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一十九章 苦苦相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苦苦相逼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雲曾經以為,軟禁了顏汐凝,她會大哭大鬧,她會跟自己講條件,可她什麼都沒有,除了最初的難過之外,她變得很平靜,安安靜靜地吃飯,然後趴在窗邊,就那樣靜靜地望著跪在麟德殿外的謝容華,不言也不語,她甚至不再提出要見他的要求,他一時間有些猜不透她的想法,她不肯幫忙勸謝容華,他也就只好走下策了。

謝容華跪在殿外,死死瞪著殿門,見殿門緩緩打開,尚喜從殿內出來,他抬頭急聲道:「父皇肯見我了嗎?」

「殿下,你的婚事,陛下已經昭告天下了,君無戲言,已經昭告天下的事,陛下怎麼可能再收回去,婚姻大事,歷來都遵循父母之言,更何況殿下和陛下之間,不止是父子,更是君臣,陛下有話要老奴轉告殿下,殿下的婚事不止是你個人的私事,更是整個魏國的國事,若殿下要為一個女人誤了國事,陛下不介意動手幫你除掉她1尚喜的話剛說完,謝容華的眼中突然厲芒大盛,他沉聲道:「你們抓了她?」

尚喜被他的眼神一掃,心中懼怕地一抖,他顫聲道:「陛下請顏姑娘入宮做客,也是希望她能幫忙勸勸殿下,只要殿下不一意孤行,顏姑娘自然不會有事。」

謝容華的目光陰寒地瞪著他,拳頭握得咯吱作響,他突然站起身,要往殿內而去,一旁的宮人和侍衛見狀急急攔住大門,尚喜顫聲道:「殿下你要做什麼?難道想無召私闖陛下寢宮不成,這可是犯上謀反的大罪1

「滾開1謝容華寒聲道,守衛的侍衛心中一懼,卻不敢讓開路,只道:「殿下,陛下並未召見,你不能進去。」

謝容華正要動手,趕來的雲亦凡和陳大急忙拉住了他:「殿下,你冷靜一點,這裡是大內皇宮,君臣有別,你若私闖陛下寢殿,那就是謀反的罪名。」

「殿下1張玄策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請殿下三思1

他的聲音讓謝容華恢復了些許理智,他轉身上前,徑直向張玄策走去,一把提起張玄策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起來,聲音中帶著徹骨的寒意:「張玄策,我向來敬重你尊你為先生,可你都做了什麼?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可你竟然一直瞞著我。」

「殿下,尚喜公公有句話說得很對,與契丹之間的聯姻,不止是殿下的私事,更是整個魏國的國事,若是私事,臣自然不敢隱瞞殿下,可若是國事,臣只能聽陛下聖旨行事,臣也懇求殿下,先把兒女私情放一邊,一切以大局為重,如今契丹勢大,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聯姻不成,契丹必定大怒,若他們出兵征討,魏國必定元氣大傷,到時中原無論哪國勢力出手,魏國都可能不復存在,陛下與殿下多年的努力也將付之東流。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那時顏姑娘與殿下一樣不會有好結果,與其這樣,殿下不如先接受聯姻,忍辱負重,待天下一統之時,何愁不能擁有心愛的女人?」張玄策的眼睛對上他盛怒的臉,平靜地開口道。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手上一個脫力,放下了張玄策,他環視四周,前來的都是跟著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將領,他們看著他,目光中帶著凝重與期盼,他吸了吸氣,啞聲開口道:「你們都是這樣想的?」

他們在張玄策的帶領下跪下,誠心高聲請求道:「請殿下以大局為重。」

謝容華慘然一笑,他走到雲亦凡的面前,聲音微不可聞道:「雲亦凡,你曾經總是害怕我會負了汐凝,一直以她的兄長自居,可今日,你怎麼和他們一起,在這裡跪著求我娶另外一個女人,你就不心疼你的妹妹嗎?」

雲亦凡呼吸一滯,眼睛微紅,這個決定,他掙扎了很久,他答應過顏豐好好照顧汐凝的,如今卻要和旁人一起將她逼入絕境之中,他的心不是不痛,可是他沒有辦法,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擁有的局面,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它就這麼被毀了。

他磕了一個頭,哽咽道:「殿下,若還有別的辦法,我絕不會選擇傷害汐凝,兩權相害取其輕,請殿下三思。」

謝容華閉了眼,深吸一口氣,返身平靜地跪下,他身後跪著的眾人見他如此,高聲道:「殿下1

他的聲音異常平靜地道:「你們都退下吧,該怎麼做?本王自有分寸。」

三日的時間過得很快,不時有各個大臣過來「好心」的勸解謝容華,皆在他的沉默已對中無功而返,謝雲的耐心也漸漸耗盡了。

空中漸漸下起了雨,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很快將地面淋濕一片,謝容華的衣裳也濕透了,冷冷地貼在他的身上,也冷進他的心裡,曾經那些天真可笑的想法早已被現實擊垮,他從來沒想過,他的父皇對他會絕情至此,他將他逼入絕境之中,甚至不惜以他心愛的女人性命來脅迫他,他如今早已不是他的父親,只是一個冷冰冰的帝王,眼中考慮的只是自己的江山天下,他用至高無上的權力將他死死壓制,讓他無路可退。

「容華1頭頂突然覆蓋上一片陰影,謝蘊之帶著一隊宮人走到他身後,輕聲道:「你不要再逞強了,這些東西,是父皇讓我去送給顏姑娘的,你若想救她,便答應父皇吧,父皇已經答應我,只要你願意娶契丹公主,可以讓你帶走顏汐凝,這是他最大的讓步了1

謝容華抬頭看他,他的錦袍上著六爪龍,面目猙獰地望著他,謝蘊之身後的宮人手握托盤,上面放著三尺白綾,一把匕首和一瓶毒藥,謝容華望著它們,呼吸一滯,謝蘊之低喃道:「父皇這一次並不是和你說笑,你為了一個女人失態至此,真的很令父皇失望,你還記得你曾經答應過母親的誓言嗎?讓你娶你不愛的人,確實是委屈了你,但為了整個魏國,你是你必須做的。」

「大哥在拿母親壓我?」謝容華輕聲道,聲音帶著沙啞。

「這是你自己發過的誓,我希望你能記住,母親的在天之靈在天上看著你,若魏國毀在你手中,你往後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她。」謝蘊之恨聲道。

謝容華沉默片刻,一步一步慢慢站了起來,他看著他,目光平靜:「你們贏了,轉告父皇,我會娶耶律燕,這不是為了魏國,只是為了我曾經對母親的誓言,從此以後,我再不欠你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