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三十三章 相敬如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相敬如冰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自從大婚那晚謝容華短暫地出現了片刻之後,耶律燕嫁過來快一個月了,再也沒見過他,她住在紫竹軒中,秦王府的下人對她恭恭敬敬,她不管提出什麼要求,他們都會很快滿足她,只是她問起謝容華時,他們或者閉口不言,或者回她:「殿下的事小的並不知情,王妃請耐心等待,殿下忙完了,自然會見王妃。」

曾經她對婚後美好生活的幻想早已在大婚那日被他冷漠的言語擊得粉碎,如今她只想能多見見他,難道這也只是一種奢望嗎?她是契丹最美最驕傲的公主,她相信,只要給她和謝容華相處的時間,他總有一天會愛上自己的,可他為什麼連讓她見他的機會都不給。

安然看著自家公主趴在桌上望著院外發獃,比起剛來長安的時候,她消瘦了許多,也沉默了許多,也是,任誰剛新婚就被冷落,都會難過的,她心疼得不得了,好幾次都說要去找大王子告狀,卻被耶律燕厲聲攔了下來,她不明白,公主為何就那麼喜歡那個秦王,寧願在這王府忍氣吞聲地過著,也不願在外表現出一絲一毫的委屈。

「公主,大王子那邊來人說再過兩日,他就要返回契丹了,讓公主早做準備,為他餞行1安然在她身邊低低地說道。

耶律燕保持著同樣的姿勢,望著屋外無精打采地道:「知道了,我會去送他的。」

她答了這話,卻又沉默了下來,安然不想看她一直這樣消沉下去,隨意找了個話題道:「公主,你說,這王府我們什麼地方都去得,為何那個臨川閣偏偏就不讓進呢?守衛的侍衛說那是秦王的居所,外人不得進入,可公主是秦王妃,和殿下是夫妻,本就應該住在一起,憑什麼就說我們是外人呢?」

聽了她的話,耶律燕一下子撐了起來,不知為何就想到了大婚那晚謝容華的話,他說他有摯愛的女子,娶她是迫不得已,那麼,那個摯愛的女子,就被他藏在臨川閣內嗎?所以才不讓外面的人進去,對,一定是這樣的,她沉著臉,一下子站起身來,疾步往外走去。

「公主,你去哪兒啊?」她的動作驚了安然一跳,她慌慌張張地跟了上去。

「去臨川閣,我倒,裡面到底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耶律燕沉聲道,快步往臨川閣走去。

她們主僕二人到了臨川閣,照例被臨川閣外的守衛攔了下來:「王妃,沒有殿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是嗎?那為何今早本宮的婢女看到了一個女子進出臨川閣?」耶律燕試探著問道,那兩個侍衛臉色一變,她怒道:「難道那個女人可以進?本宮堂堂的秦王妃還不能進了?」果然那個女人住在裡面,她今日無論如何也要進去,她倒,他所謂的摯愛,到底長什麼樣子,能讓他這樣如珍似寶地護著她。

「不是,王妃……」那兩個侍衛正欲解釋,耶律燕已經推開他們。大步走了進去。

「王妃,你不能進去啊1侍衛欲上前阻止,卻迅速被身後兩個契丹勇士制伏,那是耶律燕帶來的親衛,他們除了耶律燕的命令,誰的也不聽。

幻琴正在細心地打掃謝容華的室,雖然自顏汐凝離開后,謝容華很少住在這裡,可她想,萬一哪天殿下帶著姑娘回來了呢,她必須要臨川閣上上下下都一塵不染才行。

房門驟然被人一把推開,嚇了幻琴一跳,她回過頭,見一身怒氣邁進屋門的異族少女,一下便明白了她的身份,雖然不願承認,她卻不得不向她跪下道:「奴婢參見王妃!王妃千歲1

耶律燕上下打量這間充滿謝容華氣息的屋子,當她看到床邊女子使用的梳妝台時,目光一凝,她緩緩走過去,正要伸手撫摸梳妝台上留下的珠釵髮飾,幻琴在後面跪著急聲道:「王妃,你不能碰……」

她的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耶律燕甩出了腰間的鞭子,直直朝她鞭打而去!

「啊1幻琴慘叫一聲,肩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這是殿下送你的,所以我不能碰?」耶律燕看著她厲聲道,她大步走到幻琴身前,一把抬起她的下巴,望著她的目光中充滿嫉妒與怨恨,眼前的女子,不過一個面目清秀的丫環模樣,這樣的女人,憑什麼能奪了他的心。

幻琴含著淚,疼痛和耶律燕手上的力道讓她只能顫聲道:「我不是……」

「耶律燕1幻琴的話還沒說完,身後謝容華壓抑著怒氣的聲音將屋中的兩人都嚇了一跳!

耶律燕放開幻琴,回頭怔怔地看著謝容華,他的臉上帶著森冷的寒意,他終於回來了,卻是為了別的女人。

「殿下,幻琴叩見殿下1幻琴忍著疼痛,對謝容華跪拜道。

謝容華看向她,點頭道:「你先起來吧1

跟在謝容華身後的秦洛急忙上前,小心的將幻琴扶起來,他看著她肩上的鞭痕,心疼一片,望向耶律燕道:「王妃,幻琴只是臨川閣中的婢女,王妃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該沖著一個婢女撒氣1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一愣,此刻才注意到幻琴身上的衣服和秦王府中的婢女無二,她並不是謝容華心中的那個女人,她打錯人了。

「我……」耶律燕咬著唇欲解釋,謝容華已冷聲道:「耶律燕,本王說過你可以在王府好好生活,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在王府中肆意妄為,私闖臨川閣,又無故打傷府內的婢女,本王這次若不罰你,下次本王回府,你是不是得把王府也給拆了?秦洛,王妃不守王府規矩,罰閉門思過一月,你親自看著她1

「是1秦洛恭聲答道,謝容華就要走,耶律燕大著膽子拉住她,急聲道:「我可以領罰,但你聽我解釋,我並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你在臨川閣藏了女人,所以才闖進來的……」

她話還沒說完,謝容華已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力氣極大,疼得她冷汗直冒,近在咫尺的俊顏帶著濃烈的恨意:「我也希望這裡藏了女人,可她走了,因為你的出現,她義無反顧的離開了我,你明白嗎?耶律燕,好好做你的秦王妃,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也不要去打聽她任何消息,若我發現你在暗地裡傷害了她,我定會讓你生不如死1

他話語中的戾氣,讓耶律燕心中害怕起來,謝容華說完放開她,毫無留念地離開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