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一章 待價而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待價而沽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殿下,你方才何故不顧安危去救那個契丹人呢?」去契丹部族的路上,張玄策忍不住問道。

「她是契丹的公主,若是和我們比試中出了什麼岔子,不好向他們可汗交待1謝容華淡淡地道。

「殿下如何看出她是公主的?」張玄策吃驚道。

「張先生也看出她是女扮男裝的吧,一個契丹的年輕少女,可以使喚那麼多的契丹勇士,甚至連契丹的神箭手蕭達都能聽命於她,除了是契丹的公主,她還能是什麼身份1謝容華微微笑道,加快了速度往前而去!

張玄策看著謝容華的背影,心中有些不安,他方才看那個公主看謝容華的眼神,像是對他動了心,若只是個普通契丹女人還好辦,若是契丹的公主,恐怕就難辦了,他嘆息一聲,也不知道謝容華有沒有發現那位公主看上他了!

他們進了契丹的部族后,便有人上前熱情地接待了他們,謝容華進了契丹族的大汗金帳,見坐在虎皮椅上面容威嚴,續著短須的中年男子,拱手行禮道:「魏國秦王謝容華攜使臣見過大汗。」

耶律璟上下打量了他片刻,抬手道:「秦王請坐1

謝容華在一旁落座,陳大和張玄策則一左一右站在了他身邊。

耶律璟笑了笑,明知故問道:「秦王遠道而來,不知所謂何事?」

謝容華站起身,拍拍手,立即有隨從抬著一箱一箱的禮物魚貫而入,謝容華示意他們打開,侯在大帳內的契丹人放眼望去,是一箱箱金銀珠寶,瓷器絲綢,這些東西很久以前確實是可以讓他們眼前一亮的,可見得多了,也就不再覺得有那麼稀奇了。

「父皇聽說大汗即位的消息,特命我親自帶著這些禮物來契丹走一趟,以賀大汗即位之喜,望大汗笑納1謝容華從容地對耶律璟道。

「哈哈哈!謝雲太客氣了,想你們還在晉陽的時候,對我部族也是多加照顧,待你們去了長安,我還以為你們已經忘了以往與我契丹的交好之情,如今看來,謝雲老弟還是記得我和我的部族的1耶律璟哈哈大笑道,示意己方人員收下這些禮物。

「大汗哪裡的話,父皇常常與我提起契丹和大汗,敬佩有加,若不是國事繁忙,他定是要親自來與大汗道喜的,能與契丹交好,是魏國的榮幸。」他微笑著道,話語間有意無意將魏國的地位屈居於契丹之下,讓耶律璟心中萬分爽快,看來謝雲也明白,他們魏國,如今還需仰仗著他契丹的鼻息而活。

「嗯,你放心,你們這麼誠心地來與我結交,我契丹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往後對魏國一定多加照顧1耶律璟笑道。

他的話讓陳大心中微微有些不快,看耶律璟得意得意忘形的樣子,好像魏國有多怕他們契丹一樣,不過想到出行前謝容華對他的囑咐,他也便不敢把這樣的情緒表現在臉上。

「既然大汗這麼說了,我們這邊正好有一個忙需要大汗的幫助,望大汗能施以援手1謝容華和他說了這麼久客套話,終於將他來此的目的親自道出:「大汗也知道,前幾月魏國與梁國打了仗,這一戰,我們雖然最後贏了,滅了梁國,梁國的國君詹子濯卻逃了出來,我們多方打探之後,才發現他潛入了契丹,此人心懷叵測,留在契丹,恐怕會想辦法挑撥魏國和契丹的關係,所以,容華懇請大汗將詹子濯交給我,讓我將他押回京城,交由父皇定罪。」

「詹子濯?」耶律璟皺眉,似笑非笑道:「本汗並未在族中見過此人,秦王的消息會不會有錯?」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一愣,他這樣的回答,分明就是不想將人交出來,他面上假裝詫異道:「這不可能吧,我的人親眼看到他們一行入了契丹的,或許是他們混進來的時候大汗忙著即位,沒有察覺到詹子濯,此人對我魏國非常重要,還請大汗幫忙找到他。」

耶律璟看著眼前和自己演戲的秦王,笑了起來,道:「契丹族人成千上萬,要將詹子濯從這些人中找出,恐怕還需要些時日,這幾日,就請秦王和你的隨從們好好欣賞一下我草原上的風光吧1

「如此,就有勞大汗了,若無他事,我們便先行退下了。」謝容華目光微斂,等耶律璟應了他后,便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大汗金帳。

出了大帳,立隴人領他們去為他們安排的帳篷,待進了帳篷后,陳大氣道:「殿下何故對那個大汗低聲下氣的,看得我真是憋屈。」

謝容華搖頭苦笑道:「耶律氏一統契丹六部,如今正是他們鋒芒最盛之時,而中原四分五裂,任何一個勢力,如今都還不足以和契丹抗衡,我們現在只能順著他,才能有足夠喘息的時間,不然他幫誰,都會是我們的大麻煩,這一次若不是耶律洪病亡了,我們也不會在最後關頭如此輕易地奪回晉陽。」

陳大明白過來,雖然心有不甘,倒也知道現在他們別無選擇,張玄策看著謝容華,皺眉道:「殿下,今日耶律璟收了我們的財寶,卻又這樣拖著我們,看來我們想要讓他把詹子濯交出來,似乎沒那麼容易,畢竟中原大亂,是他最樂意看到的情況。」

「對他來說,中原自然是越亂越好,這樣,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有各國獻上源源不斷的金銀財寶,努力地討好他,這些我來時就想過了,想用金銀珠寶就打動耶律璟,完全沒有可能。不過,既然他留下我們,自然是還想和我們討價還價的,先看看他開出來的條件,只要不會傷到魏國的根基,我們答應也無妨,若不除掉詹子濯,以他在河東的根基和契丹的幫助,待我們返回長安后,他捲土重來也並非難事,所以,我們必須斬草除根1謝容華望著張玄策和陳大,聲音沉穩而堅定。

耶律燕返回自己的營帳后,便換了女裝,聽說耶律璟在大帳內接待謝容華一行,她便情不自禁地往大帳而去,只是等她到了大帳外,問了帳外的兩個勇士,才知道謝容華已經離開了,她失落中正要離開,卻聽見帳內隱隱傳來她的父汗和兄長的談論聲,那內容,正是和謝容華有關的,她不由自主地便躲在營帳的一個角落偷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