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六章 再見長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再見長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我說我們從來就沒有正式拜堂成親,我根本不是他的妻子。」顏汐凝閉上眼睛,直白地說道。

齊大夫聽了她的話,震驚地說不出話來,他臉色鐵青,嘏吼道:「汐凝,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你跟了他那麼久,一直騙我說你們成親了,如今你懷了他的孩子,你卻告訴我你不是他的妻子,女兒家的清白有多重要你不明白嗎?你這個孩子,怎麼能如此糟賤自己呢,你要我怎麼跟你爹交待啊1

顏汐凝緩緩跪了下來,淚眼迷濛地望著他,哀聲道:「齊爺爺,我知道我讓你失望了,可和他私定終身是我自願的,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

齊大夫將她扶起來,唉聲嘆氣道:「你怎麼這麼傻,那現在是怎麼回事?他厭倦了你,把你趕回來了?」

顏汐凝擦了擦眼淚,搖頭道:「不是,是我自己要走的。」她的聲音微不可聞地低語道:「他就要成親了,我不想看到他成親的樣子,所以我要離開。」

「什麼?你都懷了他的孩子他卻要娶別的女人,這不是欺負你是什麼?汐凝,你不要怕,等天一亮,齊爺爺就帶你上他家討個說法,他想不負責任,齊爺爺幫你打斷他的腿。」齊大夫怒氣沖沖地道。

顏汐凝苦笑著搖頭,拉了齊大夫坐下,幽幽道:「齊爺爺,他來寒水堂的時候,你們也看出來了他不是普通人吧,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只是怕他的身份嚇到你們,其實,容瑾並不是他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叫謝容華。」

「謝容華?」齊大夫低低地重複著,猶疑道:「這個名字怎麼有些耳熟?」

顏汐凝望向那盞明明滅滅的蠟燭,輕聲道:「秦王謝容華,多次出征大捷而歸,在魏國萬人之上二人之下,他的名字,魏國有幾人不知道的,更何況,如今長安城大街小巷都在為他和契丹公主半月後的婚禮做準備,齊爺爺自然會覺得他的名字耳熟了。」

齊大夫聽了她的話,滿臉的不可置信,他的驚訝,比開始聽到顏汐凝說她沒有成親時更甚,他知道容瑾不是普通人,可卻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是天潢貴胄,更想不到他是傳遍街頭巷尾的戰神秦王,他望著顏汐凝,愣愣地開口道:「汐凝,你,你和他怎麼會認識的?」

顏汐凝看向他,嘴角揚起淡淡地笑容:「天意弄人吧,我也沒想過自己竟然能和他認識,和他相愛一場,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漸漸的,她的神色黯淡下來:「我說了他的身份,想必齊爺爺也明白他為何不娶我了,我和他的身份雲泥之別,他為了能娶我,做了很多事,可最後,還是失敗了,和契丹的聯姻是關係到魏國存亡的大事,他不可能為了我推掉這門親事,所以,我選擇離開長安,開始自己新的生活。」

齊大夫搖搖頭,幽幽一嘆,若他早知道容瑾竟然是秦王,說什麼他也不會同意顏汐凝和他在一起的,那樣的身份,就算他再喜歡顏汐凝,也不可能娶她進門,想到孩子的事,他皺眉問顏汐凝道:「那他知道你懷孕的事嗎?」皇家血脈,他知道能放她走?

果然,顏汐凝搖搖頭,輕聲道:「這件事,除了我自己,齊爺爺是唯一的知情人,我希望齊爺爺能為我保守秘密,只要我人在長安,我的一舉一動就都在他的掌握中,若他知道了孩子的事,絕不可能放我走,所以,為了孩子,我也必須要早日離開長安。」

齊大夫望著她,心中泛起心疼,他握住她的手,輕聲道:「汐凝,你打算去哪兒?要知道,你一個女人獨自帶著孩子,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顏汐凝拍拍他布滿皺紋的手,淡笑著答道:「齊爺爺,我打算去金陵城找我爹,如今江南一帶早已歸順,長安去金陵城的路中並不會有什麼危險,你不必擔心我,我身上也還有不少銀子,足夠應付一路上的用度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照顧孩子的。」

「去找你爹也好。」遇到這樣的事,有至親之人陪在身邊,她的心裡也會好過些吧。「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守住秘密,這寒水堂我也會幫你看顧好,你放心的去,有朝一日長安不再是你的傷心之地了,你再回來看看我們,無論你人在哪裡,記得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顏汐凝眼睛一澀,啞聲答道:「好1

翌日,顏汐凝去薛府拜別,薛解是她的義父,於情於理她在離開前都該知會他一聲,薛解望著前來告辭的女子,欲言又止,最後終是一聲嘆:「你去見見采月吧,以後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薛采月被送回長安后便大病了一場,前幾日方才好轉了些,聽說顏汐凝來看她,急急地迎了出來,眼圈一紅道:「姐姐,在晉陽都是我不好,才會讓你落入險境。」

「我不是沒事嗎?你別自責了。」顏汐凝抬手為她擦乾眼淚,頓了頓,才繼續輕聲道:「采月,我要離開長安了。」

薛采月雖然一直在家養病,可聯姻那麼大的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她握住顏汐凝的手,為她打氣道:「姐姐,不就是個男人嗎?沒了就沒了,姐姐人那麼好,以後一定會遇到更好的。」

顏汐凝莞爾一笑,點頭道:「你也要振作起來,這世間除了愛情,還有許多值得我們珍惜的東西。」

「嗯1薛采月和她相視而笑,拉著她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才依依不捨地送她出府。

顏汐凝出了薛府,抬頭遙望長安城的威嚴與繁華,該見的人都見完了,她也該離開了。

翌日一早,顏汐凝聯繫了去金陵行商的商隊,與他們結伴而行,她帶著不多的行李踏上了馬車,當馬車緩緩駛出明德門時,她忍不住掀簾回望長安,曾經,她踏入這座古老的都城時,孑然一身,沒想到離開時,她依舊孑然一身,不對,她輕撫自己的小腹,臉上泛起溫柔的笑容,如今,她不是一個人了。

明德門越來越遠,她望著哪遠去的城門,無聲地開口道:「再見了,長安!再見了,我的愛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