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七章 返回長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 返回長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兩日後,張玄策和陳大從契丹帶著詹子濯返回,謝容華親自迎接了他們,他拍著張玄策和陳大的肩膀笑道:「你們二位辛苦了,本王留了一個爛攤子給你們,沒想到你們還能完成得這麼好,除掉了詹子濯,晉陽往後就太平多了。」

陳大看著興高采烈的謝容華,欲言又止,謝容華看他這樣,笑道:「陳大想和本王說什麼?」

張玄策目光犀利地看向陳大,陳大垂下眼眸,低聲道:「屬下就是想向殿下打聽一下,顏姑娘如今人還好吧。」

謝容華點點頭,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難為你在契丹還記掛著她,她很好,我們先回府吧1

他們一行人回到府中,謝容華便召集了所有人去議事廳開會,此間事了,他們也是時候啟程回京復命了。

謝容華回到房中,見到還躺在床上睡覺的女人,走上前去,惡作劇地捏了她的鼻子,調笑道:「小懶豬,快起床了1

顏汐凝不能呼吸,臉憋得通紅,她睜開眼睛,一把打開臉上搗亂的大手,氣呼呼地道:「別鬧1

謝容華笑了笑,脫了鞋躺到她身邊,將她一把摟進懷中,氣息痒痒地噴在她的脖頸處:「你這幾天怎麼了?越來越能睡了。」

顏汐凝在他懷中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打著哈欠道:「春困嘛,想睡就睡了,反正我也沒有別的事。」懷孕以後,她就變得嗜睡起來,可這個原因現在又不能告訴謝容華。

「是嗎?可我們明日就要啟程回長安了,你這個樣子,返程路上騎著馬睡著了怎麼辦?」謝容華嘆息道。

「要回去了?」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一下子驚醒過來,她望著謝容華,目光中閃現出奪目的光華!

「怎麼?一說到回齲就這麼盼著回去?」謝容華逗著她道。

「其實也不是很想,反正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顏汐凝窩在他懷中嬌聲道。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心微微一顫,他低頭親吻她的額頭,認真道:「回京以後,我就向父皇請旨賜婚。」

「好1顏汐凝微微笑道,她想好了,如今她懷了孩子,以謝容華的軍功加上孩子做籌碼,謝雲總該會答應了吧!

她睏倦地又要睡過去,卻突然想到什麼,強打起精神道:「容華,我回京路上陪杜威坐馬車,順便照顧他的傷。」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不高興起來:「你陪他做什麼,他的傷有軍醫照料,用不著你幫忙。」

顏汐凝窩在他懷中,小聲道:「他是因為我才受的傷,而且還是被你傷的,於情於理我都該幫他醫治的。」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目光微沉,他摟緊她,鄭重其事道:「汐凝,我知道你把他們當朋友看待,但不管杜威,還是雲亦凡,我都不希望你和他們走得太近,他們是我的部下,而你是我的妻子,你是主他們是仆,主僕有別,你和他們太沒大沒小,他們一不小心就會忘記自己的身份,不把你甚至是我放在眼中,就像這次,你若不是去管杜威和薛采月的事,又怎麼會突然失蹤。」

他的話讓顏汐凝有點不舒服,她掙開他的懷抱,仰頭看著他道:「可我先是他們的朋友,然後才和你在一起的,難道做秦王妃,就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嗎?「

謝容華看她生氣了,也不敢再逼她,他柔聲道:「我並不是不讓你交朋友,只是希望你和他們之間的相處,能把握好分寸,你要知道,往後你代表的不止是你自己,還有我甚至整個秦王府,很多事我可以縱容你,但是父皇不會,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他的話讓顏汐凝整個人癟了下來,謝雲本來就不滿意她,就算她用各種辦法最後當上了秦王妃,只怕公媳問題依舊不能避免,若她還和以前一樣肆意而活,不用想也知道謝雲會為難她。她扁了扁嘴,有些委屈道:「謝容華,想做你的王妃,真的好累啊,要考慮那麼多事,我知道杜威的傷有軍醫為他治療,其實我就是想蹭他的鋁耍晉陽到長安那麼遠,一直騎馬太累了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莞爾一笑,這還是顏汐凝第一次在他面前示弱,他柔聲道:「你不想騎馬,那我單獨為你準備一輛隆!

「不必了,那樣多麻煩啊1顏汐凝急聲道,「這一次你就聽我的,以後我都依著你,好不好?」就是因為不想被特殊對待,她才瞞著懷孕的事,若她單獨坐馬車,還不一樣會引得三軍側目嗎?

看她一臉焦急地望著自己,謝容華實在狠不下心回絕,他無奈道:「那好吧,這次就依你,可以後你都得聽我的。」

「好1顏汐凝笑道,挽著他的脖頸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正要離開,卻被謝容華一個翻身壓在身下,他沉聲道:「這點獎勵可不能滿足我。」

顏汐凝不著痕地護著自己的小腹,看著他眼中盛滿的慾望,不是不知道他想要什麼,可現在的她實在是不方便,她小心翼翼地道:「容華,我好睏,你的獎勵以後再還好不好?」

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讓他心癢難耐,可她的表情很認真,一點也不像說笑的樣子,謝容華將頭埋入她的頸窩之中,悶悶地道:「這幾天你怎麼了,我怎麼覺得你在故意躲著我呢?」每次他想和她親近,她總會找各種理由躲開。

「我哪有故意躲你,實在是不方便,等回長安再說好不好?」顏汐凝臉色通紅,他再逼問下去,她的嘴真的守不住了。

謝容華低嘆一聲,抱緊她沉聲道:「好吧,回長安以後你可不能再拒絕我。」

翌日,謝容華除了安排謝靈禎留守晉陽外,帶著其餘大隊人馬回長安復命,顏汐凝一路上隨杜威坐在馬車中,二人各懷心事,交流並不多,他的傷多是軍醫在照看,顏汐凝只是偶爾提一點意見罷了,她的孩子很乖,除了嗜睡的反應外,她並沒有其他的癥狀,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完全沒有發現,離長安越近,陳大看她的目光越是憐憫,她以為回到長安後會是她幸福的開始,從未想過,她的幸福,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早已支離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