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零九章 契丹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契丹公主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一行人在走了五天的路程后,終於到達了與契丹相接的邊陲縣城——馬邑,這座縣城雖然不大,卻熱鬧繁華,有不少漢人和契丹人在這裡做生意,置換物品,馬邑的太守張萬歲原本是詹子濯的部下,詹子濯大敗以後,他便攜馬邑歸降了謝雲,今日聽說秦王到了,早早地便親身前往城門迎接w-w-w.lwxs520.c-o-m。

「馬邑太守張萬歲叩見殿下。」張萬歲領著馬邑大大小小的官員在城門口跪下道。

「起來吧1謝容華跨坐在熾焰身上,居高臨下地對他道。

張萬歲謝恩站起身,對謝容華恭敬道:「殿下一路幸苦了,下官已為殿下準備好了休息的住所,請殿下隨下官來。」

謝容華翻身下馬,跟著他邊走邊問道:「這幾日契丹部族可有異動?」

張萬歲恭聲答道:「無上可汗是聖迦可汗的同胞弟弟,他即位后雖然收留了逃竄而來的詹子濯,但目前並無異動,也表示了願意和殿下談判。」

謝容華點點頭,道:「如此便好,你為本王的人馬置換些水和乾糧,我們明日一早便出發前往契丹。」

翌日一早,謝容華便帶著人馬出了馬邑的關塞口,踏入了契丹的地界,他們一路疾行,山地漸漸消失,一望無際的草原緩緩出現在眼前,在草原上跑了兩個時辰后,遠遠地看見了一望無際的白色帳篷,那便是契丹的部族了。

謝容華一行在即將進入契丹部族時,卻被一群契丹人攔住了去路,為首的一人唇紅齒白,頭上戴著氈笠,一身藍灰色的圓領長袍,腰間系著皮圍,上面掛著一柄短刀,下身著長褲,穿著一雙毛皮短靴,跨坐在一匹高頭大馬上,一臉倨傲地看著他們:「你們就是魏國派來的使者,誰是秦王啊?」

謝容華馭馬而出,微笑道:「在下便是。」

那人愣愣地看了謝容華片刻,輕蔑笑道:「聽說秦王是魏國的戰神,我還以為有多高大威猛呢,原來是一個小白臉啊,就你這樣的也能做中原的戰神?」

他身後那群高大威猛的契丹人頓時大笑起來,魏國的人馬一個個氣得臉色鐵青,謝容華身邊的陳大正欲上前還嘴,被謝容華伸手攔住,他看了方才對他出言不遜的人一眼,笑道:「在這位公子面前,本王可當不起小白臉一詞,畢竟本王可沒有公子這般的芙蓉面細柳腰,公子若換上女裝,恐怕都沒人能看出你是個男人,連公子這樣的尚可在以勇猛著稱的契丹族人中稱王稱霸,號令群雄,可見契丹的勇猛也多是世人以訛傳訛,誇大其詞了。」

這下輪到魏國的人馬大笑了,有人鹼下說得對,就他這樣的也能做這群人的頭,可見這群人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草包。」

「你……」耶律燕氣得臉色通紅,她女扮男裝,就是想來見識見識傳說中的秦王,沒想到竟然被他嘲笑契丹無人了。

她望著眼前俊逸非凡的男子,高聲道:「說我們是草包,有本事和我們比一比,若贏了我們便放你們進去見大汗,若輸了就趁早滾回你們中原去。」

「公……」耶律燕身後的人正欲阻止她,被她狠狠一眼瞪了回去。

謝容華輕輕一嘆,耶律燕以為他怕了,大笑道:「怎麼了?一說到比真本事就嚇得當縮頭烏龜了?」

謝容華擺弄著身前的馬鞭,嘆聲道:「公子當真打算自取其辱?」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大怒,道:「先別說大話,能比過我們再說。你們想比什麼?」

「客隨主便,我們既然到了契丹,一切自然按照契丹的規矩來。」謝容華無所謂地笑道。

「好,那我們就比試摔跤,射箭,騎術,三局兩勝,若你們贏了,我便承認你是魏國的戰神,親自領你去見大汗。」耶律燕一臉自信地道。

「一言為定,公子可不要食言。」謝容華微微笑道,耶律燕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樣,心中憤懣道,等輸了看你還怎麼得意。

她看了身後的人馬一眼,高聲道:「第一輪比試摔跤,你們有誰願意自願迎戰魏國的。」

「我願意1

「我願意1

她的話音剛落,身後的契丹勇士便一個個踴躍的報名,如今中原各國紛爭不斷,一個個都仰仗著他們部族的支持,各個都來送禮巴結討好他們,如今這秦王帶著那麼多寶箱來,一看就和之前討好他們的中原人目的一樣,他們一點也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好,就你吧1耶律燕隨意指了一個人,她根本就不覺得魏國有人能贏,她看向謝容華,道:「你們那邊呢?派誰上?」

謝容華思索片刻,看向陳大道:「陳大,你去吧1

「末將遵命1陳大抱拳答了,正欲上前,謝容華卻叫住了他,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才道:「你去吧1

陳大一臉鐵青的上前,張玄策看了他的樣子,好奇道:「殿下和他說什麼了,氣成這樣。」

謝容華淡淡一笑,在他旁邊輕聲道:「我只是告訴他,儘力就好,輸了也沒關係1

張玄策聽了恍然大悟,難怪那麼生氣,這還沒比呢,就被自家王爺認為會輸了,能不生氣嘛!

那個契丹勇士長得高大魁梧,眼神輕蔑地看著陳大,他將衣袖脫了一半,露出健壯黝黑的胸肌,擺出了摔跤的準備姿勢。

陳大從前根本沒摔過跤,他學著他的姿勢跨開腿,張開手彎下腰,契丹眾人見他現學現賣的模樣,紛紛大笑了起來。

契丹勇士突然一個箭步上前,別住他的腿,手死死攬住他的手臂,差點就將他絆倒在地,陳大急急地穩住,使力與他僵持在一起。

時間久了,兩人額頭上都沁出了汗液,原本勝券在握的契丹人見此情形,之前的輕蔑都消失了,認真看兩人比試,陳大的手和腳都有些發酸,他看著謝容華靜靜地盯著他,想到他出場前謝容華的話,牙根咬得死緊,只覺得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輸。

陳大一邊極力抵抗著對方,一邊觀察對方的表情,當察覺到對方臉上的虛弱和失神時,他突然往下一蹲,雙手扳住對方,后膝蓋窩,向前一帶,那契丹人失去平衡,一下就倒了下去,陳大站起身,擦著滿頭的大汗走回謝容華身邊,興奮道:「殿下,我勝了。」

謝容華點點頭,微笑道:「你做得很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