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四章 依依惜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依依惜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自從謝容華答應放她離開那晚后,顏汐凝再也沒有見過他,她手上的傷除了謝容華幫她上的那次葯,第二日她便開了藥方重新讓人配置,她如今有了孩子,用藥方面必須慎之又慎,可這個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所有人都以為她是在和謝容華使性子,故意不用他給的葯,她偶爾聽到別院下人的竊竊私語,只能一笑置之。

幾日的修養之後,她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也可以在離開前著手做一些事了,她去看望了幻琴,那個女孩因為她被打得半死不活,她心裡對她非常愧疚,幻琴雖然看了大夫上了葯,如今卻只能趴在床上動彈不得,她一見到顏汐凝,便委屈地抱住她嚎啕大哭起來。

「幻琴,別哭了,是我讓你受了委屈,你可以恨我怨我,我離開前,會幫你把傷葯配好,你好好上藥,身體不久就能痊癒,我不會讓你身上留下疤痕的。」顏汐凝輕撫她的發,滿臉愧疚地說道。

幻琴聽了她的話,不僅沒有止住哭聲,反而哭地越發傷心了:「姑娘,幻琴沒有覺得委屈,為了姑娘,讓幻琴立刻去死我也不會有半句怨言,可是我捨不得姑娘,姑娘就不能留下來嗎?你和殿下當真一點可能都沒有了嗎?」她不明白,就算秦王娶那個什麼公主為正妃,他對顏姑娘的寵愛也不會減少半分,為什麼她就一定要離開呢。

顏汐凝垂下眼眸,輕嘆道:「幻琴,我不可能留下來,你沒有愛過一個人,不知道親眼看到他娶另一個女人是什麼滋味,我受不了,離開是我唯一的出路,你不必難過,若是有緣,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的。」

「姑娘。」幻琴緊緊抱著她不願鬆手,哭聲中溢滿悲傷。

之後的幾日,她讓下人按照她的藥方買了藥材回來,日日關在房中煉藥,當她的葯煉完了,她的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需要做的事已經做完,也是時候離開了,這一晚,她用過晚膳后,叫了秦洛過來。

「這是我為幻琴配置的治傷葯,你將她現在用的葯停了一日之後再換成這個,一日三次,很快她的傷就會好了。」顏汐凝將一瓶藥膏遞給秦洛,她輕聲道:「我知道你喜歡她,以後就麻煩你幫我照顧好她了。」

秦洛一怔,沒想到他的心思被顏汐凝看出來了,他啞著嗓子,點頭道:「顏姑娘放心,我一定照顧好她。」

「嗯1顏汐凝點點頭,她的手中握著另一瓶丹藥,她盯了它好一會兒,才對秦洛道:「這一瓶是補氣血的丹藥,你幫我把它交給殿下,往後他出征時用得上,我知道他武功高強,可戰場上刀劍無眼,他又喜歡身先士卒,難保不會受傷,吃了這個,對養傷大有裨益……」

「顏姑娘……」秦洛打斷她,啞聲道:「姑娘還念著殿下,何不將這個親自交給他,明天姑娘就要走了,難道就不打算見殿下一面了嗎?」

顏汐凝嘴角溢出苦笑,緩緩搖頭,望向遠處輕聲道:「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他們多見一次,彼此便多痛一分,又何必再見。

翌日,顏汐凝整理好行囊,便離開了別院,她剛出大門,便見到門外等著她的一眾熟人,他們都是謝容華最信任的部下,她和他們曾經並肩作戰,把酒言歡。

「顏姑娘/汐凝1他們看著她,神色間皆是愧疚,為了大局,他們每一個人都勸過謝容華,都是間接逼她離開的幫凶。

顏汐凝微微一笑,走上前道:「靈禎,張先生,亦凡哥,陳大哥,杜威,還有耿將軍,謝謝你們來為我送行1

雲亦凡看著她的微笑,鼻尖一酸,他突然跪下,哽咽道:「汐凝,我對不起你,你恨我怨我吧1他答應過顏豐會照顧好她,甚至他一直擔心謝容華負了她,可如今,他不僅沒做好一個哥哥的本份,還成了讓她陷入絕境的幫凶,這樣的他,實在無顏面對她此刻的微笑。

顏汐凝一怔,快步上前扶起他,道:「亦凡哥,你這是在做什麼?我沒有怪你,也沒有怪你們任何一個人。」她看向他們,苦笑道:「我知道你們的顧慮與苦衷,若我是你們,也會做同樣的選擇,畢竟和家國天下比起來,一個女人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她看向張玄策,誠心道:「張先生,謝謝你幫我,我知道他能鬆口,你一定做了很大的努力,謝謝你讓我獲得自由1

她的目光清澈,讓張玄策不敢直視,只覺得她的道謝讓他無地自容,顏汐凝是一個很好的女人,若不是謝容華太愛她,而她又太過偏執,他也希望她能一直陪在謝容華身邊,可惜,事與願違。

「汐凝姐1謝靈禎帶著哽咽的聲音響起,顏汐凝走到他面前,自從謝慕言出事以後,這個男孩似乎一下子長大了,他變得越來越沉穩內斂,也越來越成熟冷靜,如此孩子般脆弱的表情,她已經很久沒見過了。

「別哭,你如今是將軍了,哪還能輕易掉眼淚呢。」顏汐凝笑道。

謝靈禎擦了擦眼淚,笑道:「汐凝姐,我就是想告訴你,不管你身在何處,我認定的二嫂,只有你一個。」

「我心中的秦王妃也只有你1耿青大聲道,那時若不是顏汐凝在韓升手下救下他,他恐怕早就死了,又談何輔佐秦王,他的眼眸沉了沉,堅定道:「我只叫你王妃。」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莞爾一笑,他這耿直的個性,還真是不枉他的姓氏了。

「姑娘,隆!鼻羋逍∩地在她身邊道。

顏汐凝點點頭,對對面的眾人施禮道:「各位,顏汐凝就此別過,若是有緣,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的,秦王殿下就有勞諸位照顧了。」

她說著,瀟洒地轉身上了馬車,掀開車簾微笑著和他們揮手道別,馬車緩緩駛動,很快載著顏汐凝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殿下真的不來送送她嗎?」陳大嘆息道。

張玄策目光一凝,對眾人囑咐道:「往後,在殿下面前,我們都不要再提起顏姑娘,以免惹得殿下想起往事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