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三十九章 夢境徵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夢境徵兆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在魏國全力收復河東的時候,洛陽的蘇宏茂和河北的獨孤及也並未閑著,待魏國收回河東后,他們也佔據了周邊的大部分州縣,與魏國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魏國雖然面積最大能力最強,但頻繁的征戰亦讓魏國消耗了巨大的國力,蘇宏茂的夏國與獨孤及的榮國一直只在周邊進行緩慢的擴充,如今兵力並不比魏國差,三國之中,誰都沒有辦法迅速吃下另一國,這個天下鹿死誰手,還為未可知。

奉天三年九月初,謝雲封謝容華為行軍大元帥,封謝靈禎,雲亦凡,耿青,杜威,宗正銘,崔劍雲等二十五人為隨軍大將,張玄策,王承志等八人為參軍,攻打夏國,志在奪取洛陽,為此,謝雲遣裴智為使與榮國和談,表示願意與他們建立和平共處的關係。

九月初十,謝容華率大軍十萬人從明德門出發,浩浩湯湯地東進,長安百姓夾道圍觀,熱鬧非凡,耶律燕帶著婢女安然擠在人群之中,靜靜凝視著那遠去的背影,她們如今已經換下了契丹的服裝,穿著中原人的服飾,外觀上已看不出來她們是契丹人。

安然被擠得頭昏腦漲,等大軍離開,人群漸漸散了,她沒好氣道:「明明是自家夫君,還得夾在一群陌生百姓里來送行,擠死我了,公主,你非得這樣委屈自己嗎?那個秦王不喜歡你,大不了我們回草原啊,又不是多稀罕他們魏國,別說草原上有多少勇士愛慕公主了,就說蕭達大人,為了公主背井離鄉來這魏國……」

「閉嘴1耶律燕沉著臉道:「我如今已經是秦王妃了,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再說。」

安然扁了嘴,只覺得委屈,公主原本是草原上最高傲的大雁,可自從嫁到了魏國,都成了什麼樣子,秦王說禁足,她就乖乖地禁足,甚至為了瞞著大王子,讓她騙大王子說她病了,讓大王子去王府看她,就當為他踐行,安然不明白,她為什麼就要這樣委屈著自己,處處替那個秦王著想,他到底有什麼好的,成婚到現在,也沒見秦王踏進過紫竹軒一步。

「安然,陪我進宮吧,殿下離開了,我去替他陪父皇說會兒話,以免父皇念著他。」耶律燕看著遠處輕聲道。

安然不情不願地應了一聲,心中難受得很,自從被禁足以後,公主就像魔怔了一樣,要換成中原人的服飾不說,還要學習中原人的禮儀孝道,一有空便進宮向謝雲和後宮的宮妃請安聯絡感情,他們倒是很喜歡公主了,可他們再喜歡有什麼用,秦王對公主的態度還不是比陌生人都不如。

**********

大軍行了一天後紮營休息,謝容華與眾將領議完事,準備出去巡營,剛掀開簾帳,便見空中一個小點由遠及近,是阿隼,他心中一緊,喚了它下來,阿隼緩緩飛到他的手臂上,它的身上沒有別的字條,只在腳上綁了一根髮帶,他輕柔地解開那根髮帶,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心中激動異常,雖然她沒有隻言片語帶給他,但他知道,她在告訴他她一切都好,她知道他念著她,而她,也一定是念著自己的。謝容華想著,心中一暖,臉上也揚起了久違的笑容。

秦洛跟在他身後出來,看著自家主子一系列的反應和他手中女子用的髮帶,一下子明白過來,他心中暗自慶幸沒有在謝容華面前多嘴說什麼顏汐凝失蹤了的話,雖然他派出去的人一直沒有查到顏汐凝的消息,但阿隼既然能找到她,又怎麼能說她失蹤了呢?

**********

自從那一次后,顏汐凝幾乎每隔半個月就會收到阿隼送來的信,信上的字也越來越多,謝容華會將最近的生活與趣事都在信中告訴她,她雖然從來沒有回復他隻言片語,但每次看完信后,都會取下一根髮帶,讓阿隼帶回去,他們之間,似乎形成了一種新的默契,就像那些矛盾與隔閡,在他們之間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葉修澤在她旁邊默默地觀察著她,雖然顏汐凝的臉上看不出什麼,但他知道,她因為秦王的音訊,整個人都變得鮮活開朗起來,甚至偶爾,他能聽到她輕哼而出的歡樂小調,他心底對那個秦王叫┘刀剩他多希望讓她快樂起來的是自己而不是秦王,他拋棄了她,傷害了她,為什麼還能讓她快樂。

一晃又過去兩個多月,顏汐凝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再有一個月她就要生了,在漸漸臨盆的日子裡,她變得焦躁起來,似乎患上了產前抑鬱症,甚至常常會被噩夢驚醒,她開了一些方子服用,效果卻並不大,只覺得心中越來越不安。

顏汐凝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周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突然,一個粉雕玉琢的孩子站在她身邊,他拉著她的衣角,甜甜地叫道:「娘親1

顏汐凝一驚,手撫上自己的小腹,那裡平坦一片,那孩子見她不理他,委屈地哭道:「娘親,我是你的孩子啊,你為什麼不理我?」

顏汐凝聽到他哭,慌亂地蹲下身來,抬手擦他的眼淚:「別哭啊,娘親沒有不理你,娘親陪你玩好不好?」

他止住了哭聲,一臉稚氣的問道:「那娘親愛我嗎?」

「當然愛了,你是娘親的心肝寶貝1顏汐凝柔聲哄他道,卻沒想到他突然變了臉色,一把推開她,厲聲道:「你騙人,你根本就不愛我,你為什麼不救我,為什麼要眼睜睜地看著我被他們害死……」

他凄厲地叫著,突然七竅流血,恐怖異常,將地染成了鮮紅一片。

「啊1顏汐凝尖叫著驚醒,手摸向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孩子還在,她還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她鬆了口氣,擦了擦滿頭的冷汗,艱難地爬起身來,原本只是想午間小憩一下,沒想到還是做噩夢了,如今她也沒有再睡的*,穿了鞋下床,慢慢步出了屋子。

如今已近一月,南方本來就不怎麼下雪,聖域中已有了點初春的景象,她走到隔壁敲了敲門,想找葉修澤問點事情,裡面卻無人應答。

他不在嗎?她想著正要離開,身後傳來石均的聲音:「汐凝,你找大祭司嗎?他被大長老叫過去了。」

「哦,那我去大殿找他。」顏汐凝說著,慢慢轉身,緩緩朝外走去,石均見狀道:「汐凝,你還是就在這等他吧,這麼大肚子也不方便。」

顏汐凝搖搖頭,笑道:「不礙事,多走動有益於生產1她原本每日就要走動片刻的,古代都是順產,她得做好足夠的準備,盡量避免難產。

大殿離葉修澤的住處並不遠,她走了沒多久,便到了大殿門口,正欲敲門,裡面卻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

「大長老,為何一定要把蠱逼進孩子體內,才能從顏汐凝體內取出,四魂之蠱有多厲害大長老也清楚,那哪裡是一個即將出生的嬰兒能夠承受的,我們這樣做,她不是只能生下一個死胎嗎?」葉修澤怒道,對大長老的取蠱之法非常不贊同。

顏汐凝手一僵,周身寒涼一片,他們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