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二十八章 錦城秘談(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錦城秘談(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柳泠玉是聽說滕羯和謝瑋楓在書房秘談偷偷過來偷聽的,她原本只是想抓點謝瑋楓的把柄在手中,卻沒想到聽到了這樣驚天的秘密,當謝瑋楓發現她時,她心中無比懼怕,她還記得剛來蜀中的時候,她因為不把他放在眼裡,被他狠狠煽了一巴掌,他暗無天日地關了她三天三夜,她還記得他陰沉扭曲的面容與森冷駭人的話語:「記住了,在這蜀中,人前你是蜀王妃,人後你只是我謝瑋楓的一個玩物,別以為你還在京城,有你爹和我父皇為你撐腰,在這裡你什麼都不是,我高興的時候可以讓你好好過,不高興的時候,就算打你罵你你也得給我受著,再敢在人前頂撞我,下場可就沒這次這麼好過了。」

她爹把她強制送入蜀中,擺明了不想再管她,她如今再也不是可以任性妄為的柳家大小姐了,想到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和顏汐凝被謝容華捧在手心的情形一對比起來,她對她的恨意便越來越深,那個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女人,憑什麼可以獲得幸福?她恨她,所以在懼怕之後,她也下了一個決定,他們不是要找一個恨顏汐凝的人來替他們養蠱嗎?她願意去,只要能讓顏汐凝不幸,那她什麼都願意去做。

柳泠玉深吸一口氣,推開房門,冷靜地看著屋裡的二人。

滕羯一愣:「王妃怎麼在這裡?」

「誰讓你過來的?」謝瑋楓陰沉著臉怒道。

柳泠玉看著他扭曲恐怖的面容,到底是有些害怕,她將手中的文書遞給謝瑋楓,帶著討好的意味道:「父皇派來的使者在院外等了許久了,他急著回京復命,我便幫你代收了文書。」

謝瑋楓沉著臉接過,看了她一眼道:「你看過了?」

「沒有1柳泠玉急急地否認,怕他不信,加了一句:「信上的泥封還在。」

謝瑋楓不再理會她,拆開信看了,臉色不太好看。

「殿下,信里說什麼了?」滕羯急忙問道。

「半月之後秦王大婚,父皇要我回京一趟,參加他的婚禮。」謝瑋楓淡聲道。

「什麼?他要娶的王妃是顏汐凝嗎?」柳泠玉急聲問道,她離開長安的時候便是聽說了謝容華要娶顏汐凝的事才會撞破了她爹與柳同的談話。

謝瑋楓嗤笑一聲,望著她嘲諷道:「怎麼?你還放不下謝容華?他娶誰關你什麼事?難道你還想與他再續前緣?」

「我沒有。」柳泠玉怕惹惱他,趕緊換了一個話題:「你們說要把顏汐凝變成一個怪物,我可以幫你們,她爹如今還在金陵,我的人可以將他帶到蜀中來,只要她爹在我們手上,她一定會想辦法來救她爹,到時你們想做什麼還不都易如反掌?」

滕羯詫異地看著她,沒想到她竟然早就開始想著對付顏汐凝了,他遲疑地開口道:「王妃,你和顏汐凝有什麼過節嗎?為何會恨她?願意幫我們豢養噬魂蠱。」

「沒什麼過節,我就是見不得她過得好1柳泠玉咬牙切齒道,特別是過得比她好。

「是嗎?可若是王妃對顏汐凝的恨意不夠深,恐怕豢養噬魂蠱不成,反倒會被它反噬,那樣也許會丟了性命1滕羯淡淡地說道。

柳泠玉聽了他的話臉色一白,喃喃道:「你說什麼?」她沒想到,幫他養那個什麼蠱竟然還會有性命之憂。

滕羯看她害怕的樣子,輕蔑一笑,道:「王妃還是回去再好好考慮考慮吧1

謝瑋楓看著柳泠玉,冷聲道:「還有事嗎?」

柳泠玉顫聲道:「沒有了。」

「那就滾回你自己的房間去。」謝瑋楓語氣冷漠的道。

「那顏汐凝的事……」柳泠玉的話還沒說完。謝瑋楓已經不耐煩道:「她的事我知道該怎麼做?不用你來教我。」

柳泠玉咬了咬唇瓣,憤恨地轉身離開,等她走了,滕羯方才道:「殿下,你如此對待王妃,就不怕她一怒之下回長安,將我們的計劃告訴秦王?」

謝瑋楓聽了他的話,哈哈大笑起來,笑道:「滕羯,你以為柳泠玉還是當初那個不可一世的柳家大小姐,你以為她是自願來的蜀中嗎?我告訴你吧,她是被柳家的人強制帶過來的,他們還帶了柳弘業的話,讓柳泠玉不聽話的時候便好好教育她,不必留情!柳弘業那個老狐狸,看他養大的女兒如此不中用,已經打算拋棄她了,她如今沒有我的同意,別說回長安,就是她自己的房間也跨不出去一步,她身邊都是我的人,想傳信回長安更是不可能。」

原來如此,怪不得柳泠玉突然這麼怕謝瑋楓了,他想到方才柳泠玉的話,不由出聲問道:「秦王要娶的人當真是顏汐凝?」若顏汐凝真做了秦王妃,他要下手可就更難了。

「柳泠玉蠢你也跟著蠢?就算不用腦子想,也該知道父皇絕對不會同意謝容華娶她的,秦王妃是契丹的公主,我那個二哥,自詡深情,到頭來還不是做了負心漢。」謝瑋楓嗤笑著道。

「那顏汐凝……」滕羯遲疑道。

「據我留在長安的探子傳來的消息,謝容華已經和顏汐凝鬧翻了,顏汐凝如今已經離開長安,既然柳泠玉說她爹在金陵,想必顏汐凝會去金陵找她爹,滕羯,你帶人去金陵將人給我帶回來,這次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再放過她了。」謝瑋楓沉著臉道。

滕羯目光一閃,道:「是,我親自帶人過去。」

屏息靜氣趴在屋頂上的葉修澤,直到滕羯和謝瑋楓離開了,他才悄無聲息地躍下屋頂,催動一枚隱蠱迅速離開了總管府,如今,他把一切都想通了,他們說的那個顏汐凝,必然就是十六年前凝香的那個女兒,原來她真的沒死,按滕羯所言,他已經將續魂蠱也種入她體內了,怪不得滕羯沒拿到蠱笛,沒有縛魂蠱也並不驚慌,原來他早就找到縛魂蠱了,他沒想到,縛魂蠱竟然能在一個人體內存活十六年之久,她如今怕與縛魂蠱早已融為一體,密不可分,如今再加上續魂蠱,若讓她落入滕羯的手中,後果將不堪設想,他必須馬上動身去金陵,先他們一步將人找到,帶她回聖域見大長老,從長計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