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章 心起漣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心起漣漪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耶律燕看著對面歡呼著的魏國人,臉色鐵青,被摔倒的契丹人爬起來,沮喪地走回耶律燕身邊,耶律燕臉色難看地大罵道:「你這個廢物,真是丟盡了契丹人的臉。」

謝容華看了他們一眼,微微笑道:「第二場比試,不知公子要派誰上。」

這一次耶律燕可不敢像上次那樣大意了,她望著身後的契丹勇士們,思索了良久,沉聲開口道:「蕭達,你上1

蕭達是族中箭術最厲害的勇士,她就不信這次他們還會輸。

蕭達目光一沉,上前道:「蕭達領命1

耶律燕自信滿滿地看向謝容華,道:「這次你們那邊派誰上?」

謝容華取下馬背上的大弓,指尖在弓弦上輕彈了彈,淡笑道:「本王自幼便喜歡拿著弓箭玩耍,這一次,就讓本王來領教一下契丹箭手的厲害吧1

耶律燕沒想到他會親自上陣,微微一愣,然後笑道:「秦王要自己上,若輸了可別怪我們給你難堪,讓你在你的部下面前丟了面子。」

魏國的人看他大言不慚,怒道:「那也要你們贏得了我們殿下1

謝容華對他們的話不置可否,淡淡道:「開始吧1

蕭達取下馬背上的弓箭,望著碧空如洗的天空凝神靜聽,突然空中有鷹嘯聲傳來,耶律燕高興道:「都說雄鷹飛翔速度極快,最是難射,你們就比射鷹吧1

蕭達點點頭,望著空中搭弓箭射,嗖地一聲羽箭射出,遠處有物體墜落而下,一個契丹人快速馭馬過去撿了回來,高興道:「公…公子你看,蕭達射中了鷹,一箭穿喉而過1

契丹人高興起來,耶律燕挑眉望著謝容華,挑釁道:「怎麼樣?秦王,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謝容華不緊不慢地搭弓引箭,望著空中緩緩道:「在我們中原,有個詞語叫一箭雙鵰,意思是說做一件事能達成兩個目的,當然,他原本的意思,指的是這個。」

他話音一落,羽箭便往空中飛速而去,一瞬間后遠處再次墜落下物體,方才撿鷹那個契丹人又去撿了,他策馬回來,提著兩隻鷹不可思議道:「一支箭射中了兩隻鷹,而且都是一箭穿喉。」

耶律燕臉色大變,策馬上前仔細檢查了,對謝容華怒道:「你一定是靠運氣贏的,若不是這兩隻鷹剛巧在爭食,你如何能一箭雙鵰?」

謝容華微微一笑,並不否認:「忘了告訴公子,我們中原人還有一句話,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體現。」

耶律燕扔掉手中的鷹,抬起手中的馬鞭指著他道:「第三場比騎馬,我親自和你比。」她的騎術是大哥親自教的,族中比得上她的人也寥寥無幾。

「三局兩勝,公子自己定下的規矩,我們既然已經贏了,這第三局不比也罷1謝容華皺眉道。

「怎麼?你怕了?」耶律燕瞪著他道:「規矩既然是我定的,那我就可以改,除非你和我比了這第三局,否則,別想我放你們的人進部族見大汗。」

謝容華見她這麼不講道理,只得無奈答道:「你說吧,怎麼比?」

耶律燕看他願意和自己比試了,高興起來,指著遠處一頂黃色的帳篷道:「看到那個帳篷了嗎?我們誰先到,就算誰贏1

「好,開始吧1謝容華翻身上馬,他只想速戰速決,不想在這裡耽擱下去。

耶律燕應了,揚起馬鞭,率先飛速而去,謝容華立刻駕著熾焰追了上去。

耶律燕一開始占著上方,心中正得意著,卻在路程過半時發現謝容華漸漸追了上來,他的馬速度越來越快,自己的馬卻始終保持著一個速度,她漸漸被甩在了身後,她一急,使勁抽打馬鞭,馬兒吃痛拉近了點距離,可卻還是沒辦法超過謝容華,眼見目的地越來越近,她心一橫,抽出腰間的短刀,發狠往馬屁股扎去,馬兒吃痛,高叫一聲,發瘋一般往前衝去,總算超過了熾焰,可它一直衝著,竟是過了終點仍不停下,耶律燕使勁拉馬韁,它不但不停,反而掙扎了起來,要把她甩下馬背,她一下慌了神,抱著馬脖子高聲叫道:「停下,你給我停下來啊1

