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一章 互相折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互相折磨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殿下,你不該摻合這件事的,殿下難道不奇怪嗎?那麼多大臣勸說秦王殿下都沒有鬆口,為何殿下一去,他便同意了。しwxs520」王承志聽了謝蘊之說起謝容華與耶律燕的婚事,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那是因為本宮用了他最愛的兩個女人威脅他,這段日子父皇為他的婚事愁眉不展,本宮讓他妥協了,也算是了結了父皇的一樁心事,讓父皇對本宮刮目相看,有何不好,謝容華娶了契丹的公主,再無力與本宮爭奪皇位,本宮不懂你在顧忌什麼?」謝蘊之臉色有些難看道,「還是說,你在可憐你那箇舊友,費盡心思依舊與秦王妃失之交臂。」

王承志一噎,苦笑道:「殿下,你就沒想過,我們所有人都知道魏國與契丹的聯姻,毫無轉圜的餘地,秦王殿下那麼聰明的人,難道他自己不知道嗎?可他日日跪在麟德殿外,讓陛下苦惱,讓所有大臣挨個勸說,他為了什麼殿下就沒想過嗎?」

「自然是為了他自詡的深情,出征河東前他以戰事脅迫父皇答應他娶顏汐凝為王妃的事,整個朝廷誰不知道。」謝蘊之輕蔑道,他曾經把這個弟弟當成心腹大患,可如今看來,他不過是一個沉溺兒女私情的廢物。

王承志嘆息著搖頭,沉痛道:「殿下,此次之後,所有大臣都知道,秦王殿下為了魏國的天下,忍辱負重娶一個外族女子為王妃,陛下也看著秦王殿下苦苦掙扎,娶自己不愛的女人,必定對他心懷愧疚,殿下就沒想過,他們對秦王殿下的這種憐憫心疼之心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嗎?如果曾經的秦王還是一隻沉睡的獅子,那麼現在,他已經醒了,他以前或許只是隱有與殿下相爭的心思,可現在,他恐怕已經將殿下當成了最大的敵人。」

「承志,你未免想得太多了,就算那些大臣可憐他,父皇對他心懷愧疚又如何,他既然娶了一個外族女人,那些世家貴族就不可能支持他,支持謝容華,他們不僅拿不到好處,還得冒著成為契丹傀儡的危險,誰會做這樣的傻事。」謝蘊之哈哈大笑道,完全不將他的話放在心上。

王承志微微苦笑,知道他現在說什麼他都不會聽,其實,他一直希望顏汐凝能成為秦王妃,不僅是因為她是他的朋友,更重要的原因是顏汐凝對謝容華不會有任何幫助,反而會讓他遠離皇權之爭,這樣謝蘊之的地位就穩固了,可現在,他與契丹聯姻,表面上對他沒有任何助力,實際上呢?謝雲因為心懷愧疚只會更加重用謝容華,當他的功勞越來越大時,那些大臣會站到誰身邊有誰能說得准呢?以他對顏汐凝的了解,她絕不可能再留在謝容華的身邊,失去了心愛的女人,謝容華不可能就此罷休,他會做什麼,他實在是想不出來,看著謝蘊之如此沒有危機意識,他輕聲嘆息,等他真正意識到危機的時候,還來得及嗎?

為了一個月後魏國與契丹的聯姻,長安的主要街道全都掛滿了紅綢,所有人都在為大婚忙碌著,秦王府內更是張燈結綵,將整個王府布置一新,謝容華不想顏汐凝觸景生情,將她送到了一所別院之中,讓幻琴時時陪在她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姑娘,你吃點東西吧1幻琴在一旁勸慰道。

顏汐凝倚靠在床沿邊,她的臉色帶著微微的蒼白,因為長久不曾進食,臉色憔悴不堪,她眼神空洞地望著門外,不言不語,幻琴將吃的送到她嘴邊,她也只是緊閉著嘴,門突然被大力推開,謝容華帶著一身寒氣大步踏入屋中,幻琴嚇得站起身,小聲道:「殿下1

這幾日謝容華每天都會來,無論是甜言蜜語,還是惡言威脅,他都試過了,可顏汐凝全都無動於衷,她似乎一心尋死,就像她到了別院后和他說的唯一一句話:「謝容華,我既然沒辦法活著離開你,那就死在你身邊吧1

他看了幻琴一眼,端過她手裡的粥,冷聲道:「你先退下。」

幻琴悄悄地看了顏汐凝和謝容華一眼,緩緩退了出去,小心地將門掩好。

他將粥舀到她嘴邊,她無動於衷,謝容華眼神一冷,怒道:「顏汐凝,你非要逼我傷害你嗎?」

她的眼神閃了閃,最終歸於死寂,謝容華一怒,喝了一大口粥,掐著她的下顎,疼痛迫使她不得不張開嘴,他俯身將粥一點一點哺到她口中,顏汐凝雙手無力得拍打他,謝容華死死扣住她,讓她怎麼也掙脫不開,終於迫使她將粥吞了下去。

他慢慢放開她,親吻她的嘴角,低聲道:「你再不乖乖吃東西,我以後都這樣喂你。」

他的話音剛落,顏汐凝便推開他,扶著床沿不住地嘔吐起來,將方才好不容易吃的粥全部吐了出來。

謝容華看她的樣子,怒極地站起身,一把將手中的碗砸向地面,碗中的粥濺了一地,幻琴聽到聲響,急忙推門而入,見到房中的情形,慌忙跪下顫聲道:「殿下請息怒1

謝容華冷冷地看著顏汐凝,冷聲道:「來人,幻琴照顧主子不周,給本王拖下去打。」

幻琴一驚,叩頭高聲道:「殿下饒命啊1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眼神終於變了變,她虛弱著開口道:「謝容華,你不要傷及無辜。」

她終於肯說話了,謝容華走到她身前,誘惑著開口道:「只要你乖乖的聽話吃東西,我就饒了她,否則,不止是她,所有你在意的人,我統統都不會放過。」

幻琴已經被兩個侍衛拖住,她哭著哀求她:「姑娘,求你救救我,你就吃點東西吧。」

顏汐凝的手動了動,她沉痛地閉上眼睛,眼角有淚珠緩緩滴落,她微不可聞地道:「對不起,幻琴,如果你有任何不測,我把命賠給你。」

謝容華呼吸一滯,他恨聲道:「不必拖下去了,就在這裡打,什麼時候顏姑娘肯吃東西了,你們什麼時候停。」

很快,食物和刑具一起搬了上來,食物就放在顏汐凝觸手可及的地方,幻琴則被拖到了刑凳之上,很快,不大的房間中就響起了幻琴的慘叫聲,她一邊叫一邊哀聲喚道:「姑娘,求你救救我,吃點東西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