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三章 五年之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五年之約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張玄策第一次看到謝容華這麼脆弱的樣子,哪怕他得知自己必須娶耶律燕時,都沒有此刻的他來得絕望,他也更加堅信自己的做法是對的,若是顏汐凝一直留在他身邊,他的顧忌只會越來越多,她是他最大的軟肋,他必須幫他剔除掉這根軟肋,他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當權者,他可以無情,也可以多情,但痴情絕對是他的大忌,他眼眸一沉,下定決心道:「顏姑娘不是答應了等殿下五年嗎?只要五年之內我們能成功,殿下自然可以接顏姑娘回來的。」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理智回籠,他望著他,目光無比犀利:「我和她的約定你是怎麼知道的?」

張玄策嘆息一聲,緩緩道:「自然是顏姑娘告訴微臣的,殿下雖然將她困在別院中不讓她與外人接觸,可殿下難道忘了,她是能使喚阿隼的,她讓阿隼送信來求微臣幫忙勸服殿下放她離開,這件事我原本該瞞著殿下的,但我方才想了想,也許殿下知道更好,顏姑娘如今想盡一切辦法也要離開殿下,殿下與她如今已是一個死結,與其讓顏姑娘費盡心思,對殿下的感情越來越淡薄,不如殿下親自將這個死結徹底斬斷,那樣,至少顏姑娘心中一直會念著殿下,你們的人雖然分開了,心卻還在一起,難道不比殿下將她死死捆在身邊,卻將她的心越推越遠好?只要五年之內,我們大事得成,殿下自然可以接回顏姑娘,那時,也不會有人再敢說什麼了。」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心中微動,他望著書房外碧藍的天空,沉聲道:「你的話本王明白了,本王會考慮的,你先下去吧!

夕陽西下,謝容華回到別院的時候,顏汐凝已經睡著了,他望著她指尖已經結痂卻並未上藥的傷口,正欲發怒,照顧顏汐凝的婢女已經先一步跪下來,抖著聲音道:「殿下饒命,不是奴婢不為姑娘上藥,只是奴婢剛碰到姑娘,她便極力掙扎,奴婢好不容易上了一點,姑娘就把那些葯全部抹掉,弄出更大的傷口,奴婢怕傷了姑娘,便不敢再上藥了。」

謝容華一怔,低聲道:「你先下去吧,把傷葯拿過來。」

那婢女見謝容華放過了她,高興道:「奴婢這就去。」

謝容華坐到床邊,小心翼翼地拿起她的手,剛碰到指尖的傷處,她便驚醒過來,靜靜地看著他。

婢女拿了葯過來,他小心的蘸了一點,正要為她上藥,顏汐凝神色一變,極力掙紮起來,謝容華死死地抓住她,沉聲道:「顏汐凝,你非要這樣傷害自己來傷害我嗎?你不是想離開我嗎?你不上藥不吃東西不養好身體,你還怎麼離開我?」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一時忘記了掙扎,她怔怔地看著他,低啞著嗓音道:「你肯放我走了?」

謝容華的手僵直了片刻,嘴角染上苦澀的笑容,他繼續輕柔地為她的手指上藥,小心而謹慎,彷彿那是天下間最要緊的事一般,他的氣息輕輕地噴洒在她的指尖,帶來微微的刺痛,她聽見他咬牙切齒輕輕吐出的話語:「只要你別再傷害自己,等你的身體養好了,我就放你走。」

顏汐凝抓著他的衣袖,急聲道:「你不能騙我。」

謝容華低啞的笑聲響起,他雖然在笑,臉上卻帶著極致的悲傷:「顏汐凝,我們在一起這麼久,我騙過你嗎?」

顏汐凝一怔,輕輕放開了手,她低聲道:「我相信你1

愛人的信任是最讓人高興的事,可是她此刻的信任,卻讓他心痛如絞,他剛上好葯,便聽到顏汐凝輕柔的聲音道:「我想吃東西了。」

她的這句話讓謝容華一下子怒了,他站起身對她大吼道:「顏汐凝,你就那麼盼著離開我嗎?」

顏汐凝臉色一白,沉默著低下頭,謝容華見她這樣,努力壓抑心中的怒氣,他不想在最後的日子裡和她產生裂痕,他坐回她的身邊,將她輕輕擁入懷中,低聲下氣道:「我已經讓人去弄吃的了,他們弄好了會送過來的,你太久沒吃東西,只能先喝粥。」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眼眶一澀,她順從自己的意願,輕輕靠進他懷中,柔聲道:「容華,以後我不在了,你要照顧好自己1

謝容華將頭埋入她的頸間,手死死地抱緊她,彷彿要講她嵌入自己的身體中一般,頸間有濕意傳來,顏汐凝身體一僵,只覺得心疼得無法呼吸,他曾經為他的母親,他的姐姐流過淚,那時她陪在他身邊,與他一同承擔他的悲傷,可這一次,當他為之流淚的人變成了自己,她再沒有辦法繼續陪著他了,謝容華帶著哽咽的聲音在她頸邊輕輕響起,他輕聲哀求道:「不走好不好?」

她鼻尖一酸,隱忍的淚水到底流了下來,她抽泣著道:「謝容華,你不能出爾反爾。」

身後的人沉默了許久,終於抬起頭來,他臉上的表情一片平靜,彷彿剛剛那個脆弱無依的人不是他一般,他抬手輕輕擦掉她的眼淚,低語道:「汐凝,我會放你走,但你必須遵守我們之間的約定,我給你五年的自由,這五年裡,你要時時想著我,念著我,不能忘了我,更不能嫁給別人,五年後,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無論你在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帶回我的身邊,若我發現你背棄了我們的承諾,我會囚禁你一生一世,讓把你從我身邊奪走的人生不如死……」

他的語氣雖然輕柔,話語卻不容置疑,顏汐凝怔了怔,苦澀在心中蔓延,這個男人早已溶入她的骨血之中,深不可滅,她又怎麼可能再嫁給別人。她雙眼含淚地望著他,知道他一直在等她的答案,她吸了吸氣,抱緊他溫柔而堅決地道:「好,我等你五年。」

他需要一個承諾,那她就給他一個承諾,也給自己一個希望,五年後,不管他會不會來找她,她都會帶著他們的孩子,好好的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一個角落中,她有他們曾經的回憶,有他們的孩子相伴,她相信,未來的日子她會活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