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五章 溫情脈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溫情脈脈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隨著大軍到達晉陽的時候,已經是三月初了,陽光明媚,一如她的好心情,她剛到晉陽,便有士兵上前恭敬道:「顏姑娘,元帥讓我帶你到太守府去。」

「好,有勞你了。」顏汐凝點點頭,隨著他進了太守府,那士兵將她領到一個院子門口,便恭聲道:「元帥在裡面等姑娘,屬下先告退了。」

顏汐凝點點頭,一個人走進院中,高聲喚道:「容華1

院中寂靜悠然,有桃花開得正艷,她不由被吸引住,漫步走上前去,抬手輕輕摘下一支,正欲放到鼻下輕嗅,突然一隻大手抓住她的手腕,桃花掉在了地上,她來不及驚呼,已被一個大力拉得一轉,撲倒在身後之人的懷中,她來不及開口,鋪天蓋地的吻已落了下來。

熟悉的氣息縈繞在顏汐凝周圍,讓她放鬆下來,她環住謝容華的脖頸,任由他親吻自己額頭,眼瞼,鼻尖,最後落到唇瓣之上,她輕啟唇瓣,與他唇齒相依,吻得難分難捨,直到二人的氣息都有些不穩了,謝容華才放開她,他的唇依舊貼著她的唇輕輕摩挲著,幽沉的眼眸緊緊盯著她,抵著她的唇瓣輕聲道:「進了院子,為什麼不進屋。」

顏汐凝的眼中帶著笑意,道:「你看那桃花開得多好看。」

「這麼久沒見,你就不想我嗎?去看什麼桃花1謝容華皺眉道。

顏汐凝狡黠一笑,嬌嗔道:「你這人,怎麼連桃花的醋都要吃了。」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才知道自己被她戲弄了,他笑了起來,一把打橫將她抱起,眼中光華流轉,沉聲笑道:「那我不吃醋了,改吃你好不好?」

「謝容華1顏汐凝臉色一紅。

謝容華將她往空中一拋,她驚呼一聲,被謝容華穩穩接住,他認真道:「我可是認真的,你知道我餓了多久了嗎?日夜盼著戰事早日結束,就是為了這一天,在軍中又不能碰你,如今你可得把我餵飽才行。」

「不正經1顏汐凝羞窘道,手卻環住了他的脖頸,將臉埋入他的懷中。其實,她也很想他了。

謝容華眉頭一挑,目光中帶著淡淡的笑意,快步將她抱入房中,輕輕放到床榻之上,很久沒有和他親密了,顏汐凝有點兒緊張,望著他有些不知所措,謝容華的手撫著她的發,低沉笑道:「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你還怕什麼呢?」

顏汐凝臉一紅,嗔怒道:「誰和你老夫老妻了,我還年輕得很,哪裡老了。」

「是,你還年輕得很,我還等著年輕的王妃為我生下小王爺呢,自然要多多努力才行。」他曬然一笑,顏汐凝望著近在咫尺的俊顏,濃沉似墨的鳳眸中,除了深濃的慾望,還有那能將人溺斃的繾綣情深,她不由抬起頭,吻上了他的眼睛。

謝容華閉上眼,享受著她溫柔的服侍,他的手輕柔地將她綁著馬尾的髮帶解開,一頭青絲散落在枕間,他的手撫著她的發順勢而下,握著她的手輕移到他的腰間,暗啞道:「夫人,為為夫寬衣。」

顏汐凝小臉一紅,手卻順著他的話,將他的腰帶慢慢解開,緩緩褪下他身上的衣物。

謝容華捧起她的頭,唇瓣摩挲著她的,眼中帶著迷離的笑意,寵溺道:「真乖1

顏汐凝正要張口說話,他的舌尖順勢鑽入她的口腔中,溫柔舔砥過她口腔中的每一個角落,纏著她的舌與自己纏綿沉淪。

他的手將她身上的衣物一一剝落,吻從她的唇間移到她的耳廓,她的脖頸,她的鎖骨之上,讓顏汐凝全身燥熱難耐,不由發出了低低的呻吟聲。

謝容華突然含住她脖間的玉墜,緩緩抬起頭來,將那玉墜貼在她的唇上,眼神幽沉熱烈地望著她,帶著厚繭的手輕撫過她身上每一寸寸肌膚,引得顏汐凝的身體微顫,雪白的肌膚上泛起淡淡的紅暈,她微微喘息著,兩人的氣息隔著玉墜糾纏在一起,謝容華的眼睛帶著笑意,他一邊輕輕分開她的雙腿,一邊低語道:「汐凝,知道我帶兵踏入晉陽的那刻在想什麼嗎?」

顏汐凝疑惑地望著他,他沉眸道:「我在想,我曾經在晉陽生活過兩年,可惜這裡沒有你的痕,如今再回來,我一定要把曾經去過的地方,都刻上你的身影,而第一個地方,就是我曾經在晉陽住了兩年的屋子,我要這裡,充滿你的氣息。」

他的話音剛落,便一瞬間充滿了她,許久未經人事,讓顏汐凝不由嬌吟出聲,玉墜從她的唇上落下,劃過優美的弧度,落回她的鎖骨之間,謝容華攫取了她的唇,瘋狂而激烈地吻她,仿若要將她拆骨入腹一般,身下的動作亦如他在戰場時那樣雷厲風行,將她眼中最後的一絲清明全數擊潰,她除了緊擁著他,隨著他沉浮在漫無邊際的慾海中外,再無選擇。

久別勝新婚,顏汐凝以前沒體會過,這一次算是體會了個徹底,謝容華不知疲倦地要她,似乎要把失去的這幾個月全都吃回來才夠本,在顏汐凝一次一次的求饒下,他始終都不放過她。

最後一次激情褪去,她累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了,謝容華一個翻身,讓她趴在他的身上,他輕撫著她肩上的那個胎記,看著被自己蹂躡得慘兮兮的女人,輕哄道:「睡吧,外面天都黑了。」

顏汐凝強撐著睜開眼睛,臉上帶著慾望的潮紅,她難以啟齒道:」你,你先把那個拿出來。「他還在她的身體里,這樣要她怎麼睡。

謝容華的胸腔里發出低沉的笑聲,他在她耳邊低語道:「它太久沒見你了,太想你,不想出來,我也沒有辦法,你就讓它多呆一會兒吧。」

「流氓。」顏汐凝嗔怒道:「這樣我睡不著。」

「是嗎,那看來你還不夠累,我累極了的時候,可是什麼情形下都能睡著的。」謝容華說著挺了挺身,顏汐凝清晰地感覺到那東西似乎又要上戰場了,她慌張地圈住他的脖頸,認輸道:「你別動,我睡了,我睡著了。」她急急地閉上眼睛,似乎真的睡著了一般。

謝容華眼中帶著寵溺的笑意,輕撫她的發,懷中很快傳來她輕柔有規律的呼吸聲,現在,她是真的睡著了。

謝容華低頭輕吻她的額頭,其實,他也不想對她這麼孟浪的,只是明日,他就要和張玄策出使契丹了,為了要回詹子濯,他必須親自走這一趟,和她一分別,恐怕又得半個多月才能再見,這次征戰,他已經禁慾快半年了,若不再和她分開之前飽餐一頓,他非得憋死不可。

他伸手環住她的腰,頭倚在她的頸邊,很快也沉沉睡去,月光透光窗棱照在床榻上如連體嬰一般抱在一起的人身上,靜瑟而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