非易事。」杜威皺眉道。

「總會有辦法的。」謝容華自信地笑道,胥揚並沒有將耿青用到最合適他的地方,由此可見,他們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堅不可摧。

謝容華告別了雲亦凡和杜威,往自己的帥營而去,正欲進帳,便聽到顏汐凝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容華。」

謝容華回頭,看跑得滿頭大汗的顏汐凝,他寵溺地抬手為她擦汗,微笑道:「跑得這麼急做什麼?」

顏汐凝抓起他受傷的手,仔細檢查,急聲道:「回來的士兵說你受傷了,你受傷了為什麼不去找我。」

顏汐凝見那雪白的繃帶上滲著暗沉的血漬,只是胡亂地包紮了一下而已,急怒道:「你這傷口根本就沒有處理好。」

謝容華看她眼中的慌亂,急忙柔聲安撫她道:「我的傷並不重,沒事的,原本我想事情處理完了就去找你。」

「哪裡不重了?要你的手廢掉才算重嗎?」顏汐凝怒瞪著他,拉著他進了帳,冷聲道:「還說自己久經沙場,很有分寸,結果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你要是有什麼事,那我怎麼辦?」

顏汐凝拉著他就往謝容華休息的床榻而去,她一路走得急,也沒注意到這帳中角落裡被五花大綁扔在角落裡的耿青,耿青瞪大眼睛看著謝容華被一個女人拉著進來,眼中儘是不可置信,實在沒想到謝容華軍中竟然會有女人。

「汐凝……」謝容華想提醒她這帳中還有其他人在,他才剛開口,卻被顏汐凝怒視著打斷:「你給我閉嘴,有天大的事也先把傷口處理好了再說。」

她小心翼翼地將他手上纏著的繃帶鬆開,繃帶扯著皮肉,撕裂傷口,血一下又流了下來,顏汐凝仔細檢查那傷口,皮肉外翻,似是被什麼利物所刺,連掌心的骨頭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傷口裡隱隱還有細碎的鐵屑,她心裡一疼,望著謝容華的眼中帶著盈盈的淚花:「你連葯都不上就胡亂地裹了一下,是仗著自己身體底子好是吧,知不知道這樣很可能會留下病根的,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傷的你……」她一邊說著,一邊取過自己的藥箱,拿出銀針將鐵屑小心翼翼地挑出來,拿絲帕沾了酒液將他的傷口小心地清洗了,才仔細地為他上藥包紮。

謝容華享受著她溫柔的服侍,望著對面那個驚訝地話都說不出的耿青,笑容滿面。

顏汐凝包紮完畢後站起身,滿意地道:」好了,我弄完了,你有什麼事你去處理吧,我晚上再來幫你換藥。「她說著轉身,看到遠處那個直愣愣盯著自己的魁梧男子,嚇得後退一步,一下子落入謝容華的懷抱中,她指著不遠處的耿青,驚道:」你營帳里怎麼有人?「

謝容華收緊手臂,擁著她笑道:「我本來是要進帳與耿將軍私聊的,結果被你打亂了。」他的頭擱在她的肩膀上,望著耿青笑道:「對了,耿將軍就是你說的那個傷了我的混蛋。」

「什麼?」顏汐凝掙扎著要起身,卻被謝容華扣緊,他笑道:「你可不能傷了耿將軍,他可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安靜下來,謝容華放開她,道:「你乖乖在這裡等我,一會兒還要你幫點忙。」

顏汐凝點點頭,安靜地在他身邊坐下,謝容華起身,走到耿青身邊將他身上綁著的繩索解開,笑道:「方才讓耿將軍見笑了,這位是本王的王妃。」他回頭看著顏汐凝向他介紹道。

耿青獲得了自由,站起身後退一步,看看顏汐凝又看看謝容華,冷哼道:「秦王和王妃真是好興緻。」

謝容華對他話語中的冷嘲熱諷也不在意,對顏汐凝招招手,顏汐凝走到他身邊,謝容華看著耿青,對顏汐凝淡淡道:「汐凝,耿將軍也受了傷,你幫他也處理一下。」

顏汐凝怔愣片刻,答道:」哦0

「你這是做什麼?我才不要你的王妃幫我治傷。」他話音剛落,突然發現周身麻痹,不能動彈,對謝容華怒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謝容華揚起手中的藥瓶,無辜地眨眨眼,笑道:「我可不能讓你傷了我的王妃,就先委屈耿將軍一下了。」

謝容華告訴了顏汐凝耿青的傷處,顏汐凝點點頭,走到耿青身邊,用剪刀剪開他肩胛處的布料,動作嫻熟地為他處理傷口。

謝容華淡笑著對耿青道:「本王的王妃醫術高明,有她幫將軍,將軍的傷很快就會好的。」

耿青冷哼一聲,一言不發,謝容華也沒有生氣,繼續道:「這幾次交手,本王對耿將軍十分欣賞,若耿將軍願意追隨本王,本王保證,以後一定讓耿將軍榮華加身,名揚四海。「

」我若不答應你呢,秦王打算如何處置我。「耿青冷漠道。

「耿將軍不必回絕得這麼快,本王可以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清楚。」謝容華淡笑道。

「弄好了。」顏汐凝將耿青的傷口處理好,回到謝容華身邊,謝容華掏出帕子為她擦手,柔聲道:「辛苦你了。」

顏汐凝搖搖頭,看了沉默的耿青一眼,低聲道:「他身上的傷是你弄的吧。」

「當然,不然你以為是誰?」謝容華挑眉道。

「這樣就好,你們也算公平,我也不用因為給他療傷心裡憋得難受了。」顏汐凝低笑道。

耿青看他們二人在自己面前旁若無人的親昵,心中氣憤難當,可如今他動彈不得,也只能自己生悶氣,不過謝容華說他的王妃醫術高明倒是真的,他的箭傷比起之前確實緩解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