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三十二章 身世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身世秘密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微微苦笑,這具身體的靈魂早就死了,她如何會有她的記憶,顏汐凝搖搖頭,望著葉修澤輕聲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也什麼都不知道,你說苗寨的生活,我也是你們的族人嗎?為什麼我會被遺棄?縛魂,縛魂蠱又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在我的身體里?天蠱又是什麼?」

葉修澤見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微微詫異,他聽長老說她被下蠱那一年四歲,他以為她多少都會有一點記憶的,沒想到她竟然會什麼都不知道,也對,她但凡有一點記憶,又怎麼會以為自己左肩上的印記是胎記呢。

葉修澤垂下眼眸,在心中細細的梳理需要告訴她的事,良久,才抬起頭看著她認真道:「縛魂蠱是四魂之蠱的第一蠱,另外三蠱是續魂蠱,攝魂蠱和噬魂蠱,而天蠱是由這四魂之蠱在純陰之體內融合而成,天蠱一出,可號令萬蠱,令生靈塗炭,危害天下蒼生,它的危害太大,所以,在我族以險些滅族的代價消滅了第一隻天蠱以後,煉製天蠱之術便成了我族中禁術。」

「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那個煉製天蠱的純陰之體?」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怔了怔,顫聲道:「若天蠱煉成了,我會怎麼樣?會死嗎?」

葉修澤靜靜地看著她,輕聲道:「你的軀體不會死亡,但你會被天蠱完全操控,換而言之,你會變成一具行屍走肉,再無自己的思想與意識。」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嘴角溢出苦笑:「那不是比死還慘。」她看著葉修澤,皺眉問道:「我養父是在我四歲的時候撿到我的,那時我體內就有縛魂蠱了,這蠱到底是誰給我下的?」那時顏汐凝不過四歲,到底是什麼人會這麼狠心,竟然忍心對一個四歲的小姑娘下手。

葉修澤無奈笑道:「那時我年紀尚小,具體的經過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聽長老說,是滕羯的父親,也就是上一代族中的大祭司因為自己的野心在你體內下的蠱,要知道,純陰之體也是很難得的,對了,參與此事的還有你的親生母親,她叫凝香。」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一驚,顫聲道:「我的親生母親?她怎麼會忍心將我給別人煉蠱?」

葉修澤看著她,目光中帶了淡淡的憐憫:「汐凝,你之前問我你是不是我的族人,其實按照族中規矩,你並不是,天苗族族規禁止與外族人通婚,沒想到凝香卻私通了外族人,她原本想棄族與那人私奔,卻被那外族人拋棄了,她沒有辦法,只得回到族中,不久便發現自己懷了那個外族人的孩子,長老要她打掉孩子,她不肯,偷偷摸摸地生下了你,你是一個早產兒,身體非常虛弱,那時長老並沒有放棄殺你,是當時的大祭司求情,才保住了你一命。」

顏汐凝聽著他口中的故事,心中微澀,她喃喃道:「那個大祭司是因為我是純陰之體,才救我一命的嗎?」

葉修澤點點頭,繼續道:「可是長老雖沒要你的命,卻不承認你是我族中人,除了你的母親,族中沒人在乎你的死活。」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嘴角溢出苦澀的笑容:「按你的說法,她應該是很愛我的,那她為何要把我送給別人煉蠱?」

葉修澤陷入回憶中,繼續道:「因為你的身體太差了,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滕羯的父親告訴你的母親,若將你交給他煉製天蠱,他可以讓你健康起來,甚至獲得永生。」

永生?顏汐凝嘲菲鵠矗骸壩郎的只能是天蠱,是一具行屍走肉,哪裡還會是我。」現在,真正的顏汐凝已經不在了,那個可憐的孩子,早在八歲的時候就死去了,她甚至在想,顏汐凝的死亡與她的靈魂佔有了顏汐凝的身體是不是也與那縛魂蠱有關係。

她的話葉修澤無法回答,只能開解她道:「你母親,也許不在乎你變成什麼樣子,她只在乎你還有呼吸,還活在這世間。」

對於他的開解,顏汐凝淡淡一笑,其實,她除了可憐真正的顏汐凝以外,並沒有太多其他的感覺,畢竟那個凝香,並不是她真正的母親,她也談不上難過,如今,她有更重要的事情亟待解決。

顏汐凝看著葉修澤,沉聲問道:「我想知道,我體內的蠱有沒有辦法取出來,你說我體內除了縛魂蠱,如今還有續魂蠱在,那它們對我的身體會有傷害嗎?不瞞你說,我如今身懷有孕,我實在怕這蠱會傷害到我的孩子。」續魂蠱應該就是在晉陽她沉睡的時候被滕羯種入體內的,那之後,她的身體並沒有任何不適,所以也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葉修澤聽了她的話一愣,忍不住上下打量著她,實在沒想到她竟然懷了孩子,他想了片刻,沉吟道:「縛魂蠱早已與你的身體融合,而續魂蠱並不是害人的蠱,它們如今並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任何傷害,不過滕羯一定不會放棄抓你,若你再被種上攝魂蠱,問題就很麻煩了,攝魂蠱會對人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我希望你能隨我去聖域見長老,他們也許會知道怎樣將你體內的蠱弄出來,而且滕羯也無法進入聖域,不會再有機會傷到你。」看顏汐凝神色間有些猶疑,他保證道:「你放心,既然是我帶你進的聖域,我便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

顏汐凝沉思片刻,點頭答道:「好,我跟你去。」她如今這個樣子,也實在不敢去見顏豐,若他知道自己身體里養了蠱,不知會擔心成什麼樣子,何況,葉修澤說得對,滕羯對她虎視眈眈,他們既然是同族人,那該怎麼對付滕羯,他自然知道,再也沒有哪個地方,比呆在他身邊更安全了。

顏汐凝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她在心中無聲地對孩子道:「寶貝放心,不管未來發生什麼,娘親就算拼了性命,也一定護你周全。」

葉修澤看著她的笑容,不由自主地神思恍惚,他以為,任何女子聽了這樣的身世與遭遇,都會痛不欲生,卻沒想到她竟然會冷靜至此,甚至現在,她還能笑得這樣溫柔,是因為她的孩子嗎?他想起在錦城偷聽到的話,不由對她產生了憐惜之意,這個女人剛被愛人所棄,如今卻還要遭遇煉製天蠱的事,她的人生也太過苦悲了些,他在心中暗下決定,一定會盡全力幫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