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章 收伏耿青(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 收伏耿青(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說給耿青三日時間考慮,果然給足了他三日時間,這三日耿青在軍營受到了很好的照顧,傷也全好了,他沒有和別的戰俘關在一起,而是專門為他準備了一個營帳,除了怕他跑了,顏汐凝專門研製了軟經散讓他服下,其餘的他並沒有受到限制,甚至他可以出營去看看魏軍的練兵情況,這樣的優待,似乎真的把他當自己人了一般,魏軍軍紀嚴明,訓練有素,他心中漸漸有些明了這次征戰,胥揚怕是確實無法討到半點好處了。

三日時間過後,耿青再次被請入了謝容華的大帳中,帳內除了他,程友仁也在,還有幾個和他一起被俘虜的梁軍將領,謝容華坐在居中的大椅上,他身邊站著的,是魏軍的高級將領,這些人或多或少他都交過手,個個能力不俗。

「今日請諸位前來,想必諸位都知道本帥想問你們什麼,本帥也就不再重複了,今日只想聽聽你們的意願。」謝容華高聲笑道。

梁軍將領聽了他的話,不由將目光看向耿青,耿青望著他們猶豫不決的臉,冷聲道:「望著我做什麼?我說了,我是絕對不會背叛元帥的。」

張玄策聽了他的話,搖頭嘆道:「耿將軍,我們元帥讓王妃親自幫你治傷,這幾日也都把你當自己人看待,你竟一點也不感激嗎?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元帥乃當世英主,你跟著他,日後必定大放異彩,難道不比你跟著胥揚偏安一隅好,何況,這場戰役最後得勝的,一定是我們魏國,等到我們大破梁軍之時,你再想受到這等禮遇,可就難嘍。」

程友仁和其餘梁軍將領聽了張玄策的話,看著耿青的目光中不由多了幾分異色。

「我呸,戰還沒結束你們就知道贏的是你們了?雖然是讓你們贏了幾次,可你們別忘了,我軍同樣也俘虜了你們的人,永安王可還在夏縣的牢里關著呢。」耿青神色傲然道,「有種你們就殺了我,要我歸順你們,為秦王效命,絕無可能。」

程友仁小聲提醒著他:「耿兄,你這樣說,當真想惹怒秦王不成?」

耿青看了他一眼,哼聲道:「我可不像你,貪生怕死的鼠輩。」

他的話讓程友仁臉上青一片紫一片,突然有掌聲響起來,眾人看過去,見謝容華拍掌站起來,對耿青笑道:「耿將軍說得好,你對胥揚如此忠心耿耿,本帥更加欣賞你了。」

耿青冷哼一聲,高聲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如此人才,本帥可不捨得你死。」謝容華走到他身前,淡笑著道:「本帥最欣賞忠肝義膽,義薄雲天之輩,不如這樣,本帥給你一次機會,放你回梁軍可好?」

「元帥,不可。」聽了謝容華的話,魏軍一方除了張玄策,皆面色大變,陳大嚷嚷著道:「元帥,我們好不容易才捉住他,就這樣放他回去,豈不是放虎歸山?」

「誰說放虎歸山後這虎就一定不能再捉回來了呢?」謝容華淡笑著,望著耿青輕聲問道:「耿將軍,想不想回去?」

耿青盯著他的眼睛,裡面的神色捉摸不定,他根本想不明白他想做什麼,他驚疑不定地問道:「你沒有說笑?」

「戰事緊急,本帥可沒時間給將軍說笑。」謝容華笑著,取出一個瓷瓶,遞給他道:「這是汐凝研製的軟經散的解藥,你喝了它,很快內力就會恢復,本帥放你離開傲龍堡。」

耿青盯著那個瓷瓶,久久不接過,謝容華笑道:「耿將軍怕有毒?」

耿青梗著脖子道:「我怕什麼有毒,你要殺我,現在隨時可以動手,何必拐彎抹角用毒。」他說著,接過瓷瓶一口喝了葯,對謝容華高聲道:「放我回去,你可不要後悔。」他說著,轉身快步離開大帳。

謝容華笑了笑,看向程友仁道:「程將軍呢?可願歸降我們?」

程友仁的眼睛滴溜溜地轉,胥揚對他信任有加,他當然不會背叛胥揚,秦王不是說他最欣賞這樣的人嗎?他既然能放耿青走,那自然也可以放他走了,他高聲道:「元帥對我有知遇之恩,我絕對不會背叛他分毫的。」

「是嗎?將軍氣節可嘉,但既然不能為我所用,那本帥也留不得你了。」他眼神一個示意,便有士兵上前來押住程友仁,謝容華沉聲命令道:「軍法處置,將程將軍的頭送還給胥揚,就說是本帥送他的禮物。」

「是。」士兵應了,押著人就要離開,程友仁掙扎著高聲道:「謝容華,你,耿青同樣不降,你憑什麼放了他卻要殺我。」

「憑本帥高興。」謝容華淡笑著,突然厲聲道:「拖下去。」

程友仁高聲咒罵的聲音隨著士兵的拖拽越來越遠,謝容華看著剩下那幾個將領,低聲問道:「你們呢?願意歸順嗎?」

幾位將領想到方才的情形,就算不想的,如今也假意道:「我等願意追隨元帥。」

「好,那諸位先下去休息吧。」謝容華輕笑道,等他們都走了,帳中只剩下自己的人時,謝容華才認真對他們吩咐道:「這幾日看守俘虜和方才那幾位將領都不必過於嚴格,可以假意地讓他們逃掉一些人。」

「元帥,這是為何?」今日的情況,讓眾人摸不著頭腦。

謝容華看向張玄策,低笑道:「張先生,你來為他們解惑吧。」

張玄策笑著領命,淡淡道:「元帥欣賞耿將軍的才能,希望他能為我軍效命,但胥揚對他有知遇之恩,他絕不會輕而易舉地背叛胥揚,所以,我們只好使點手段了。」

杜威想了想,低聲道:「元帥是要離間胥揚和耿青之間的關係?」

謝容華點點頭,答道:「據斥候傳來的消息,比起耿青,胥揚更信任的人是程友仁,這些日子我們一直拿耿青當自己人對待,對其他梁軍俘虜卻嚴加看守,同樣是不降,本帥放了耿青卻殺了程友仁,傳到胥揚的耳里,你們覺得他會怎麼想呢?」

「他一定會認為耿青已經歸降我們了,我們不過是做了一場戲,讓耿青回到梁軍,可以做我們的內線,為我們裡應外合,畢竟耿青能力不俗,放他回去,梁軍實力大增,沒有哪個軍隊會這麼傻,除非放回來的那個人有問題。」雲亦凡點頭道。

「可若胥揚忌憚耿青了,耿青依舊不願意離開梁軍呢?」韓升疑惑道。

「他會的。」謝容華胸有成竹道,「有能之人,在亂世之中,誰不想建功立業,大有所為呢?若他不會,那這樣的人也就空有一身力氣的匹夫,本帥要來也沒什麼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