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二章 自請和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 自請和親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父汗,你真的打算將詹子濯交給謝容華嗎?據我所知,中原各國中,如今魏國是實力最強最有希望一統中原的,若我們就這樣把人交給魏國,豈不是為他們統一的路加了一把材火。」耶律延的聲音低沉地響起。

「我當然知道魏國的實力是中原各國中最強的,不過,這個大汗的位置我還坐得不夠穩,若為了一個詹子濯與魏國交惡,他們難保不會投向我們的反對勢力,在暗中協助他們,我們不如賣他們一個人情,讓他們知道,我這個可汗還不願與他們為敵,等我解決了部族中的那些老頑固,再來考慮中原的問題不遲,他們實力雖強,卻也不可能在一年半載就完成統一,更不要說正面與我契丹為敵了。」耶律璟帶著笑意的聲音答道。

「既然父汗已經有了決斷,今日何故要拖延謝容華呢?」耶律延不解道。

「哈哈哈,延兒你還太年輕了,就算我已經決定捨棄詹子濯這枚棋子了,也要從中拿到足夠的好處才能將人給他們,若收了點財寶便將人交出去,那未免太便宜了魏國。」耶律璟大笑道。

「那父汗準備要什麼?」耶律延問道。

「自古以來,兩族邦交,和親是最好的辦法,讓魏國的皇帝送一個公主過來交換詹子濯,這公主對我們的作用可比一個詹子濯大多了。」耶律璟笑道,他的話音剛落,耶律延還來不及說話,一個嬌小的身影快步奔到他們跟前,聲音清脆道:「父汗,父汗想和親,為何要魏國的皇帝派一個公主過來,就不能是契丹的公主去魏國嗎?」

耶律延望著突然出現的耶律燕,不悅道:「燕兒,我和父汗在商討正事,你來添什麼亂?」

「我哪有添亂,我是問認真的。」她立馬給耶律延懟了回去。

耶律璟一愣,大笑道:「燕兒想去中原了?可我們燕兒還那麼年輕,父汗可捨不得將你嫁給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

「父汗,和親也不一定要嫁給皇帝嘛,也可以嫁給皇子啊1她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羞意,一雙大眼睛滿是期待的望著耶律璟。

耶律延聽出了她話中的意味,不可思議地看著她道:「燕兒,你,你不會是看上魏國來的秦王了吧。」

耶律燕紅著臉沉默不語,顯然默認了他的說法,耶律璟一怔,詫異道:「你什麼時候見過謝容華的?」

「就是今天早上,我帶著人想讓他在進我們的地盤前先給他個下馬威1耶律燕小聲地說道。

耶律延冷哼一聲,嗤笑道:「結果下馬威沒給著,反而看上人家了?燕兒,你是我們契丹捧在手心的公主,契丹想娶你的勇士有那麼多,你誰都看不上,如今卻看上了一個中原人?他看著文質彬彬的有什麼好?你就看上了他那張臉嗎?」

「你懂什麼?他雖然外表不如我們契丹人威猛,可實力一點也不差好嗎?連神射手蕭達的箭法都比不上他,而且他的騎術比大哥你的都要好,在我心裡,沒有哪個契丹勇士能比得上他,我曾經發過誓,要嫁給一個當世英雄,他就是我的英雄。」耶律燕信誓旦旦地道。

耶律璟聽了她的話一驚,沒想到謝容華才來契丹不過一天,就把自己女兒迷得神魂顛倒了,他皺眉道:「燕兒,你可知若你嫁到魏國去,父汗與你大哥都不在身邊,背井離鄉,若是他們欺負你,你該怎麼辦?」

「我是契丹的公主,誰敢欺負我呢。父汗,你反正都打算和親了,就讓我去吧,我不怕的,再說我從小在草原長大的,早就想去中原看看了,我聽過往的商戶說中原很美的,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你就讓我去吧1她挽著耶律璟的手撒嬌道。

耶律璟看她這樣,嘆氣道:「這事父汗還要再想想,這關係到你一生的幸福,父汗不能就這樣草率的決定。」

耶律燕見他沒有答應她,臉垮了下來,放開他的手,滿臉的不高興。

耶律延見她這樣,安慰道:「燕兒,你不過才見過謝容華一面,對他了解多少呢?婚姻大事,怎可就這樣草率的決定,先不說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就看他的年紀,萬一他已經有王妃了呢,你難道還要去給他當小老婆不成。」

耶律燕沉著臉道:「不管你們怎麼說,反正這輩子我除了他,誰都不嫁,父汗若真想我幸福,就讓我嫁給他。」

耶律璟看她如此決絕的樣子,終於退了一步,他無奈道:「這樣吧,謝容華在契丹還會呆上幾日,你暗中多觀察觀察他,若還是覺得非他不可,父汗便成全你。」

「真的?」耶律燕眼睛一亮,抱著耶律璟的脖子高聲歡呼道:「我就知道父汗最疼我了,不會忍心看我傷心難過的。」

謝容華在契丹呆了近十日,耶律璟一直以各種理由推脫著,也沒有給他提任何條件和明確的答覆,倒是契丹各部的勇士有事無事地來找他的麻煩,聽說是因為那日的三場比試傳遍了契丹,他們不服才來找他的,面對來挑戰的人,他的手段一次比一次凌厲,而他的耐心,也在這樣枯燥的等待中快要耗盡了,就在他下定決心跟耶律璟攤牌時,耶律璟終於有了動作,他邀請他參加契丹的宴會,並表示會在宴會上送他一個大禮。

謝容華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耶律璟所謂的大禮是什麼,但是他知道,這次契丹之行,總算要結束了。

離宴會的時間還早,謝容華出了營帳,走到拴著熾焰的地方,輕撫熾焰的頭道:「等今晚一過,我們就離開契丹,我知道你很想她了,我又何嘗不是……」曾經他們分開過比這更長的時間,可那時他忙於戰事,不像現在,被絆在這裡,思念如瘋草般蔓延,他真想立刻飛到她身邊。

有熟悉的鷹唳聲從空中傳來,他驚喜地望著天空,見到那熟悉的影子越飛越近,這次出來,他並沒有帶阿隼,能對阿隼發號施令的人寥寥無幾,此刻它飛來這裡,是她讓它來的嗎?

謝容華迅速地讓阿隼飛下來,見它的腳上果然綁著一封信,他的眼中溢出暖暖的笑意,可當他看了信中的內容后,臉上卻是前所未有的慌亂,他攥緊手中的紙條,鬆開熾焰的韁繩,迅速翻身上馬。

張玄策原本是來找他商量出席宴會的事,沒想到卻見他馭馬要離開,他大驚著上前道:「殿下騎馬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