「你往前靠些,抱緊馬脖子。」在她手足無措之際,耳邊傳來謝容華低沉的聲音,她側頭望去,見謝容華與自己並駕而驅,她的眼中一下就凝了淚,害怕地大叫道:「秦王,救我1

「要我救你就聽我的話。」謝容華沉聲道。

耶律燕想到他剛才的話,抱著馬脖子的手緊了緊,讓自己盡量往前靠,謝容華讓熾焰向耶律燕的馬更靠近些,他尋著機會,傾身拉住那馬的韁繩,飛身一躍便坐到了她的身後。

耶律燕不可置信地望著他,謝容華沉聲道:「放開馬脖子1

她回過神來,高聲道:「不行,放開它會把我摔下去的。」

「這馬已經瘋了,不跑到力竭是不會停下來的,你覺得你能撐得到那時候?」謝容華厲聲道:「鬆開,我保證你不會有事。」

耶律燕鬆開手,謝容華立馬拉住她貼到自己胸前,耶律燕臉色一紅,只覺得四周都是他的氣息,她從來沒有和男人靠得這麼近過,近得甚至能聽到他的心跳和呼吸聲。

謝容華抬起另一隻手在唇邊吹響口哨,熾焰很快又靠了過來,他雙手穿過耶律燕的腋下,提了口氣,拉起她一道飛身回到熾焰馬背上,那瘋馬繼續往前跑,很快就不見了影子。

謝容華調轉馬頭,帶著耶律燕往回趕,耶律燕紅著臉,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他,他的下巴堅毅,臉廓稜角分明,她之前怎麼沒發現這人這麼好看呢?比她以前見過的所有人都要好看。

等著他們的人馬在耶律燕的馬發瘋時便擦覺了不對,他們快馬加鞭趕了過來,謝容華在半路遇到了他們,緩緩將馬停下來,他翻身下馬,將耶律燕抱下馬背後便鬆開了手。

隨著他的手放開,那讓人著迷的溫暖也消失無蹤,契丹人見了耶律燕,快步上前關心道:「公主,你沒事吧1此刻他們可想不起來她女扮男裝的事。

耶律燕不回答他們,只痴痴地看著謝容華,見他溫柔地撫摸著熾焰,柔聲道:「你今天表現得很好,等回家了,我讓汐凝親自幫你洗澡好不好?」彷彿他眼前的不是馬,而是和他親密無間的愛人一般,那一瞬間,她甚至在想,要她是那馬就好了。

熾焰好像聽懂了他的話,抬頭在他手心蹭了蹭,他笑得更燦爛了幾分。

謝容華的人馬也追了過來,他們擔憂地上前道:「殿下1

「我沒事。」他收斂了神色輕聲道,看向耶律燕淡淡道:「第三場比試比完了,我們先走了,告辭1

「等等1耶律燕喃喃道,謝容華卻沒再理會她,帶著自己的人馬快速往契丹部族的營帳而去!

「公主1契丹的人馬見耶律燕一直不理他們,不由高聲喚道,暗想她不會嚇傻了吧!

直到謝容華不見了身影,她才回過神來,帶著少女的嬌羞問身邊的人道:「你知道魏國的秦王叫什麼名字嗎?」

那人一愣,不知道她問這個做什麼,還是老實回答道:「應該是叫謝容華1

謝容華!她在口中默念道,臉上泛起微微的紅意,謝容華,他連名字都這麼好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