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四章 離奇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離奇失蹤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張先生是說,都是因為那個契丹公主看上了我們殿下?」陳大驚道。

「不然陳將軍以為是什麼?」張玄策苦笑道,「殿下不辭而別,大汗必定怒極,可那契丹公主卻仍願意嫁給殿下,她對殿下,已經勢在必得了,如今契丹勢大,陛下也一定會同意這門親事的。」

「可殿下不會同意的,殿下心裡只有汐凝,他不會願意娶別的女人的。」陳大皺眉道。

「所以,這件事,我們回晉陽之後,你一個字都不能對殿下提起。」張玄策沉聲道。

「你說什麼?」陳大驚道,「先生要我欺瞞殿下?」

「回京之後,陛下自然會告訴殿下這事,那時事已成定局,殿下就算不願,也只能接受。」張玄策嘆聲道,「今日殿下已經因為一個女人亂了分寸,我不能再讓他因為同一個女人亂了大局,若這婚事不成,必定惹得契丹惱羞成怒,魏國定然會遭到他們的報復,所以陳將軍,這個決定,我們必須為殿下做。」

陳大知道他說得對,可是想到顏汐凝,他的心裡便難受起來,「那汐凝豈不是很可憐?」那個女人,把什麼都給殿下了,卻要讓她面對這樣的結果。

張玄策咬緊牙關,沉聲道:「顏姑娘深明大義,一定會理解的。」

兩天兩夜毫不停歇的快馬加鞭,謝容華終於趕回了晉陽,他一進太守府,雲亦凡和謝靈禎便迎了上來,將事情的經過和他說了,他越聽臉上的寒意越深,入了議事大廳,見到地上恭恭敬敬跪著的三人,他環視一周,冷聲道:「薛采月人呢?」

跪在地上的杜威聽了他的問話神色一緊,他抬起頭沉聲道:「回殿下,我已經派人將薛采月先行送回長安了。」

他話音剛落,謝容華便一腳踹上了他的胸口,他用了十足的力道,杜威被他一腳踹飛,背脊撞到議事廳的牆上,傳來骨脊碎裂的聲音,他喉頭一甜,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了下來,謝容華看著他,眼中壓抑著滔天的怒火:「杜威,你以為送走她就沒事了嗎?我不想管你和薛采月之間的破事,但若汐凝因為你們有任何閃失,那你們都得死1他語氣中的狠戾,讓在場眾人心中一懼。

耿青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開口道:「殿下……」

「你閉嘴,離開前我是怎麼告誡你的,我這麼信任你,你卻把人給我弄丟了。」謝容華瞪著他狠狠道。

「殿下,這件事也不能怪耿將軍,那日我也在場,當時的情況實在是太奇怪了。」雲亦凡為耿青說話道:「那日顏姑娘在醉香樓訓斥了杜威以後,我們所有人都是親眼看著她出去的,可等在醉香樓外的耿青卻沒有見她出來,明香一直跟在顏姑娘身邊,據她所說,顏姑娘因為要追薛采月,所以是跑著出去的,可她不過是轉了一個迴廊,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無影無蹤。」

「是的,殿下,那日我直到追上了薛小姐,才發現顏姑娘不見了,當時我們就將整個醉香樓都封鎖了,里裡外外所有的地方都尋遍了,也沒有找到姑娘的蹤影。」明香急急地道,自從收容所那些流民知道顏汐凝的身份以後,她一過去他們便三跪九叩的,顏汐凝也就不再去那邊了,那日顏汐凝原本是去找薛采月說話解悶的,可她們到了別院卻見薛采月怒氣沖沖地往外走,一問之下才知道她不知從哪兒聽說了杜威和一群人在醉香樓喝酒的事,尋芳閣被封以後,醉香樓就是晉陽城中最大的青樓,她氣不過,執意要去找杜威,顏汐凝怕她惹事,便和她一起去了,薛采月和杜威在醉香樓大吵了一架,薛采月哭著跑開,顏汐凝訓了杜威一頓后便追了出去,就此便沒了人影,她不明白,明裡暗裡都是守著看著她的人,這人好端端的,怎麼就在他們這麼多人眼皮底下消失了。

顏汐凝失蹤了,所有人都慌亂了起來,他們調動了所有人馬,尋找了兩天兩夜也毫無所得,謝靈禎不得已,只好讓阿隼去給謝容華送信,告訴他此事。

謝容華沉默著聽他們解釋完,冷聲道:「人絕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她一定還在晉陽城內,調集所有人馬,除了搜索全城以外,本王要拿到近段時間突然出現在晉陽城中的可疑人口。」他漸漸冷靜下來,有條不紊地安排接下來的動作,這一次和上一次顏汐凝被綁架完全不同,那次他們是沖著他來的,而這一次,沒有人給他們提任何條件,顯然目的不在他,他眉頭緊皺,不明白顏汐凝為什麼會被人盯上,他們捉了她,到底意欲何為?

晉陽城北一戶普通的商戶府邸中,有一個人影小心翼翼地在花園中四下張望?他鬼鬼祟祟地走入一個假山中,不知轉動了什麼,原本的山石漸漸移開,一個洞口顯現在眼前,他快步而入,很快入口又被山石擋了起來,從外表看去,完全不能發現這裡竟然會藏了一個入口。

山石的背後是一個密室,裡面只放了簡單的桌椅與床榻,此時,床榻上沉睡著一個人,她的容貌秀麗,面容安詳柔和,正是外面找得天翻地覆的顏汐凝。

在桌椅旁邊也坐了一個人,他緊緊盯著桌上器皿中一個金色的蠱蟲,如今它正吸食著器皿中的血液,那血已經只剩下幾滴便被它完全吸凈了,蠱蟲身上的光芒也越來越甚,聽到急急傳來的腳步聲,他皺眉道:「不是說不要打擾我練蠱嗎?續魂蠱不喜歡生人。」

來人急急地停在遠處,焦急道:「滕大人,不好了,秦王找過來了。」

「秦王?」滕羯一驚,詫異道:「他不是在契丹嗎?」

「昨日便回來了!看情況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滕大人,我們怎麼辦?」那人焦急道。

滕羯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女人,又看了一眼已經吸食完血液的蠱蟲,此刻,它的身體已經接近透明了。

他的眉頭微皺,趁著謝容華不在,他動用了隱蠱和眠蠱才將顏汐凝弄過來,原本是想將她帶走的,可沒想到謝容華會回來的這麼快,看來,他暫時是帶不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