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六章 依依惜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依依惜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顏汐凝醒來的時候,謝容華已經不在了,她動了動身體,如同被碾壓過一般,疼得她一哆嗦,她在心裡咒罵著謝容華,這個男人是越來越不知道節制了。

「姑娘,你醒了嗎?」屋外的明香聽到動靜,在門外恭敬地道。

「嗯,我醒了。」顏汐凝答道,穿了裡衣下床,明香領著幾個丫鬟抬了一大桶熱水進來,恭敬道:「殿下吩咐了,姑娘醒來后,便要奴婢伺候姑娘沐浴更衣。」

算他還有點良心,顏汐凝在心中腹誹道,對明香笑道:「你們把換洗的衣物放下就退下吧。」

幾個丫鬟退下了,明香將乾淨的衣服放在一旁,起身將門關好,卻並不離開,顏汐凝奇怪地看著她,道:「你怎麼不走?」

「殿下說了,昨晚累著姑娘了,要奴婢服侍姑娘沐浴,姑娘就讓奴婢留下吧。」明香低笑道。

顏汐凝臉色一紅,他怎麼到處去說,不過她確實很累,也便沒有推辭,她脫了衣物,一身青紫露了出來,明香的目光只在上面停留了一瞬,便若無其事地扶她踏入浴桶之中。

熱水浸泡過後,身體的酸軟緩解了幾分,顏汐凝見明香只是安靜地為她搓澡,並不多言,看來是一個知進退的丫環,她泡了一會兒,問明香道:「殿下去哪兒了?「

明香一邊動作一邊答道:「殿下要出使契丹,如今正在做準備工作。」

「出使契丹?」顏汐凝驚地回身,濺起的水花順著木桶灑在地上。

「嗯,殿下讓我服飾姑娘沐浴完后就帶姑娘過去見他。」明香點頭道。

「那快點。」顏汐凝催促道,也沒心思泡澡了,她快速地沐浴完畢,換上乾淨的衣服,便快步去找謝容華。

謝容華看到急急奔過來的人,也不顧周圍還有其他人在場,他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嘆聲道:「跑這麼急做什麼?」

「你什麼時候要出使契丹的?我怎麼都不知道?」顏汐凝望著他不滿道。

「前兩日收到的聖旨,我今日下午就會出發,契丹如今兵力強盛,我們不宜與他們正面交鋒,父皇給了我大量的財寶獻給契丹新即位的無上可汗,一是和他們講和,讓他們不要插手中原的事,另一個就是為了抓回詹子濯,詹子濯在契丹手中,始終是一個隱患,為表誠意,此事必須我親自去才行。」謝容華低聲答道。

難怪昨日他那麼瘋狂,顏汐凝心中暗道,心中卻下了決定,她望著他,堅定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謝容華斷然拒絕,「契丹不是我們的地盤,我也是和張先生帶著很少的人馬過去,那裡太危險,我不能讓你冒險。「

顏汐凝知道他一向很有分寸,若不是他真的無法護她周全,他不會舍下她,既然他這樣說了,那就是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她抱緊他,也不再求他帶她過去,只悶悶地道:」那你要去多久,我就在晉陽等你嗎?「

謝容華點點頭,答道:「快則半個月返回,慢的話也不會超過一個月,你放心,靈禎還有雲亦凡他們都在晉陽,他們會保護好你的,還有薛采月,她也會陪著你的。」

「好吧。」顏汐凝抬起頭,叮囑道:「那你可要早點回來,要照顧好自己。」

「知道了,你起來還沒吃東西吧,我陪你用膳。」謝容華笑道,讓人去準備午膳。

他陪她用完午膳,兩人說了一會兒體己話,很快便有人來催促謝容華出發了,顏汐凝念念不舍地送他出門,看他帶著一隊人馬,押著一箱箱財寶漸行漸遠,眼中的淚毫無徵兆地掉了下來,嚇了她自己一跳。

「他又不是不回來了,顏汐凝,你怎麼了,如今離了男人不能活嗎?」她對不爭氣的自己怒斥道,跟在她身邊的明香一下笑了起來,道:「姑娘可真有意思。」

顏汐凝看著她,問道:「哪裡有意思。」

「嗯,我也說不出來,就覺得姑娘和尋常女子不同。」明香想了想,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覺得沒人會像她那樣說話吧,尤其對象還是秦王殿下。

顏汐凝嘆了一聲,謝容華走了,她總得找點事做,想到薛采月,問明香道:「你知道薛姑娘在哪裡嗎?」

明香點點頭,答道:「殿下安排薛姑娘住在城西的別院中,我這就帶姑娘過去。」

明香讓人安排了馬車,扶著顏汐凝上了馬車,與她一道往城西而去,馬車疾馳在大道上,顏汐凝來晉陽后還沒有好好看過這個城市,謝容華說他曾經在這裡呆了兩年,她掀開車簾,四下打量著這個靠近漠北的古老都城。

因為戰爭的關係,道路兩旁的房屋大都緊閉著,有些房屋的牆壁都被毀損了,露出裡面的泥坯來,比起長安洛陽的繁華,這裡顯得有些蕭條荒涼,有一隊衣裳襤褸的百姓從馬車旁經過,他們個個面黃肌瘦,一看便是因為戰爭,逃難而來的流民,顏汐凝指著他們,問明香道:「他們這是去哪裡?」

「殿下在晉陽城內設置了流民的收容所,他們應該是附近的流民,聽說了這事,從外面趕來的。」明香解釋道。

「流民啊?」顏汐凝嘆道,想起自己和謝靈禎混入流民的短暫時光,他們當中,怕是有許多患病卻無力醫治的百姓吧,她心中一動,開口道:「明香,我們去看看他們吧,我也可以為生病的百姓看看病,他們怪可憐的。」

明香聽了她的話,臉上大驚道:「姑娘身份尊貴,怎可去那些地方,若殿下知道了……」

「沒事的,我是醫者,治病是我的天職,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事,能幫幫他們自然是好的。」顏汐凝笑道。

明香見她已經決定了,遲疑道:「那姑娘不去見薛姑娘了?」

顏汐凝想了想,道:「先去找她吧,然後再去流民的收容所。」薛采月和她在軍中為那些士兵治傷的時候多多少少學到了點皮毛,與其讓她在晉陽整日無所事事想著杜威,不如讓她跟著自己做點有意義的事。

顏汐凝在城西見了薛采月,便領著她往流民的收容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