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七章 錦城秘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錦城秘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明德門的城門之上,站著一個寂寥的身影,謝容華知道她今早會離開,天沒亮就等在了城樓之上,當他看到她掀開馬車車簾,望向明德門時,他的呼吸一緊,她笑得那麼溫柔,那麼美,他一動不動地盯著她漸漸遠去的笑容,只想將她的一顰一笑盡數刻進自己心中,以後的很多年,他再也看不到這樣的笑容了……

「殿下,要派人暗中跟著王妃嗎?」耿青走上前,在他身後輕聲問道。

聽他依舊叫顏汐凝王妃,謝容華的嘴角不由自主染上了笑容,他望著遠處漸漸消失不見的馬車,輕聲道:「不用,我既然答應了給她自由,便不會食言。」

謝容華轉身,對耿青笑道:「回王府吧!為了早日迎回本王的王妃,我們要做的事還有很多1

「是。」耿青點頭應道,跟著他快速消失在了城樓之上,就好像二人從來不曾到過這裡一般。

錦城是益州首府,也是蜀中最繁華的都城,往來於蜀中的人,無一不會去錦城一趟,以見識蜀地的繁華,自蜀中歸屬魏國以後,謝雲便在錦城設了總管府,派蜀王謝瑋楓全權治理蜀中,總管府位於錦城中心,府門前一對一人高的石獅以及高大威嚴的府門,無一不顯示出它在錦城中獨一無二的地位,來往的行人路過這裡時,總會情不自禁地望向那硃紅色的大門!

葉修澤站在總管府大門外的一個角落中,皺眉望著那高大的府門,他一路追尋滕羯的蹤跡,到了錦城后便被滕羯設計引開,等他發現上當再回到錦城時,滕羯已不見了蹤跡,他一邊在錦城守株待兔,一邊在城內打聽滕羯如今的身份,當知道他有了蜀王這個靠山時,心中的焦慮不免更深,他並不希望族中人和朝廷有任何關聯,可如今看來,卻是不得不關聯了,好不容易他探聽到滕羯回了總管府,便決定來一探究竟。

見有人上前敲響了總管府的大門,他催動隱蠱,快步跟著那人入了總管府。

總管府很大,他隨那人繞過前堂,走過一重又一重的院落,終於停在了一處院落外。

「陳總管,京城有急報傳來,要殿下親啟。」那人躬身稟報到。

「你等等,我這就向殿下通傳。」陳總管點頭應道,很快就進了院落,葉修澤原本是想直接離開的,他進總管府是為了找滕羯的,隱蠱一旦催動,它的壽命便只有很短的時間,煉製隱蠱至少要一月時間,自從那次寨子遭了大劫,他的隱蠱所剩無幾,這次他能隱身的時間也不多,這總管府守備森嚴,隱蠱一旦死亡,他再想避過那些侍衛就沒那麼容易了。

葉修澤正打算離開這裡去找滕羯,卻見那個陳總管疾步回來,對先前那人道:「你先等一等,滕羯大人如今和殿下正在商議要事。」

滕大人?葉修澤目光一凝,從他們身旁疾步而過進了院落,他往前走了不久,便聽到書房傳來隱隱地談話聲,他催動的隱蠱已瀕臨死亡,何況蠱的氣息能瞞住普通人,想瞞住滕羯,卻不那麼容易,他想了想,並沒有催動新的隱蠱,飛身一躍,便悄無聲息地落到了房頂之上,葉修澤小心翼翼地打開屋頂的瓦蓋,書房中的人影也漸漸清晰起來,正是滕羯與謝瑋楓。

滕羯坐在謝瑋楓對面,沉聲對謝瑋楓道:「殿下,續魂蠱已經種入顏汐凝體內了,不過秦王查得太嚴,屬下為了隱藏行蹤,頗費了一番周折才從晉陽離開,雖然沒能把顏汐凝帶回來,不過殿下可以放心,只要我們不說,她絕不會發現自己被下蠱的事,續魂蠱對人體無害,甚至可以益壽連年,進入她體內后,除了與縛魂蠱悄悄地融合,不會有任何異常反應,待我們養好了攝魂蠱,再去找她也不遲。」

「滕羯,你做得很好1謝瑋楓哈哈大笑道,「等我們把謝容華的女人變成了一個怪物,我看他還怎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他想了想,又繼續道:「對了,那續魂蠱你只有一隻嗎?能不能尋到多的,那樣我獻給父皇,想必也能討得他的關心。」

滕羯微微苦笑道:「殿下,四魂之蠱都是極其珍貴的蠱蟲,凝聚了天苗族全族的心血,百年方能養成一枚,哪裡又會有多的呢。」

「是嗎?這樣說來倒是便宜顏汐凝了。」謝瑋楓不悅道,想了想又問道:「既然百年才可成,那我豈不是在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攝魂蠱和噬魂蠱了?」

滕羯聽了他的話一愣,片刻后笑道:「殿下,你想錯了,哪裡會等那麼久,天苗族族規,因為攝魂蠱和噬魂蠱對人有害,所以歷來煉製四魂之蠱,都只將他們煉製到幼年期,也就是靈蠱階段,待需要用時,才會將他們養大,如今靈蠱在我們手裡,只要方法得當,最多一年,就可以養大他們了。」

「還要等一年?」謝瑋楓聽了他的話,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滕羯安慰他道:「殿下,天蠱難練,縛魂蠱和其餘三魂蠱也需要足夠的時間才能融合,天蠱並非短時間內可以得成的。」

「聽你的話,一年還成不了?」謝瑋楓更不高興了,他這蠱耗費了他不少精力了,卻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為他所用。

「請殿下相信屬下,天蠱煉製的時間雖長,但煉製完后,一定會成為殿下奪取天下最有力的武器。」滕羯沉聲保證道。

「好吧,那你說的養蠱方法是什麼?」謝瑋楓勉強壓下了心中的不滿。

「攝魂蠱還好說,我已經找到了顏汐凝的生母,有受蠱之人至親血脈來豢養,相信一年之後我們就可以見到攝魂蠱了,可是噬魂蠱……」滕羯皺眉道,「噬魂蠱吸食怨念而生,若是豢養人對受蠱人對怨念越深,它成長越快,反之,它的成長則會緩慢許多,我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豢養人。」

「是嗎?」謝瑋楓喃喃道,突然神色一變,目光嚴厲地高聲道:「什麼人竟敢偷聽本王說話?」

葉修澤原本正在細細回味他們方才的談話,聽到謝瑋楓的聲音臉色一變,他抬手準備著,正欲應對接下來的攻擊,不料一個女聲突兀地高聲回道:「是我1

葉修澤正欲鬆一口氣,她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心中一緊:「我願意替你們豢養噬魂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