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二章 收伏耿青(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收伏耿青(四)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三日後,謝容華和一眾將領從河東趕回傲龍堡,剛進軍營,便聽人通報了這件事,他沉吟片刻,對韓升嘆道:「你太緊張了,若不是汐凝阻止了你,恐怕本帥真要錯失一名良將了。」

「來人,將耿青帶來見本帥。」謝容華高聲道,很快便有人將被綁得嚴嚴實實的耿青帶進營帳中,謝容華見此情形,皺眉道:「你們這是做什麼?還不快給他鬆綁1

士兵得令趕快為耿青鬆了綁,耿青冷冷望著謝容華,既不跪拜,也不開口,謝容華倒沒在意,笑道:」本帥不在的這幾日,委屈耿將軍了。「

「將軍二字,耿某擔待不起,元帥若不信任耿某,何必假惺惺地對耿某好。」耿青冷聲道。

「耿青1韓升看他不識抬舉,怒道,謝容華阻止了他,對周圍的人道:「你們都先下去吧,本帥想單獨和耿將軍談。」

「元帥。」韓升急道,謝容華淡淡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謝容華意已決,只好不情不願地退下。

營帳中只剩了謝容華和耿青二人,謝容華回身走到自己的床榻邊,搬了一個木箱子過來,他放到耿青面前,將木箱打開,裡面金光燦燦的全是珠寶,他看著那些珠寶,不在意地道:」我想,將軍肯來歸降於我,應是與我意氣相投,原本想著跟著我大幹一場,卻沒想到我的下屬會猜忌將軍,不過將軍可以放心,我知道將軍是怎麼樣的人,自然不會聽信讒言陷害將軍,若是將軍願意繼續跟隨我自然是好,若是不願,容華也絕不強留,這些財寶,是此次去河東父皇賞賜下來的,我把它送給將軍,就當是我對將軍的彌補,將軍可以帶著它們離開,也算是我們相交一場的情誼。「

耿青看看謝容華,又看看那些沉甸甸的財寶,臉上神色變化莫測,他沒想到,謝容華會這樣以朋友的身份和他說話,就算他最受胥揚信任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這樣對過他,他怔了怔,反問謝容華道:「元帥就這樣信我了?跟著我來的人確實是詐降,元帥就不怕這是計中計?「

「若是計中計,你如今應該順著我的話將財寶收下,繼續在我營中潛伏,而不是問我這樣的問題。「謝容華笑了起來,道:「河東城破,胥揚的心中想必十分著急,才想著聯繫和你一道歸降的人急急地毀我軍糧草,也因此過早地敗露了,事情敗露以後,他想藉機拖你下水,引我或者我的部下殺你,這些並不難看出來,我不會中計的,我既然敢讓你做我的親衛,呆在我的身邊,對你又怎麼會沒有信任。」

耿青聽了他的話,心中大為震動,他突然跪下,對謝容華沉聲道:「得元帥賞識,耿青三生有幸,從今往後,耿青願誓死追隨元帥。」

謝容華大笑著扶他起身,高聲道:「得此良將,該說三生有幸的是我才是。」

他吩咐士兵取了酒來,拍開封泥遞給耿青,自己再拍開一壇,與他相碰道:「按理行軍中不該喝酒,不過今日本帥高興,便為將軍破例一回,我們不醉不歸。」

「好,不醉不歸1耿青大笑道,與謝容華酒罈相碰,豪飲起來。

謝容華笑了笑,亦抱起酒罈大口喝了起來。

二人席地而坐,一邊喝酒一邊聊戰場上的趣事,很快便推心置腹起來。

夜晚,軍營中燈火通明,和胥揚的軍隊絞著了這麼久,如今他們終於佔了上風,軍營中的人個個臉上神采飛揚,晚上也有了聚在一起談笑的心思,雲亦凡擦著手中的劍,對陳大笑道:「這幾日好消息不斷,振奮人心,倒真是讓人心曠神怡埃」

「是啊,我們都高興,不過,韓升恐怕不高興了,他對耿青一直不待見,如今元帥這樣對耿青,他估計心中更鬱結了。」陳大嚷嚷著道。

「若是我,我也會不高興的。」杜威淡淡地道:「我們這些人中,他是最先跟著元帥的,雖然得元帥信任,可卻沒有得到足夠的重用,如今一個剛來不久的新人,元帥不僅對他禮遇有加,而且還與他猶如朋友般把酒談心,聽說喝醉以後,元帥還拉著他同榻而眠,這樣的殊榮,任誰看了心裡都會有想法吧,何況他那個最早跟著元帥的人。」

陳大聽了他的話,哈哈大笑起來,看著遠遠向他們走來的顏汐凝,笑道:」要我說,韓升有什麼好不高興的,最該不高興的,難道不是汐凝嗎?「

「哦,此話怎講?」雲亦凡疑惑道。

陳大卻不答他,他招呼著顏汐凝過來,嚷嚷道:「汐凝,你知不知道元帥與耿青喝醉了酒,在帳中同榻而眠的事。」

顏汐凝莫名其妙地看著他,點頭道:「這事不是傳遍了嗎?我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那你就沒衝進去把耿青給趕出來,我可一直認為,你會是最先爬上元帥床榻的人,沒想到你竟然讓耿青給捷足先登了。」陳大口無遮攔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臉色一瞬間通紅,也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怒的,她瞪著陳大怒道:「陳大哥,這是在軍中,你怎麼能,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

「這種話怎麼了?你和元帥的那點事,這軍中還有誰不知道嗎?我們可獯握揭勱,回長安喝你和元帥的喜酒,改口叫你王妃呢1陳大哈哈大笑道,顏汐凝見他越說越遠了,怒斥道:「你閉嘴,再胡說八道,我就去和元帥說你欺負我。」

陳大看她搬出了謝容華,趕緊閉了嘴,卻和雲亦凡杜威嘖嘖嘆道:「古人說,唯女子和小人難養,真是誠不欺我。」

雲亦凡聽了他的話,臉上憋著笑意,連杜威那張臉都不像往常那樣冷漠,嘴角似笑非笑地勾起,顏汐凝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她後悔了,她就不該來找他們的,她突然曲起了手指,吹響了口哨,空中傳來鷹嘯聲,阿隼穩穩地落下,顏汐凝指著對面那三人,沉聲命令道:「阿隼,替我教訓他們。」

阿隼飛撲上前,與那三人纏鬥起來,三人一鷹斗得不亦樂乎,不時有笑聲傳來,顏汐凝不由也跟著笑起來,她看向星空燦爛的夜空,如今已是一月底,春天很快就要來了,戰事,應該也離結束不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