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三章 執迷不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執迷不悟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我要立刻趕回晉陽。」謝容華沉聲道,就要離開,張玄策一把拉住他的韁繩,驚道:「殿下現在就要走,那契丹的事和今晚的宴會怎麼辦?」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汐凝失蹤了,她失蹤了兩天了,我必須即刻趕回晉陽。」他吼道,連聲音都在顫抖,若不是晉陽的人找了兩天都找不到她,不會給他送信,他一想到她可能遭遇了不測,便整個人陷入一種絕望的恐慌中,她是他的命,她不能有事的,絕不能有事。

張玄策聽了他的話,手微微一松,謝容華甩著馬鞭,駕著熾焰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他眼前,他甚至都沒有告訴他,契丹這邊要如何收常

夕陽西下,陳大見張玄策獃獃地站在謝容華的帳外走神,不解地上前問道:「張先生呆在這裡做什麼?殿下人呢?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張玄策回過神來,嘆聲道:「殿下已經先行回晉陽了1

「什麼?」陳大聽了他的話大驚失色,他驚道:「殿下怎麼就扔下我們先走了。」

張玄策苦笑著搖頭道:「顏姑娘不見了。」

陳大聽了更驚了,他臉色慌亂道:「汐凝在晉陽,身邊都是我們的人,怎麼會不見呢?」

「我也不知道。」張玄策嘆聲道,陳大卻急了:「張先生,殿下不在了,那今晚的宴會該怎麼辦?這可是那契丹的大汗專門為殿下準備的宴會。」

張玄策目光一凝,沉聲道:「陳將軍,今晚的宴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你什麼話都別說,一切交給我,都聽我的,好嗎?」

陳大點點頭,他嘴本來就笨,根本處理不來這樣的事,張玄策肯包攬了這爛攤子,他自然求之不得。

耶律燕穿上盛裝,望著一人高的銅鏡中明媚動人的自己,問一旁的女僕道:「我美嗎?」

女僕笑道:「公主本來就是我們契丹的第一美人,今日又精心打扮了一番,哪怕日月都不能奪去公主的半點光華,奴婢保證,今晚公主定能迷倒所有出席宴會的男人。」

「是嗎?」耶律燕捂著嘴偷偷的笑,她不需要迷倒所有男人,只要能迷倒謝容華,就足夠了。這十日以來,父汗派了各種族內的勇士去為難謝容華,皆被他一一化解,她在暗中看著這個無所不能的男人,對他的崇拜與迷戀越來越深,日日對父汗軟磨硬泡,父汗終於捨得讓她嫁給他了,那一刻,她高興的簡直想飛起來,今晚的晚宴,她一定要讓他看到最美的自己。

「公主,公主,大汗讓你過去一趟。」有聲音急急地在帳外道,耶律燕聽了,不解都馬上到宴會時間了,父汗還找她做什麼。

她一跨入大帳,便看到了耶律璟和耶律延鐵青的臉色,疑惑道:「父汗和大哥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怎麼了?那個謝容華,實在是太不識抬舉了,我專門為他準備的宴會,還打算在晚宴上將你許配給他,他倒好,連招呼都不不打一聲,就一個人跑了。」耶律璟怒道,對謝容華僅有的好感煙消雲散。

「什麼?」耶律燕臉色一白,驚得後退一步,顫聲道:「他走了,他怎麼能走了呢?」她還沒有讓他看到最美的自己,他怎麼就能走了呢。

「燕兒,如此不給我契丹臉的男人,你還是忘了吧,這樣的男人,你嫁給他一定會受苦的。」耶律延恨聲道。

「不1耶律燕的眼眶微紅,她看著耶律璟倔強道:「父汗,今晚的宴會請照常舉行,他一定是有什麼急事才不得不離開的,他的部下不都還在契丹嗎?」

耶律璟看她到現在還在為謝容華說話,無奈地搖頭,這個女兒,他怕是怎麼也拉不回來了。他看著她,認真地問了她最後一遍:「燕兒,父汗最後問你一次,事到如今,你還是執意要嫁給他嗎?」

「是,我一定要嫁給他1耶律燕攥緊拳頭,堅定的答道。

「好,父汗成全你,但願,日後你不會後悔。」耶律璟嘆息道。

「不會的,我永遠都不會後悔。」能和他在一起是她最快樂的事,她又怎麼會後悔。

晚上的宴會照常舉行,張玄策在宴會中斟詞酌句地說了謝容華離開的原因,原本以為契丹會刁難,卻沒想到耶律璟覽:「既然晉陽有急事,那秦王先行離開回去處理也是應該的。」

張玄策還來不及鬆口氣,耶律璟已經問道:「對了,本汗看秦王一表人材,也不知他成親了沒?」

張玄策聽了他的話,看到他身邊坐著的美麗無雙的契丹公主,一下就明白過來為什麼耶律璟並不為難他們了,他垂下眼眸,心中下了決斷,看向耶律璟輕鬆答道:「殿下如今還未曾婚配,陛下也一直在為殿下物色合適的王妃人眩」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臉上一喜,耶律璟沉吟道:「是嗎?」他笑了起來,握著耶律燕的手道:「張大人幫忙看看,本汗的女兒,可做得秦王妃?」

張玄策看了耶律燕一眼,笑道:「公主身份尊貴,又生得如此動人,與殿下可謂是天生一對,只是……」

耶律璟聽他前面的話還高興,聽到他說可是,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可是什麼?」

「可是秦王妃的事,只有陛下才能做主,下官不敢僭越妄言1張玄策沉穩地答道。

「原來是這事啊,你放心,本汗立馬修書一封,快馬加鞭送到謝雲手中,本汗相信,他一定會很滿意燕兒這個秦王妃的。」耶律璟哈哈大笑道。

「如此,有勞大汗了。」張玄策笑著拱手道。

耶律璟拍拍手,詹子濯一身狼狽的被押上來,他笑道:「本汗答應幫你們找的人,你們帶回去吧1

「多謝大汗。」張玄策拱手道謝。

陳大與張玄策走出舉行宴會的大帳,陳大的眉頭皺的死緊,他在宴會中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開口,看向身側一臉淡然的張玄策,有些不高興道:「張先生,你方才怎麼能那樣說呢,你明明知道,晉陽的戰事結束以後,殿下是要娶汐凝的,可現在,現在……」

「陳將軍,在家國大事面前,我們不能兒女情長,你以為,殿下離開以後,契丹還如此優待著我們的理由是什麼?」張玄策沉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