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章 情深緣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情深緣淺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三日以來,顏汐凝除了吃飯睡覺,便日日趴在窗邊看著謝容華的一舉一動,她看到一批一批的她認識或不認識的官員跪在他身後和他叩頭說著什麼,她聽不見他們的談話,可大抵的內容她能猜到,無非就是要他以大局為重,迎娶契丹公主吧!

當她在滂沱的大雨中看著他在謝蘊之面前緩緩站起身時,她知道一切都塵埃落定,原本以為自己會難過,可沒想到她的內心卻平靜地連自己都有些詫異,也許是因為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所以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她才能這樣坦然的接受!

她輕柔地撫摸自己的小腹,在心中與孩子對話道:「寶貝,以後我們娘倆要相依為命了,娘親也許不能給你尊崇的地位,富貴的生活,但娘親答應你,在我有生之年,會盡最大的努力保護你,愛你,讓你衣食無憂,快快樂樂地長大,娘親對不起你,讓你一出生就沒了父親,但這一切都是娘親自願的,娘親不恨你的父親,所以,你也不要恨她。」

她和孩子說了好一會兒的悄悄話,才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夢中,她變成了一條魚,而謝容華成了一隻飛鳥,他就站在岸邊,深情地凝望她,她努力地想要躍出水面,觸碰到他,可無論她怎麼努力,始終無法離開水中,時間一天天過去,終於,有別的飛鳥落了下來,他們是謝雲,是謝蘊之,是張玄策,甚至是雲亦凡,他們在謝容華身邊不住喚著,不停地在空中盤旋,終於,謝容華滿漢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展開雙翅往空中飛去,她不想他走,用盡全身力氣,終於躍出水面,跳到了岸上,魚鰭撞擊到冰冷的地面上,讓她鮮血淋漓,她喚著謝容華,想告訴他她能碰到他了,可他已經不見了,太陽越來越大,身體越來越干,魚兒脫離了水面,只能絕望地迎接死亡。

她一驚,醒了過來,感覺到身體微微的顛簸,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皇宮了。

此刻,她身處馬車之中,有履聲音傳到她耳中,腰間被一雙結實的手臂纏繞著,熟悉的溫暖氣息縈繞在她周圍,他的懷抱這麼溫暖而讓人迷戀,她卻不得不放開了,這樣下去,她的結局恐怕會比夢中的她更慘,從來,他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今,是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她的手緩慢卻堅定地扳開他的雙臂,謝容華一驚,跟著醒了過來。

他已經換了乾淨的衣裳,臉色蒼白憔悴,眼睛因為多日不曾休息布滿血絲,他對上顏汐凝澄澈的雙眼,目光微微閃躲著,輕聲道:「你醒了?在宮裡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顏汐凝搖搖頭,低聲問道:「我們這是去哪裡?」

謝容華低低一笑,啞聲道:「自然是回家,難不成你想一直住宮裡不成。」

回家,多好的詞語,可哪裡才是她的家?

顏汐凝靜靜地看著他,突然笑了,輕聲道:「容華,你知道嗎?我在皇宮的住處,透過窗戶正好可以看到麟德殿呢。」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臉色一變,他一點一點地鬆開手,低聲道:「你都知道了?」

顏汐凝慘然一笑,「若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直接請我去喝你和契丹公主的喜酒。」

「不是的。」謝容華驚慌地否認道,一把將她擁入懷中,他緊緊地抱住她,低聲解釋道:「汐凝,你知道一切都不是我自願的,契丹勢大,我們得罪不起,父皇又以你的性命威脅,我沒有辦法……」

「容華,我們到此為止吧!你放我離開,往後你和秦王妃的生活,我也絕不會出現打擾。」顏汐凝淡淡地打斷他。

「不1他低吼道:「耶律燕只有秦王妃的名頭,我和她之間什麼都不會發生,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

當她從他口中聽到那個契丹公主的名字時,絞痛襲上心頭,那些淡然與不在意的偽裝轟然倒塌,強忍的淚水在此刻終於滑落眼眶,她抱緊他,使出全身的力氣用拳頭擊打他,悲慟大哭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去契丹,為什麼你要讓她看上你,謝容華,我們努力了那麼久,她一出現,就什麼都毀了,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她的脆弱與無助讓他心中大慟,他撫著她的臉,抬頭親吻她苦澀的淚水,哀求道:「汐凝,你給我五年的時間,我會把我們之間的障礙一一清除掉,到時候就只有你和我,再也沒有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給我五年時間好不好?」

他的話語讓顏汐凝停止了掙扎,她的理智漸漸回籠,神色變的平靜,她輕輕推開他,往後退了一步,擦乾眼淚道:「我可以給你五年時間。」

謝容華還來不及欣喜若狂,她大哭后沙啞的聲音已繼續道:「但你要放我走。」

「不可能1謝容華臉色一變,斷然拒絕道:「你知道的,別的我都可以答應你,唯獨放你離開,絕不可能。」

「別的都可以,那你能不娶耶律燕嗎?」顏汐凝慘然笑道,「容華,從我們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我要的只有唯一,不是唯一,那便是零,你給不了我想要的,就放我離開吧,我留在你身邊,我們只能互相折磨,你不會快樂,我也不會,不如各退一步,放過彼此。」

謝容華的手握得死緊,他咬著牙沉聲道:「就算是互相折磨,我也不會放你離開,我說過,所有的事我都會處理,你只要靜靜地陪在我身邊就好,五年之後,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會給你。」

「謝容華,你知道嗎?你這樣會逼死我的。」顏汐凝低喃道。

謝容華身形一僵,他咬著牙,握緊拳頭憤恨道:「你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身邊。」

顏汐凝詫異地看著他,突然笑了起來,她的笑容讓謝容華心中的懼意越來越重,他緩和了話語,低聲道:「汐凝,你聽話,我不會讓耶律燕出現在你面前的,以後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會被任何人打擾,你不想住在長安,我可以讓人在郊外建一所別院,就建在桃花澗,以後一到春天,你開門就能將桃花盡收眼底,好不好?」

顏汐凝不說話,謝容華以為她妥協了。微微安下心來,卻不知道,顏汐凝已經下定決心非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