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四章 殘酷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殘酷真相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在晉陽等著消息的詹子濯聽到胥揚被斬殺於陣前,自己的主力部隊全線潰敗后,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也不再做無謂地掙扎,撇下晉陽,往契丹部族逃去。

謝容華的軍隊在南嘉堡吃飽喝足后,也聽說了詹子濯棄城而逃的消息,眾軍都高呼起來,謝容華卻並沒有像他們那樣高興。

「元帥,晉陽不用打就回來了,你怎麼還不高興埃」陳大看他皺眉,不由高聲道,其餘將領聽了他的話,也紛紛安靜了下來看他。

謝容華展開眉頭,微笑道:「不費一兵一卒奪回晉陽,當然是好事,只是讓詹子濯跑了,本帥心有不甘。」只有將詹子濯拿下,姐姐的仇,才算真的報了。

「元帥放心,我們總能捉到他的。」張玄策寬慰他道,逃到契丹,也不一定就此安穩了。

謝容華含笑點頭,軍中一時又沸騰了起來,戰打完了,他們終於可以好好享受了,不知是哪個士兵突然高聲道:「等老子進了晉陽,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個女人快活一下,憋了幾個月,快憋死老子了。」

周圍的士兵聽了他的話,紛紛大笑起來,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葷話,張玄策看謝容華緊緊盯著他們,目光幽沉,不由好奇道:「殿下在想什麼?」

謝容華看向他,目光中光華流轉,他淡笑道:「我在想,這個時候,若是汐凝在我身邊就好了。」

張玄策一下明白過來,一向沉穩的臉上也不由泛起尷尬的紅,他差點忘了,他們元帥日日看著佳人在側卻要控制自己不動她分毫,可比這些士兵憋得辛苦多了。

大破河東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長安,長安城一片歡喜沸騰,柳泠玉看著那些百姓爭相傳頌的樣子,目光冷凝,她回到柳府,連府中的丫環奴僕也在討論。

「對了,我前些日子去老爺書房送茶時,聽到老爺說秦王殿下回來要成親了。」一個綠衣丫環神秘地道。

「什麼?是哪家的小姐啊,那麼幸運,天下女子,多少人想嫁給秦王埃」粉衣丫環一臉艷羨地問道。

「聽說是薛家的大小姐,就是太醫那個薛家,那大小姐還只是薛太醫收的義女,並不是什麼世家大族,而且殿下是在出征前指名要她做王妃的,這個女人可真是好命。」綠衣丫環語氣中帶著些嫉妒。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埃」粉衣丫環驚奇道。

「那是,我在這府中可是消息最靈通的。」綠衣丫環一臉自豪道。

柳泠玉聽了她們的談話,手中的絲帕被她擰成一股,似乎把那帕子擰爛,也不能發泄她的怒氣,薛家的義女,不就是顏汐凝嗎?謝容華竟然真打算娶那個女人,他那樣對自己,卻要娶那個女人,她的眼前浮現出那日在陸他們的濃情蜜意,恨意更深,不行,她要去找父親,讓他無論如何也要破壞掉這門親事,顏汐凝有什麼資格做秦王妃,謝容華憑什麼能和自己愛的人廝守,她不甘心。

她這樣想著,急急地往柳弘業的書房而去,正欲推門而入,卻聽裡面傳來隱隱地談話聲,主角正是自己。

「泠玉還在柳府住著?她還是不肯去蜀中?」柳弘業帶著不悅的聲音響起。

「是,小的也勸過小姐很多次了,可小姐根本不聽我的,老爺,小姐雖然嫁給了蜀王,可她對蜀王毫無感情,與殿下的關係十分惡劣,根本不肯將就分毫,這該怎麼辦?」柳同的聲音輕聲問道。

「原本以為,她既然和謝緯楓有了夫妻之實,自然就會認命,慢慢相處也就好了,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倔。「柳弘業頭痛道,突然想到什麼,望著柳同沉聲道:」對了,上次的事情,她沒有懷疑吧?」

「沒有,小姐以為一切都是秦王設計的。」柳同恭敬地答道。

「這樣就好,若不是她一直不肯低頭,總想著走秦王的路,我又何須出此下策,如今秦王也快娶親了,她在長安,怕是又要鬧一陣子了……。」柳弘業嘆道,他的話還沒說完,門突然被人推開,一臉慘白的柳泠玉踉踉蹌蹌進了書房,她望著柳弘業,聲音都在發抖:「爹,你方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柳同沒想到柳泠玉就站在門外,他的臉色大變,急聲道:「小姐。」

「你閉嘴1柳泠玉看著他,目光中是濃濃的恨,她看向柳弘業,目光沉痛道:「爹,你暗示我,在廣和樓的事是謝容華做的,可實際上,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對不對?」

柳弘業知道瞞不住她了,也不再隱瞞,沉聲道:」為父都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柳泠玉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爹,你明明知道我不想嫁給謝緯楓,你還用這樣的手段將我推到他身邊,你說這樣是為了我好?你根本就是為了自己。」

柳弘業聽了她的話,也怒了,厲聲道:「泠玉,從小到大爹怎麼對你的你心知肚明,一直以來,爹對你都猶如掌上明珠,可你都做了什麼,王柳兩家聯姻時因為自己不想嫁給王承志,把你妹妹推了出去,那時為父幫你善後了,可為父不可能縱容你一次又一次的任性妄為,和謝緯楓的婚事,是陛下賜下的,你若一直任性妄為,傳到陛下耳中,你要陛下怎麼想我柳家。」

柳泠玉冷冷地看著他,氣道:「說來說去,不就是為了柳家的榮華富貴,就是為了你自己嗎?難道柳家比你女兒的幸福都重要嗎?」

柳弘業冷聲道:「不錯,柳家的前途,自然比你一個女兒重要,柳家養你那麼多年,難道你不該為家族的興盛做你該做的事嗎?泠玉,你要知道,我並不是只有你一個女兒,一直對你好,是因為對你給予了厚望,你若一直冥頑不靈,也別怪爹以後把你當做棄子。」

柳泠玉臉色蒼白地後退一步,她死死地咬著嘴唇,臉上儘是不可置信,她的眼中蓄滿淚水,怎麼也沒想到說出這樣狠絕之話的會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她恨聲道:「爹的意思是,我沒用了,所以不重要了,那柳絮有用,爹也可以像寵我一樣寵她,哪怕她只是一個下賤的舞姬生下的賤種?」

柳弘業眉頭一皺,冷聲道:」你要這樣想,我也隨你,柳絮不管怎樣,至少比你聽話。「

「呵呵呵!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爹。「她哭著,快速的轉身跑開,柳同看著柳弘業陰沉的面容,小心翼翼地開口道:「老爺,如今可怎麼辦好?」

柳弘業沉聲道:「既然她都知道了,就派人將她送到蜀中去,你告訴她,好好做她的蜀王妃,若她再敢亂來,日後再有什麼事,柳家絕不再幫她,就當沒有她這個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