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三章 乘勝追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乘勝追擊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三年二月初,契丹聖迦可汗病故的消息傳回長安,謝雲一副悲痛的模樣跑到長樂門「舉哀」,並昭告百官「廢朝三日「,心中卻樂開了花,聖迦可汗去世,契丹內部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解決,一時便也顧不上詹子濯,失去契丹的幫助,胥揚的隊伍後繼無力,整個大梁岌岌可危。

胥揚在詹子濯的催促下,終於決定傾全軍之力,與謝容華決一死戰,可當他行軍布防時,才發現謝容華之前看似無關緊要的調兵將自己的軍隊困死了,就在十幾天前,魏國發布政令,新建立了泰州,「泰州」下轄六個縣:安邑、稷山、萬泉、猗氏、汾陰、龍門,在這些地方,都分別派了兵馬駐守防禦,胥揚之前不明白他這麼做意欲何為,可如今要調兵時,才發現其中的門道,這幾個地方,鞏固了傲龍堡、絳州這兩顆前突的「釘子」的後方,建立防禦縱深,讓他無力南下,與夏縣徹底斷了聯繫,如今他的軍隊,成了一支孤軍。

胥揚望著手中的軍事地圖,臉都氣綠了,可他還來不及想好應對的方法,另一個噩耗已經傳來,一個斥候驚慌失措地沖入帳中,大叫道:「元帥,元帥,大事不好了。」

胥揚神色一緊,站起身道:「發生什麼事了?」

「南嘉堡失守了,我們後方的糧道被魏軍抄了。」斥候高聲道,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胥揚驚得後退一步,大怒道:「南嘉堡地勢易守難攻,有重兵把守,怎麼會失守,你們難道沒發現魏軍的行蹤?他怎麼深入的?」

「元帥,我也不清楚,前方的消息,魏軍是突然出現的,我軍措手不及,沒有守祝」斥候慌亂道。

「是誰帶兵的?」胥揚壓抑著怒氣道,魏軍的各個大將他都嚴防死守,怎麼會有漏網之魚。

「是燕王謝靈禎。」斥候答道。

「謝靈禎?」胥揚不敢置通道,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年,他從來沒有將他放在眼裡過,沒想到謝容華竟然放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他,更讓他難堪的是,他居然成功了。

胥揚怒極攻心,一口鮮血噴涌而出,一旁的副將扶住他,急道:「元帥。」

胥揚擺手,苦笑道:「想不到,還沒有決戰,我已經輸了,糧道已被切斷,我如今還拿什麼和謝容華戰。」他閉上眼,沉痛地命令道:「吩咐下去,準備撤兵。」

二月十四日,胥揚開始撤兵,他有條不紊地安排殿後隊伍,只想保存梁軍最後的實力,卻沒想到,謝容華一點放過他的打算都沒有。

胥揚剛開始撤軍,謝容華便親率了精銳追擊,他留下的殿後隊伍很快被擊潰,謝容華一刻不停地領兵追擊,與胥揚留下的十來個大小部隊一一激戰,最終在靈石南的高壁嶺與永安王的軍隊合軍。

永安王原本被俘虜在夏縣,但呂茂被斬后,夏縣就沒那麼穩固了,加上裡面有耿青的舊人,裡應外合下,很快就將永安王救了出來,謝容華救出他后,便秘密派了他率軍至此。

謝青玄見謝容華還要率軍追擊,不由攔住他,急道:「元帥,我們幾天之內趕了這麼多路,殲滅了這麼,已經足夠了1謝青玄懇切地勸道,「你已經兩日兩夜沒有吃東西休息過了,隨軍而來的將士們也都和你一樣沒吃東西,渾身疲乏得要命,元帥應該留在這裡,等後方的糧草與步兵跟上了,再走不遲。」

謝容華在馬背上搖了搖頭,沉聲道:「青玄兄,胥揚如今已是山窮水盡,軍隊潰敗就在下一刻,我此刻若放過他,等他將兵帶入晉陽,給了他喘息的時間,我們就更難攻下了,別忘了,溫將軍攻下河東城花了多久,更何況晉陽,至於我和我身後的隊伍,青玄兄不必擔心,驍嵬軍我花了那麼多心血,這點苦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青玄兄放心吧,我們一定會贏的。「

謝青玄望著他勢在必得的目光,不由讓開了道路,謝容華帶著驍嵬軍,很快消失在了他的目光中。

胥揚的軍隊也在靈石附近,在謝容華瘋狂的追擊下,他已來不及布防,只得硬著頭皮出兵迎戰。

十六日晚,在連番的惡戰後,謝容華終於成功擊敗胥揚,俘斬數萬,獲輜重千乘,胥揚亦成為了劍下亡魂,此戰後,謝容華下令安營紮寨,他們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兩天沒吃飯,三天不卸甲,就算是鐵人,也累得夠嗆,營帳紮好后,糧草遲遲還未送到,他們也就只能自力更生,尋些野味充饑了。

只是不知這裡戰爭和血腥氣息太重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獵物寥寥無幾,士兵們將僅有的獵物打整完畢,一一分給士兵,雲亦凡端著一碗兔肉,遞給謝容華,輕聲道:「元帥,吃點東西吧。」

謝容華看了那碗中滿滿的兔肉一眼,疑惑道:「怎麼這麼多?不是都沒打到什麼東西嗎?」

「沒打到什麼,也不能讓元帥餓著啊,不然誰帶我們打勝戰。」雲亦凡笑道。

謝容華卻沒有接過那碗兔肉,他笑道:「我們的軍隊是一個整體,就算我是元帥,也不能特殊對待,可不能我吃飽了,卻有士兵連肉味都沒嘗到,將這肉分下去吧。」

「元帥1雲亦凡目光動容,謝容華拍拍他的肩,站起身,往圍著篝火大鍋的士兵們而去,大笑道:「你們這肉湯還有沒有,讓我也來嘗嘗味道。」

士兵們聞聲回頭,笑道:「有的有的。」爭先恐後地搶著為他盛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雲亦凡望著他們,終於相信,跟著謝容華,一定可以大有所為,因為這個人,不得不讓他敬佩與嘆服。

翌日,謝容華並沒有就此停下來休息,他帶著軍隊繼續行軍,終於在太陽下山前趕到了南嘉堡,可南嘉堡中的軍隊似乎並不相信他們是魏軍,還是由謝容華親自帶領的軍隊,因為不可能那麼快,他們一邊派人去尋謝靈禎,一邊謹慎地防備著,就怕這是敵軍的誘軍之計。

謝容華看謝靈禎小小年紀把軍隊治理的有門有道,心中寬慰,他嘆了一聲,將頭盔取下,把臉上因為急行而滿面的污泥擦凈,露出那張清俊卻疲憊的面容來,他的身影在夕陽的餘暉中挺拔而立,猶如天神降臨,謝靈禎剛好走出來,驚喜道:「二哥。」守軍此時也看清了他的臉,在極度的狂喜中高聲歡呼起來,震耳欲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