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一章 收伏耿青(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收伏耿青(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就像謝容華計劃的那樣,耿青回去后不久,便有幾個俘虜逃回去了,他們將在魏軍中發生的事一一告訴了胥揚,胥揚看耿青的眼神也就多了幾分審視,也不再交重要的任務給他,耿青終日碌碌無為,只覺得心中的悶氣越來越甚。

奉天三年一月初,魏梁兩軍交戰曠日持久,雙方都疲憊不堪,張玄策說服了呂茂歸降,消息傳到耿青耳中,耿青先斬後奏殺了呂茂,胥揚知道后,對耿青的自作主張大怒,這件事也成了二人反目的導火索。

一月中旬,耿青一氣之下,帶著自己的人馬前來投奔魏軍,謝容華敞開大門歡迎了他的歸降,並讓他做了自己的親衛。

奉天三年一月中旬,河東城遲遲等不到援軍,終於被溫寧帶領的軍隊攻破,謝雲大喜,親臨河東城,並派人將謝容華及軍中重要將領叫到河東城商量下一步行動計劃。

深夜,耿青正睡得酣暢,突然營外響起一陣喧嘩,他警覺地睜開眼睛,剛拿起枕邊放著的武器,已有大批人衝進了他的營帳,將他圍了起來。

耿青看著為首的韓升,怒道:「韓將軍半夜不睡覺,帶著這麼多人闖進我的軍帳,意欲何為?」

韓升冷冷地看著他,咬牙道:「耿青,我們元帥欣賞你信任你,沒想到你竟然詐降,若不是我將你帶進軍的人看守得緊,今日我軍的糧草就被你們燒毀了。」

耿青聽了他的話,大怒道:「你胡說什麼,我是誠心來歸降的,哪裡詐降了?「

「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來人啊,將他捆了,領他去看看他的同夥。」韓升厲聲道,他身邊的將士很快上前,將耿青五花大綁起來。

耿青任由他們綁著,對韓升高聲道:「我要見元帥,讓我和元帥說清楚。」

韓升冷冷道:「你不就是看著元帥帶著軍中重要將領去了河東見駕,才想在暗中焚毀我軍糧草嗎?如今還好意思提起元帥,將他帶走,押入戰俘營中。「

士兵推攘著耿青入了戰俘營,看到和自己一道歸降的副將畢然等人,高聲道:「畢然,你真的去燒糧草了?」

畢然眼神一閃,高聲道:「耿將軍,我們的人在放火的時候被魏軍的人發現了,如今事情敗露,你也不必和他們做戲了。」

韓升冷笑道:「看吧,你自己的人早就把你供出來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耿青望著畢然,臉色鐵青地怒道:「畢然,我平日待你不薄,你作何污衊我,是胥揚讓你這樣做的,對不對?」

畢然低著頭不說話,耿青怒極,欲衝過去殺他而後快,被韓升攔住,喝道:「耿青,你如今想殺人滅口嗎?」

「我呸,這廝陷害我,我耿青敢做敢當,這事不是我策劃的,更不是我做的,你們要信就信,不信殺了我便是。「耿青怒道。

「你以為我不敢嗎?」韓升聽了他的話也怒了,這個耿青仗著秦王對他好,歸降之後,他這個新人從來不把他們這些舊人放在眼裡,還真以為自己有多重要了。他想到舊賬,怒極攻心命令道:「來人,耿青意圖毀我軍糧草,罪責當誅,今日就將他就地正法。」

「是。」他身後的士兵答了,正要行動,一個女聲高聲阻止道:「慢著。」

顏汐凝急急地走進營中,攔在耿青身前,望著韓升道:「韓將軍,你這是做什麼?耿青是元帥的親衛,他犯了什麼錯?你竟然要殺他?「

她半夜被營外的動靜吵醒,出來看了,才知道韓升半夜將耿青抓了起來,如今謝容華帶著眾將領離開了軍營,營中只留了韓升留守,她怕出事,便趕了過來。

韓升看了顏汐凝一眼,皺眉道:「顏姑娘,此事與你無關,請你不要插手,元帥離開時將守軍的職責交給本將,如今抓到了營中意圖不軌的姦細,本將自然有權處置。」

「姦細?」顏汐凝詫異地看著耿青,耿青梗著脖子道:「我不是姦細0

顏汐凝看他不像說謊的樣子,對韓升道:「韓將軍,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他的人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地打算燒毀我軍的糧草,被我抓了個正著,他們根本就是詐降而來,意圖不軌,不然你問問跟著他來的人,他們都承認了。」韓升怒道。

顏汐凝看了畢然那群人一眼,又看向耿青,他牙齒咬得緊緊得,手被反綁在身後,臉上儘是屈辱與不甘,顏汐凝沒有問畢然,而是看著他認真問道:「耿青,你是誠心歸降我們的嗎?」

耿青望著她,冷哼道:「原以為能在你們魏軍中大展身手,如今看來,我真是走錯了路。」

顏汐凝沉默了片刻,望著他沉聲道:「我相信你0

耿青一愣,詫異地看著她,沒想到這個王妃竟然會就這樣相信他,他一時有些動容,還沒開口,韓升已經急道:「顏姑娘,如今證據確鑿,你怎麼能聽信他的一面之詞。」

「韓將軍,耿將軍是鐵錚錚的漢子,我相信他不屑於做這樣的事,何況,若真是他做的,以他的能耐,如今怎麼會毫無反抗地就這樣被你抓了過來,事情敗露,他不是該奮力廝殺以求生天嗎?」顏汐凝鎮定地反問道。

「這……」韓升被她問地無法回答,他冷哼一聲,道:「說不定他就是想迷惑我們,將罪責全都推到跟著他歸降的人身上,以再次尋求機會呢。」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今日,我不能讓你就這樣殺了他,元帥說過,他是英才,若是因為你的判斷失誤讓我們白白失去一個英才,那就得不償失了,這樣,我們把他單獨關押起來,等元帥回來以後再做決斷,如此可好?「顏汐凝沉靜地答道。

周圍的士兵安靜地等著韓升的答案,就怕他還是要殺耿青,這樣他們就不好辦了,元帥走的時候將軍營交給韓升要他全權處理沒錯,可他們都清楚顏汐凝是元帥心尖上的人,她的話,他們也是不敢忤逆的。

韓升沉默思考了良久,終於妥協道:「那就依顏姑娘所言,先將他單獨關押起來吧。」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鬆了一口氣,她回身看向耿青,柔聲道:「耿將軍,這段日子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等元帥回營,若你真是無辜的,那他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的。」

耿青望著她真誠的眼睛,目光微凝,他點點頭,對她道謝道:「今日多謝王妃為我說情。」因為他第一次見到顏汐凝的時候,謝容華就說她是他的王妃,所以他並不像軍中其他人那樣稱她顏姑娘,而是直接叫她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