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八章 軟禁宮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 軟禁宮中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經過十日的路程,大軍返回長安,謝容華要進宮復命,安排人先送顏汐凝回秦王府,在分別的那刻,顏汐凝突然叫住他,緊緊地抱著他的腰,將頭埋入他的懷中,自從入了長安的地界,她的心中總是泛隱隱地不安,似乎只有在他身邊,那種異樣的不安才會消失。

「怎麼了?」謝容華輕撫她的發,柔聲問道,顏汐凝很少在人前表現出對他的依賴,今日她這樣的舉動,他心中也有些吃驚。

「沒什麼?就是有點捨不得你。」顏汐凝在他懷中悶悶地道。

「傻丫頭,我進宮見了父皇就回來了,很快的。」謝容華輕聲哄道。

顏汐凝的神色一窘,自從知道自己懷孕了,她變得越來越患得患失起來,她的手依依不捨地鬆開他,抬頭仔細看他的臉,輕聲道:「那你可要早點回來,等你回來了,我有一個驚喜給你。」

「什麼驚喜?」謝容華挑眉笑道。

「現在說了就不是驚喜了。」她的臉紅紅的,帶著說不出的嫵媚之色:「總之,你快點回家,不要在外逗留。」

「遵命,我的王妃。」謝容華在她額頭留下一吻,方領著眾將領入宮復命。

顏汐凝先行回了王府,她坐在窗前,想象著謝容華知道自己要做父親時的各種情形,一個人在那裡傻樂,窗外的天色漸漸黑了,卻始終沒有等到人回來,不安在心裡蔓延,她問幻琴道:「容華還沒有回來嗎?」

「沒呢?」幻琴答道,望著屋外的神色也帶上了憂色,這麼久還沒回來,恐怕是在宮中遇到了什麼事了。

秦洛突然急急地踏入臨川閣內,高聲道:「顏姑娘,宮裡來了聖旨,要姑娘即刻入宮。」

顏汐凝站起身來,之前的不安更甚,無緣無故的召她入宮做什麼。

履聲音在寂靜的夜中顯得那麼明顯,宮人帶著顏汐凝進了一所宮殿內,裡面點燃了巨大的燭火,燈火通明,卻沒有人在,宮女恭敬道:「陛下說這段日子姑娘就住在這裡,姑娘好好休息吧,奴婢告退。」

顏汐凝正要問她話,她卻已經疾步離開了這裡,巨大的宮殿一時就只剩了她一個人,她不明白謝雲意欲何為?在宮殿中四處走走看看,卻在走過窗邊時神色一緊,她透過窗戶,遠遠地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跪在堅硬的大理石上,那個人她再熟悉不過,是她一直在等的男人,謝容華。

他跪在麟德殿門前,麟德殿內燈火通明,那是謝雲的寢宮,她曾有幸去過一次,她的手緊抓著窗棱邊沿,緊緊盯著謝容華,他明明打了勝仗,為什麼會被罰跪?或許不是罰跪,只是他在求謝雲什麼?是和她有關嗎?否則謝雲不會深夜召她入宮,甚至將她安排在這個能一眼看見謝容華的地方,她望著他孤寂的背影,心疼泛上心頭,他為了她,一次次和謝雲抗爭,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才能結束,謝雲真的就不能接受她嗎?她輕撫自己的小腹,若謝雲知道了她懷孕,會不會退後一步呢?

她一直站在窗邊望著謝容華的背影,直到眼皮沉重睏乏,為了孩子她必須要休息時,她才躺到榻上休息了一會兒。

翌日,天剛蒙蒙亮,她就驚醒了,她快步起身走到窗邊,謝容華還跪在那裡,甚至動作姿勢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她的眉頭緊皺,臉上滿是心疼。

不知顏汐凝就這樣看了多久,身後突然有女聲道:「顏姑娘這樣看著殿下,心疼嗎?」

顏汐凝回頭,見來人一身宮裝,頭髮挽成流雲髻,容光滿面,雍容華貴的樣子,疑惑道:「你是誰?」

女子微微一笑,答道:「本宮是德妃,奉陛下旨意來看看顏姑娘。」

她說著,走上前與顏汐凝並肩而立,望著遠處跪著的謝容華,嘆聲道:「秦王殿下的性子也真是倔,只要答應了陛下娶契丹的公主就好了,何必拚死和陛下對著干呢,明明知道他無論怎麼做?結果都不會改變的。」

「你說什麼?」顏汐凝聽了她的話嚇了一跳,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她後退了一步,身形不穩差點摔了下去。

德妃看她倍受打擊的樣子,笑道:「顏姑娘不知道嗎?魏國要和契丹聯姻了,要說秦王殿下還真是厲害,不過去契丹出使了幾天,就把人家公主迷得神魂顛倒的,非要嫁給他不可,陛下不忍拒絕契丹的好意。只好接受了。」

「別說了。」她的一字一句像是一把利劍,直直刺進顏汐凝的心中,每一劍都讓她鮮血淋漓,痛徹心扉。

「為什麼不說?我來就是為陛下向姑娘傳旨的,若姑娘識抬舉,便幫忙勸勸秦王殿下,到時陛下可以許姑娘一個側王妃的位份……」她的話還未說完,顏汐凝已經冷笑著打斷道:「若我不識抬舉呢?」

尹德妃一怔,笑道:「那就別怪陛下讓你們陰陽兩隔,再不復相見了,本宮言盡於此,姑娘自己想想,陛下給你的時間可只有三天。」

「我要見陛下1顏汐凝沉聲道,她要問問他,為什麼他就那麼狠心,非要拆散她和謝容華不可。

「陛下日理萬機,可沒空見你一個平民女子,不過你放心,陛下也不是非要你死,只要秦王殿下乖乖聽話了,你自然可以活著離開。」她笑了笑,邁著輕盈的腳步離開,想到之前謝容華在宴會上訓斥她的事,她心中便難掩怒氣,如今能讓謝容華的女人悲痛欲絕,也算是報了當初那口惡氣。

尹德妃走了不久,便有宮女將早膳送了過來,擺好后便退下了,顏汐凝看了她們一眼,目光便回到了謝容華的身上,她輕撫自己的小腹,暗自問道:「謝容華,你真的會娶那個契丹公主嗎?我該怎麼辦?我們的孩子又該怎麼辦?」

她曾經以為幸福已經近在咫尺了,可此刻她才發現,那些幸福,不過都是鏡花水月,看著觸手可及,可當她伸手觸碰時,才突然明白,一切不過都是虛幻,幸福從來沒有靠近過她,她再努力,他的世界還是不會有她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