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四十三章 同族對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 同族對峙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大步上前,速度極快地取下虔婆扎在顏汐凝頸上的金針,虔婆臉色大變,驚怒道:「修澤,你幹什麼?」

葉修澤一把抱起顏汐凝,淡淡道:「我們想別的辦法取蠱,這孩子是她的命,讓她把他平安生下來。」

虔婆大怒道:「你在胡說什麼,你知不知道……」她話還沒說完,葉修澤已抱著顏汐凝消失不見,虔婆知道他用了隱蠱,臉色鐵青,高聲道:「來人啊,將葉修澤和顏汐凝給我抓回來。」

阿慶嫂向大長老稟告了顏汐凝不見后,便先回了自己屋中,想到今日發生的種種,她心中焦慮不安,雖然她在族中並不是什麼要緊人物,族中的機密大事長老和大祭司也不會說與她聽,可看今天的情形,她縱是什麼都不知道也明白了,顏汐凝留在聖域絕不只是因為她是大祭司朋友那麼簡單。

「阿妹,你別走來走去的,讓我眼睛都看花了1阿慶咕噥道。

「閉嘴,我是怕汐凝出事1阿慶嫂瞪了他一眼,怒道。

她話音剛落,房門便被人一腳踢開,葉修澤抱著顏汐凝大步走了進來,他對阿慶和他懷中抱著的女兒道:「你們先出去1

「是,大祭司1看他臉色不好,阿慶一驚,抱著女兒快步出去了,葉修澤將顏汐凝小心地放到房中的床榻上,阿慶嫂上前來,看到顏汐凝臉色蒼白虛弱的樣子,大驚道:「汐凝怎麼了?」

葉修澤沒有答她,他蹲下身,看著呼吸越來越急促的顏汐凝,柔聲道:「汐凝,大長老還沒有將蠱逼入孩子體內,孩子沒有事,你要努力生下他,你放心,我會在外面護著你們母子,絕不會讓大長老帶人進來的。」

顏汐凝緩緩睜開眼睛,望著他的目光滿是感激,呢喃道:「謝謝你1

葉修澤搖搖頭,苦笑道:「是我對不住你1

他說完站起身,對一旁的阿慶嫂道:「阿慶嫂,汐凝動了胎氣,必須馬上生產,請你無論如何幫助她生下這個孩子,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要管,一切罪責由我承當。」

阿慶嫂看著他鄭重其事的表情,也不管自己會不會接生了,點頭承諾道:「大祭司放心,我是汐凝的朋友,一定會幫她的。」顏汐凝雖然最後利用了她,但她平時里對她都那麼好,她不想她出事。

「多謝1葉修澤感激道,大步跨出了屋子,為她們關好屋門。

「汐凝,我記得我生我家小茵的時候肚子一縮產婆就叫我吸氣,一松她就叫我呼氣,一陣一陣的,你也試試。」阿慶嫂用枕頭墊在顏汐凝的臀下,曲起她的雙腿,找來剪刀將她下身的衣物全部剪開,緊張地望著她下面的動靜,她沒有接過生,只能按著自己生孩子的記憶去做。

顏汐凝是大夫,她雖然也沒有接過生,可對這事比阿慶嫂懂,她盡量讓自己呼吸的頻率與宮縮的頻率保持一致,只是她之前消耗了太多的體力,此時有些乏力。

阿慶嫂看顏汐凝滿頭大汗地吸氣吐氣,身下卻只有血水混著羊水緩緩流出,她看不到孩子的動靜,緊張道:「汐凝,沒有熱水,我看不到孩子的動靜怎麼辦?」

「沒事1顏汐凝咬著牙有規律地喘息著道:「我一定會把他平安生下來的。」

阿慶嫂和顏汐凝在屋內努力的時候,屋外很快便圍了一群人,虔婆走上前,看著一臉堅定擋在門外的葉修澤,臉色難看至極,她厲聲道:「葉修澤,你讓開1

葉修澤看著她,咬牙道:「大長老,取蠱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你放過她的孩子吧,若她沒了孩子,她會死的。」

「她若連這點苦都受不了,那死了也是活該,這取蠱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更是關係我族存亡的大事,你身為大祭司,不以族中安危為重,反而袒護著一個外族女人,你知道我對你有多失望嗎?」虔婆看著他沉痛地說道。

葉修澤跪了下來,懇求道:「我知道天蠱對我族意味著什麼,葉修澤在此以性命起誓,此生絕不會讓天蠱現世,我一定會找到另外的解決辦法,只求大長老這次放過她1

「你的誓言,我賭不起,來人,將葉修澤給我拉開。」虔婆沉著臉高聲道。

她身後的人沒有動作,他們沒想到大長老和大祭司竟然會因為一個女人鬧成這樣,一時都有些猶豫該不該上前,族中大祭司地位超然,他們不敢輕易對葉修澤動手。

虔婆看他們不動,臉色鐵青道:「怎麼,老婆子如今使喚不動你們了,要老婆子親自動手是不是?」

她身後的人一驚,有兩個男人大著膽子上前,對葉修澤抱歉道:「大祭司,得罪了1

他們剛上前,還沒有碰到葉修澤,便被一股大力彈開了去,傳來陣陣痛呼聲。

虔婆瞪大眼睛望著他,顫聲道:「好啊,你為了一個外族女人,如今竟敢對自己的族人動手了。」

葉修澤緩緩站了起來,望著虔婆沉痛道:「大長老,等汐凝平安生下孩子,葉修澤任你處置,她是我帶進聖域的,我有責任護她平安,若是大長老硬要闖入,除非,我死。」他說完,握緊雙拳,嘴中輕輕念著什麼,數不清的蠱蟲從四面八方爬來,形成一道屏障,將葉修澤和虔婆一行人隔在了兩邊。

虔婆看著眼前嚴正以待的蠱蟲,難以想象他竟然為顏汐凝做到這個地步,她心中大驚,慘然笑道:「葉修澤,我真沒想到,有一天你竟然會將萬蠱陣擺在了自己的族人跟前1她語氣一轉,厲聲道:「你以為擺了萬蠱陣就能攔住我嗎?別忘了,族中最強的馭蠱人,是我。」

她話音剛落,蒼老的臉龐變得暗沉,正要抬手施蠱,身後的人突然全跪了下來,磕頭道:「求大長老不要對大祭司動手,你們是天苗族的支撐,天苗族不能缺了你們任何一人啊1大長老雖然很少用蠱,可族中卻無人不知,她一動手,必定要取人性命的,她這是要大祭司的命埃

虔婆望著眼前的蠱陣,痛聲道:「你們該求的人不是我,而是他,葉修澤,我最後問你一次,你讓不讓開。」

「不讓1葉修澤虛弱卻堅定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施展萬蠱陣,已讓他耗盡心力。

「你們也聽見了,不是我不講情面,而是他不念同族之情。」虔婆嘆了一聲,正要動手,高吭的嬰兒啼哭聲讓她的動作僵住,孩子平安生下來了?