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四十一章 逃離聖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逃離聖域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很快就把她需要的藥材送了過來,她收了以後道了謝,以不舒服要早點休息為借口,並沒有和他多說什麼。

關上門,顏汐凝從柜子里取出杵臼,將葉修澤送來的葯打開,取了其中幾樣放進臼中,細細地搗了起來,她靜靜地望著臼中一點點變成碎屑,最後慢慢變為粉末狀的藥材,目光幽深而暗沉。

「阿慶嫂,你看這個縫製得怎麼樣?」顏汐凝舉起手中小孩子的衣裳,交給坐在一旁的阿慶嫂看,神情猶如等待老師評價的學徒,她的女紅不好,以前就做過一個香囊,基本沒有什麼經驗可言,和阿慶嫂熟悉以後,便央著她教自己做孩子的衣服,可惜她技藝太差,布料浪費了不少,衣服卻沒做出來一件。

阿慶嫂接過來細細看了,笑道:「這次還不錯,衣袖也沒有一邊長一邊短了,孩子可以穿了。」

顏汐凝臉一紅,不好意思道:「你教了這麼久,我才做出來一件,浪費了一大堆布料,太丟臉了。」

「這也沒什麼,我的頭痛病要不是你,也不能好這麼快,你幫我治病我教你做衣,也算有來有往了,對了,我們家小茵小時候的衣服都好好的,也沒穿過幾次,你要是不嫌棄,到時候先給你家孩子將就著穿,你現在會了,以後做起衣服來也就快了,不著急的1阿慶嫂笑著道。

顏汐凝點點頭,道:「我要趁著現在手熟,多給他做幾件1顏汐凝起身打開柜子,抱了裡面零散的布料出來,找半天卻找不到完整的一塊,她的臉色不由沮喪起來。

阿慶嫂走到她身邊,看到她的表情和手上的布料,笑道:「沒事,布料沒了,我再去幫你找。」

顏汐凝搖搖頭,望著她輕聲道:「上次你就幫我找了許多了,這次不能再麻煩你了,而且……」

「而且什麼?」阿慶嫂奇怪道。

顏汐凝牽了她坐下,低聲道:「這裡都是苗家樣式的布料,我想給他做幾身漢人的衣裳。」

阿慶嫂聽了她的話,笑了起來,道:「這有什麼難的,我們族人每個月都會去外面採買,你到時候讓他們幫你帶點漢人的衣料回來就是。」

顏汐凝目光一閃,面露驚訝之色:「我以為聖域都是自給自足呢。」

阿慶嫂笑道:「這裡四面被懸崖峭壁封死,地方就那麼大點,苗寨還佔了一半,族中人口好歹有幾千,這點資源哪裡能養活全族人呢,若不是躲避戰亂,大長老和大祭司也不會帶著大家躲到這聖域中來,這些日子,每個月都會有人外出採買的。」

顏汐凝點點頭,繼續道:「可我聽說,進聖域的機關只有葉大哥和大長老知道,難道每次葉大哥都會和他們出去嗎?」

阿慶嫂笑了起來,答道:「自然不是,這聖域的入口和出口雖然都在神女瀑布背後,但不是一個地方,在臨水渡左邊的望霞峰中,有一個山洞,洞里有一條小河,順流而下便可出聖域到迷霧森林了,不過那處水流較急,又九轉十八彎的,所以族人可以從那裡出去,卻無法再沿原路返回,回來的時候他們會在神女瀑布向聖域發信號,族人看見了,自然會去稟告大祭司或者長老放他們進來的,大祭司雖然偶爾不在族中,大長老卻是一直在的。」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想起在臨水渡散步的時候,曾經有好幾次見幾個天苗族的人從左邊的小路上山,那時她不明白他們是去做什麼,如今卻明白了,臨水渡是她當初來天苗族上岸的地方,那它左邊的那條小道,一定就是通向望霞峰中出口的地方。

她心中激動,臉上卻不動聲色:「原來是這樣,你們這裡弄得還真是複雜。」

阿慶嫂嘆息一聲,道:「可不是,不過,聖域是我族最後一道屏障,弄得複雜些,也是為了保護族人的安全。」

顏汐凝點點頭,在桌上倒了一杯水,遞給阿慶嫂道:「說了這半天的話,阿慶嫂也渴了吧,先喝口水我們再聊。」

她一說,阿慶嫂也覺得嘴巴有些干,順勢接了過來,喝了幾口,正欲和顏汐凝再說什麼,卻發現她的臉變得模糊起來,漸漸成了重影,眼睛一閉,一下撲倒在桌上,暈了過去。

顏汐凝在她身上翻到了三粒瘴氣的解藥,將銀票和偷偷準備的乾糧藏到懷中,疾步向房門走去,在離開前的一刻,她回望向趴在桌上昏倒的女人,低語道:「對不起,但我必須保護我的孩子。」

因為迷霧森林的瘴氣偶爾會飄到聖域中來,每個月葉修澤都會發給族人一粒解藥以備不時之需,因為她的身邊日日都有人看著,她又是外族人,所以她並沒有解藥,她知道阿慶嫂對她的親近和信任,所以利用了她,她知道不對,但她沒有別的路走,她不能驚動葉修澤和大長老,不然她就走不了了。

傍晚,葉修澤來為顏汐凝送晚飯,他敲了半天門,喚了她半天的名字也無人應答,想到她這幾日被噩夢折磨的樣子,心中一緊,大力推開了屋門。

桌上放著凌亂的布料和剪刀針線,趴著一個女人,他急急地走過去,發現是阿慶嫂,周圍並不見顏汐凝的影子,他大力地推著阿慶嫂,高聲喚了她很久,她才漸漸從昏睡中醒來。

阿慶嫂的頭還有些暈,她迷茫地望著葉修澤,疑惑道:「大祭司,你怎麼過來了?」

葉修澤沉著臉,高聲問道:「汐凝呢?」

「汐凝1阿慶嫂想了想,道:「剛剛我們還在這兒說話來著,怎麼人不見了?我怎麼睡著了1

強烈的不安湧上了心頭,他沉聲道:「你和她說了什麼?」

「沒什麼啊?就是聖域相關的事,她以為我們的出口和入口是一個,我就告訴了她另一個出口的事。」阿慶嫂回憶道。

「你怎麼和她說這個。」葉修澤大怒道,阿慶嫂一驚,不明白他為何突然發火了,害怕道:「大祭司,我……」她也不知道不能說埃

葉修澤皺眉急聲道:「你身上的解藥還在不在。」

阿慶嫂在懷中掏了掏,望著他臉上一白,喃喃道:「不在了。」

葉修澤表情大變,果然,顏汐凝想偷偷的離開聖域,她一個快臨盆的孕婦,若遇上什麼危險,豈不是性命難保!

恐懼襲上心頭,他也來不及和阿慶嫂再說什麼,慌亂地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