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八章 色膽包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色膽包天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說完,看著所有人一臉驚詫地望著她,也不知道她說清楚沒有,這是她根據現代看病就醫想的法子,病人太多,她一個人肯定不行,多找了些大夫,分門別類地治療,這樣速度想必會快很多,那些木牌,也是她讓太守府的人連夜趕製的,薛采月雖然行醫不行,但在醫學世家耳濡目染多年,根據癥狀分門別類還是不在話下的。

「大家明白我的意思了嗎?」顏汐凝見他們都不說話,只得再次問道。

「明白了。」一個小孩率先道,走到薛采月那邊和她說了癥狀,薛采月給了她一塊綠色的木牌,他便拿著木牌去找腰間掛著木牌的大夫看病,有了他的示範,所有人也明白過來,紛紛到薛采月那邊排隊去了。

顏汐凝看他們有序的動作,總算鬆了口氣。

這個辦法的效果還算不錯,大大提高了他們的效率,今日的治療結束之後,顏汐凝按照今日的情形調整了木牌的數量,以保證後面的效率更高一些。

三日之後,在流民收容所的事傳遍了晉陽,引來了不少百姓和將士的圍觀,這其中,有一個名叫王君郭的人,因為在攻打夏縣時立了不小的功勞,大軍入駐晉陽后,他便被封了武衛中郎將,此人驍勇善戰,有勇有謀,但卻非常好色,一見了漂亮女人便兩眼放光,他原本只是來湊熱鬧的,可當他看見領頭的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姿色不錯的女人時,他便兩眼放光,心癢難耐了,他試過各種各樣的女人,這女大夫還真沒試過。

作為武衛中郎將,他很容易就把收容所的守衛換成了自己的人,顏汐凝正在專心地為一個婦女把脈,手上突然覆上一個粗糙的手掌,嚇得她急急地收回手,抬頭望去,見身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穿著軍裝身型高大的男人,正色眯眯地望著自己。

她的心中一陣反感,望著他平靜道:「我在為流民治病,請你不要來打擾我。」

王君郭看她毫無懼色的模樣,心中更是難耐,他笑嘻嘻地道:「我看顏姑娘都治了這麼多病人了,對這些賤民也算仁至義盡了,今日何不陪本將快活快活。」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怒意橫生,站起聲高聲喚道:「明香1

王君郭嗤笑一聲,道:「你在叫你那個會武的丫鬟?放心,本將已經派人將她引開了。」

他說著,就要伸手去拉她,顏汐凝急急地後退幾步,此時才看清眼前的形勢,收容所里的流民和大夫都被他帶來的士兵控制住了,薛采月也被兩個士兵抓住,而明香則不見了人影。

顏汐凝心中驚怒,望著他厲聲道:「你是什麼人?膽敢在此胡作非為?」

「自然是能讓你快活的男人。」王君郭答著,快步上前抓住她,一把將她拉入懷中。

顏汐凝氣得滿臉通紅,奮力掙扎著,薛采月高聲道:「臭流氓,放開我姐姐,我姐姐可是未來的秦王妃,你敢動她一根汗毛,擔心殿下扒了你的皮。」

屋內的人聽了她的話一驚,王君郭一愣,不自覺鬆開了力道,顏汐凝一把將他推開,厲聲道:「放我們離開,我可以當作今日什麼也沒發生。」

她以為他聽了薛采月的話會怕,沒想到他大笑了起來,指著顏汐凝笑道:「你是秦王的女人?顏姑娘不如換個人編,我興許還會上當,秦王妃多麼高貴,怎麼可能來為這群賤民治玻」

他說著,再次上前抓住顏汐凝,笑道:「既然你自認秦王妃,那不如就把我當秦王,本王會好好疼你的。」

顏汐凝急怒攻心,望著他沉聲道:「信不信你再抓著我,很快就會有人來教訓你。」

她眼中的氣勢與篤定,讓王君郭心中微微一驚,他還來不及開口,已被飛速進來的一個人一記重拳擊倒在地,耿青跪在顏汐凝身邊,道:「屬下救駕來遲,讓王妃受驚了。」

他站起身,望著倒在地上的王君郭厲聲道:「一個小小的中郎將,竟敢對王妃不敬,看本將軍今日怎麼收拾你。」

王君郭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是惹了天大的麻煩了,他實在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是秦王的女人,他跪在地上,哀聲懇求道:「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冒犯王妃,請王妃饒過小的這一次吧1

顏汐凝望著他,冷冷道:「看你的樣子,恐怕以往也沒少干這樣的事,今日若不給你點教訓,你又怎麼能長記性。」

她的話音剛落,耿青便一個箭步上前,對王君郭拳打腳踢,王君郭不敢反抗,護著頭滿地翻滾著哀聲求饒,眼見再打下去真的會鬧出人命,顏汐凝方才開口道:「耿將軍,可以了。」

耿青收了手,站回顏汐凝身後,滿屋子的流民士兵全都跪了下來,一個士兵顫聲道:「王妃娘娘,我們也是奉命行事,若知道是娘娘您,我們打死也不敢做這樣的事的。」

顏汐凝看著地上已經被打昏死過去的王君郭,對他道:「把你們的中郎將帶回去好好救治,等他醒了,幫我轉告他,若他日後再無視軍規胡作非為,我可不會再對他手下留情。」

「是,小的謹記王妃教誨。」士兵答著,快速拖著地上的王君郭離開了這裡。

跪在地上的流民震驚了許久后才反應過來,他們心中激動不已,沒想到這幾日天天來為他們治病的,竟然會是秦王妃,他們磕頭高呼道:「秦王殿下千歲歲,王妃娘娘千歲歲1

顏汐凝看他們恭敬的樣子,微微嘆息,今日之後,她怕是不能再來這裡為他們治病了,她吩咐了那幾位大夫繼續為他們治病,自己則帶了耿青和薛采月離開。

「耿將軍,你怎麼會到這裡的?」顏汐凝問道,還好她及時趕到,不然她還真不知該怎麼辦了。

「屬下是殿下的親衛,殿下離開前,命令屬下暗中保護王妃,屬下見明香被人引出來,便猜裡面出了事情。」耿青答道。

顏汐凝點點頭,笑道:「今日多謝你了。」她想了想,繼續道:「還有,以後你能不能別喚我王妃。」她和謝容華還沒有正式拜堂成親,聽他這樣喚總覺得有些彆扭。

哪知耿青卻固執道:「殿下說了你是他的王妃,那你就是王妃。」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哭笑不得,也只能任由他去了,她抬頭望向遠處的天空,謝容華已經離開五日了,也不知道他如今是不是已經到了漠北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