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六章 蘭夢之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蘭夢之怔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有些不敢相信,她再次確認了一遍脈相,往來流利,如珠走盤,應指園滑,這是喜脈,她這個月的月事也一直未來,看來她是真的懷孕了,她的臉微微一紅,謝容華看她神色怪異,扳著她的雙肩與她的雙眼對視,急切道:「汐凝,你探到什麼了,他們是不是在你身上做了手腳。」

顏汐凝看著眼前急得滿頭大汗的男人,伸手抱緊他,將頭枕在他的肩窩中,臉上帶著嬌羞之意,她軟糯的聲音呢喃道:「容華,你別擔心,我的身體很好,脈象很正常,就是……」她正想告訴他他要做父親了,門外響起了雲亦凡的聲音:「殿下1他的聲音很急,定是有了什麼要事找他,顏汐凝止住話題,謝容華低頭看她,柔聲問道:「就是什麼?」

顏汐凝不想讓他分心,笑道:「沒什麼,你先去處理正事吧,我以後再和你說。」

「那我先出去一會兒,讓明香先伺候你沐浴,嗯?」謝容華輕聲問她。

「好,你去吧1顏汐凝點點頭,謝容華依依不捨地開門離開,她目光柔和地望著他離去的方向,手輕覆在自己的小腹上,這裡有孩子了,還不到一個月,從前他們日日糾纏的時候都沒有結果,沒想到這次在晉陽竟然有了,她的臉上溢出淡淡地幸福的笑容,這是上蒼賜給她和他的寶貝,她一定要好好待他,讓他平安地降臨人世。

「姑娘,水準備好了。」明香看著坐在床上傻笑的女人出聲提醒道。

「哦1顏汐凝回過神來,讓她幫著她脫掉衣服,沐浴更衣。

氤氳的霧氣中,顏汐凝將頭枕在雙臂上趴著浴桶閉目養神,明香為她擦洗背部,在擦過她左肩時,似乎看到她肩上那個蜘蛛印記的眼睛在發光,她嚇地一驚,手中的皂角掉進了浴桶中,濺起的水花驚醒了顏汐凝,顏汐凝側頭望向她,問道:「怎麼了?」

明香仔細地看了看,那個印記又回到了之前的樣子,她暗道難道自己方才眼睛花了,對顏汐凝尷尬地笑笑,道:「沒事,方才手滑了。」

顏汐凝點點頭,又趴了回去,明香繼續為她擦背,顏汐凝卻沒再閉眼,她無意地問道:「明香,我失蹤的這些日子,大家還好嗎?采月和杜威還在慪氣嗎?」

明香的手一頓,低聲道:「自從找不到姑娘,杜將軍就派人將薛姑娘強制送回長安了,殿下從契丹趕回后大發雷霆,當時就踹了杜將軍一腳,還下了命令,在找到姑娘以前,任何人都不能為杜將軍治傷。」

顏汐凝一驚,沒想到她的失蹤竟然會鬧出了這麼大的事,她轉身問道:「那我現在回來了,他的傷有人為他治了嗎?他傷勢如何了?」

「姑娘一回來我就守著姑娘,杜將軍的事我並不清楚。」明香低聲答道。

顏汐凝點點頭,沉吟道:「洗完澡后我去看看杜威。」

顏汐凝沐浴完換好衣服后,便帶著明香往杜威的屋子走去,正巧遇到雲亦凡領著大夫從屋裡出來,她疾步上前道:「亦凡哥,杜威的傷怎麼樣了?」

「方才大夫看過了,要他好好修養,過幾月就會痊癒了,你別擔心。」雲亦凡安慰她道。

「都怪我,若不是我他也不會……」顏汐凝內疚的話語還沒說完,便被雲亦凡打斷了:「是我們沒看好你,這事怪不了你。」

顏汐凝想起他之前著急地找謝容華,詢問道:「你方才著急找容華也是為了杜威?」

雲亦凡點點頭,笑道:「殿下說找不到你,就不準給他治傷,我看你回來了,便找了大夫,可守衛的士兵沒有殿下的命令不讓我進去,他的傷已經拖了一日一夜了,如此下去我真怕以後留下什麼後遺症,無奈之下只好去找殿下了,汐凝,這幾日你沒事吧,抓你的人到底是誰?他們想做什麼?」

顏汐凝皺眉搖頭道:「抓我的人我也沒見到他,也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容華說他會去查的,你不必擔心我,這幾日我很好,除了沉睡了幾日,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這就好,你以後要多加小心,以免再碰到這樣的事。」雲亦凡嘆道。

「好,我先進去看看杜威。」顏汐凝笑道,徑直走進了杜威的房間。

杜威躺在床上,早就聽到了顏汐凝和雲亦凡說話的聲音,他淡淡看了走到床邊的顏汐凝一眼,面無表情道:「你沒事就好。」

顏汐凝替他把了脈看了傷,皺眉道:「他怎麼把你傷得這麼重,恐怕我們回長安時你也只能坐馬車裡了。」

「不怪殿下,若你不是因為我和薛采月,也不會……」他頓了頓,望著顏汐凝認真道:「汐凝,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顏汐凝沒想到他會突然求她,她凝望著他微微點頭道:「你說。」

「我知道,只有你的話殿下才會聽,你能不能幫我求求殿下,讓他不要追究薛采月的過錯。」他在受謝容華一腳的時候,心裡唯一的想法竟然是還好她送走了薛采月,若這一腳踹在她的身上,她非死不可,可謝容華狠戾的話語和眼神讓他心中不安,雖然顏汐凝回來了,可他還是怕謝容華會降罪給薛采月。

顏汐凝沒想到他求她的竟會是這個,她微怔后苦笑道:「杜威,你真的像你說得那樣不喜歡采月嗎?你若不喜歡,何必因為怕容華會責罰她而提前將她送走,若不喜歡,何必求我為她求情。」

「我……」她的問題,讓他啞口無言,顏汐凝微微一嘆,笑道:「放心吧,她是我妹妹,怎麼樣我也會保護她的,你好好想想我的話,不要等無法挽回了再來後悔,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來看你。」

杜威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想到她的話,心中紛亂不堪,他還記得送薛采月走的那日,她哭著不願離開,他卻狠心送她走了,那時她說:「杜威,我走了就不會再回頭了。」他那時並不覺得有什麼,可今日聽了顏汐凝的話,他竟然有些慌亂了,她真的不會回頭,不會再糾纏他了嗎?

顏汐凝走在回房的路上,她輕撫小腹,想到這段日子發生的事,心中暗下決定,懷孕的事要回京后再告訴謝容華,若現在告訴他,他不知道會給她弄多大的陣仗出來,她失蹤已經弄得晉陽天翻地覆了,她實在不想再因為自己懷孕而多生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