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五章 託付醫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託付醫館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馬車緩緩駛出別院,往寒水堂而去,一路上路過長安的大街小巷,映入眼帘的是滿滿喜慶的大紅色,顏汐凝想忽視它們,卻無法抑制心底深處傳來的悲傷,半月之後,這些地方該有多熱鬧,可惜,這熱鬧和她半點關係也沒有,她緊緊捏著頸間的玉墜,閉著眼睛靠在馬車的角落中,不再去看車窗外的風景。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緩緩停了下來,趕車的車夫道:「顏姑娘,到了。」

顏汐凝下了馬車,抬頭望向寒水堂,她買下這裡的時候,決心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兜兜轉轉又回到了這裡,寒水堂,依然是她新生活的起點。

顏汐凝轉過身,對車夫道謝道:「謝謝你送我到這裡,你回去復命吧1

車夫沉默半晌,恭聲道:「顏姑娘,秦總管要我往後都跟著姑娘,不必再回去了。」他看起來雖然是一個普通的車夫,實際卻是秦王府暗衛中的頂尖高手,以往他一直是暗中保護顏汐凝的,這次只是把他放在了明處來。

「不用了,我在過兩日就會離開長安了,你的家人朋友都在長安吧,想必你也不想和他們分開,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顏汐凝淡淡地笑道。

「可是……」車夫皺眉道,顏汐凝打斷他的話:「若是秦總管為難你,你就說是我命令你回去的。」

車夫看了她一眼,猶豫片刻,抱拳道:「那以後就請姑娘多多保重了。」

顏汐凝看著馬車漸漸走遠,深吸一氣,返身大步往寒水堂走去。

寒水堂如同往日一樣人來人往,齊大夫老當益壯,精神抖擻地忙碌著,他好一會兒才發現顏汐凝來了,高興地站起身道:「汐凝,你回來了。」

「嗯1顏汐凝淡淡一笑,上前放下肩上的包裹道:「我來幫你吧1

「不用,你去一邊歇著吧,我一會兒就好。」齊大夫哈哈笑道。

顏汐凝也沒有拒絕,徑直去了後院和春嬸明達打招呼,謝容華出征前她來過寒水堂一趟,那時她只說要和夫君一起出趟遠門,如今回來了,大家見到她都很高興,看著熟悉的面孔,她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好,難過的是她這次是來道別的。

晚上,春嬸做了豐盛的一桌菜,大家一起吃飯,在吃飯間隙,春嬸無意中問道:「汐凝,你真要在我們這裡住兩天啊,不會又是和姑爺吵架離家出走了吧。」

她的話讓原本興高采烈和大家說話的顏汐凝一下子沉默下來,春嬸一驚,小聲道:「我不會真說中了吧,這次又是為了什麼事?」所有人的目光都靜靜地看著顏汐凝。

顏汐凝的臉上泛起笑容,淡笑道:「沒有,我們沒有吵架,春嬸你別多想了。」

「沒吵架就好1春嬸笑道,正要把這個話題岔過去,顏汐凝卻對所有人鄭重其事道:「我有話想和你們說。」

大家都靜靜地看著她,她認真地看了他們所有人,拿出了寒水堂的房契,對齊大夫道:「齊爺爺,這是寒水堂的房契,這個醫館雖然是我建的,可我對它付出的心血遠不如你,我現在將它交給你,以後它就是你的了。」

齊大夫大驚地站起身,道:「汐凝,你這是做什麼,若不是你收留老頭子我,我如今還在我侄子那裡受氣呢,這醫館是你的東西,老頭子可從沒想過佔為己有。」

「我知道。」顏汐凝安撫他道,「齊爺爺的為人,我重來沒有懷疑過,只是我過兩天就要離開長安了,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所以把這個醫館交給齊爺爺,是我最放心的。」

齊大夫和春嬸聽了她的話大驚,連安靜吃飯的明達都突然抬起頭來,他們急聲問道:「汐凝/師父,你要去哪裡?」

顏汐凝抬頭看向耀眼明亮的星空,嘆聲道:「我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是姑爺家要舉家搬到別的地方去,所以你才連寒水堂的都不要,跟他一起離開長安嗎?」春嬸猜測道。

齊大夫也一臉疑惑地看著她,顏汐凝沉默下來,他們以為她默認了,明達大哭道:「師父,你走了以後就不回來了嗎?我不想你走。」

顏汐凝鼻尖一酸,柔聲道:「也不一定就不會回來了,若有機會,我還是會回來看你們的。」

齊大夫低嘆一聲,接過她手中的地契,承諾道:「汐凝,你放心,有老頭子在一天,就會幫你照看寒水堂一天,等哪一日你回來了,我一定將它完好無損地還給你。」

顏汐凝感激地看著他,看著春嬸和明達,低泣道:「謝謝你們,不管我身在何處,我都會想著你們的。」

深夜,齊大夫起來起夜,卻發現前堂有隱隱地光亮,他心中一緊,小心翼翼地往前堂走去,躲在角落中查看前堂的動靜,卻發現原來是顏汐凝在抓藥,他剛要鬆口氣,心中卻疑竇頓起,大步走了過去。

顏汐凝正在認真的配藥,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動靜,等她發現了,齊大夫已經舉起她抓的葯細嗅起來,顏汐凝大驚失色,高聲道:「齊爺爺。」

「安胎藥?」齊大夫抬頭看她,疑惑道:「你半夜三更配安胎藥做什麼?」

顏汐凝還未回答,他卻好似意識到什麼,一把抓起她的手腕,顏汐凝要抽手已然來不及。

齊大夫眉頭緊皺,望著她吃驚道:「你懷孕了?孩子是容瑾的。」

顏汐凝咬了咬唇,沒有說話,齊大夫卻突然想到什麼,厲聲道:「汐凝,你懷孕了,為什麼容瑾會放心讓你一個人回醫館,你還說你兩日後要離開,你如今有孕在身,這麼急著離開做什麼?吃晚飯的時候你在騙我們對不對,你根本不是和容瑾一起離開。」

顏汐凝淚如雨下,搖頭喃喃道:「齊爺爺,你別問了好不好?」

齊大夫好似一下子明白過什麼,他死死抓著她,大聲道:「那個容瑾欺負你了是不是,難倒他想拋棄妻子?我這就去找他問個清楚。」

他說著就要離開,顏汐凝死死抓住他,泣聲道:「齊爺爺,不要去,他沒有拋棄妻子,因為我和他從來就沒有成親。」

齊大夫身形一僵,回頭詫異地看著她,顫聲道:「你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